圣诞快乐,船长先生!(24.3)

自从臧馨媛和韩懿聊过后,整个人开朗了许多,她甚至主动把牛奶送到正在复习的儿子跟前。臧承吾有琢磨过那句话的意思——说你会陪在她身边,韩懿让自己对妈妈说:我会陪在你身边。其中有什么意图?喝光牛奶,臧承吾把空玻璃杯放在台灯边,继续思考下一道题目。到最后,他也没说出那句话,或者,他忘掉了那句话。

在臧承吾把同学的事情讲给金蔚婧听后,原以为她会暴跳如雷地斥责陈世哲的半途而废,谁知金蔚婧只是平淡地说了句,知道了。没有评价,也没有批判。臧承吾还想再说些什么,但金蔚婧只是面无表情要求他把完成的题卷交给自己。变厉害了呢。检查了臧承吾的测试卷,金蔚婧心里由衷地感叹,不仅是正确率,就连做题速度也推升了不少。为提高效率,臧承吾把会把略显偏门的错题交给金蔚婧,然后她会找出同类型的题目让自己在做一遍。正如韩懿所说的那样,每一个科目都拉开差距的几道题,这正是出卷者的用意。因此,要考取西南联大,就必须保证必拿分手全部到手;最后,即便不能完全做对那几道难题,也要不遗余力地写上所涉及的知识点。

“对分数,要像海盗一样的巧取豪夺!”

作为十一班的船长,韩懿这么说,也是这么要求大家的。现在,每一次统一考试,老师们都会解构试卷,把分数的构成以及知识点所占百分比罗列出来,如庖丁解牛般带领学生赢取分数。

“各位,距离高考还有一百天,也是时间最快的一白天。人生有很多重要的时刻,希望这也是你们的其中之一。”

在最近的一次,韩懿读班级日记前这样说。这让臧承吾想到了和金蔚婧共度的那个上午,自己做了她出的题,还完成的不错。或许是距离高考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平日里不拘小节的金蔚婧也罕见地表现出紧张,她少有的只喝了一口咖啡。臧承吾看出了她的心不在焉,安慰她么,噢,自己还不如对方的成绩好呐

“我们听歌吧。”臧承吾提议说。

“谁的?”

“恩雅。”

“恩雅?”金蔚婧笑了。

“对,就恩雅。”

在校园操场的角落,他们倚靠围墙坐下,眼前的视野尽显阔。金蔚婧挑选的是《Book of days》,她边听边哼,心旷神怡地闭目享受此时的宁静。某一天、某一夜、某一刻,许许多多的瞬间浮现在臧承吾的脑海。妈妈只能由儿子照顾,无论何种情况,而自己必须具备这样的能力。臧承吾如饥似渴地学习,谦虚请教每一道题,他坚信高考之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臧承吾未曾有过梦想,也未曾感受过希望。可现在仿佛是从旧世界里挣脱出来,自己眼中的高考不再是一个终点,而是通向新世界的征途。一段结束,一段开始。这样的转变不止是臧承吾一个人,也潜移默化地体现在班级日记上;字里行间的情绪从愤怒到平静,从宣泄到思考,这本班级日记凝聚了大家的心智。再后来,越是临近那个分别的日子,大伙就越频繁地翻阅班级日记,每一条只言片语都存储着平凡而又真实的回忆。

三月三日。有学生写道,只有一百就要高考了,这真是太糟糕了,我连做梦都在被英语范文……

四月四日。有学生写道,原来一班的欧樊还挺厉害的,如果连他都考不过,那还怎么上西南联大啊……

五月五日。有学生写道,船长今早又鼓舞士气了,大家都很有干劲,希望考试那天不要太热……

六月六日。有老师写道,再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