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安排的遗憾,都是为了之后的成全

文/黄子京

1.

陆怡很久没坐火车了。

这几年,因为在外地工作的缘故,她常常乘坐高铁往来于两座城市之间。相对于八个小时的火车,三个小时的高铁显得轻松无负担,看一期综艺节目再小憩一会儿,醒来便已到站。如果不是这一次有急事要办,陆怡不会选择这列在凌晨三点左右始发的火车,毕竟这意味着她几乎一夜都不能好好休息。

印象中的火车,总是无比拥挤,然而这一列火车,却是意想不到的宽敞。陆怡按照车票上的号码,找到了自己的座位,却看到一个男生正横躺在这排座位上睡觉。

“你好,打扰一下,我的座位在里面。”陆怡站在座位旁轻声说道。

男生闻声把盖在脸上的帽子拿了下来,就在他起身的那一瞬,陆怡忽然愣住了。

“沈恒?”

“陆怡?好巧啊,怎么是你?”男生不好意思地整理了一下自己满是褶皱的衬衫,连忙站起来把陆怡让到靠窗的座位上。

“你这是要去哪儿啊?”陆怡笑着问道。

“长春,我在那儿开了个店。你呢,起这么早是要去哪儿啊?”

“哈尔滨,我现在在那里工作。说来真是麻烦,好不容易休个假还得去办点事。”

“看来已经是白领了啊?上学那会儿我就觉得,咱班那几个成绩好的,就数你能出息。”沈恒说着,从包里拿出一罐咖啡递给陆怡。

“算不上出息,勉强生活,还是做生意好,感觉你看起来比以前成熟多了。”

沈恒摇了摇头,摸着自己的络腮胡笑道:“我这哪算是成熟,顶多算是不修边幅。”

陆怡也笑了,她拉开易拉罐的拉环,清脆的响声让她一瞬间有点恍惚,仿佛现在她和沈恒正坐在高中的教室里,而不是这列晃晃悠悠的火车。

2.

沈恒是在高二转入陆怡所在的班级的,准确地说,是在高二下学期的第二个星期三。

那天午休的时候,陆怡被班主任叫到办公室里。班主任对陆怡说,沈恒之前在理科班,文科底子薄,政史地的笔记要多借给他看看。

陆怡早已习惯了这样的任务,作为班级里毫无悬念的第一名,几乎每次有同学从别的班级转进来,她都会在班主任口中听到类似的话。

“这两本是高二上学期的政治和历史笔记,地理笔记我之前记得有点乱,得回去整理一下再借给你。”陆怡说着,把两个粉色的笔记本放在沈恒的课桌上。

沈恒笑着点了点头:“谢啦,快的话,下周一就能还你。”

“有些熟悉的知识点,我写得有点简略,如果你看不明白的话,可以随时来问我。”

陆怡只是随口一说,她没有想到,沈恒真的一点都不见外,此后几乎每天午自习的时候,她都能收到沈恒写在纸条上的问题。

“程朱理学的核心思想是什么啊?”

“汉武帝兴办太学的影响是什么呢?”

“文化传播的途径都有哪些啊?”

陆怡虽然心里不耐烦,但是为了保持好学生的姿态,她还是耐心地把答案写在纸条上传了回去。直到有一天,她收到的纸条与往常有点不同。

“听说这周有王家卫的电影上映,周六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抱歉,周六我得去补习班。”陆怡想都没想就写下了这行字。

没过多久,后面的同学用圆珠笔捅了一下陆怡的后背,纸条又一次被传了回来。

“下午五点十分到六点四十三。别急着说不行,我问过你同桌了,这个时间段你没课,况且劳逸结合才能保证学习效率,你说对吧?”

陆怡看到这里,抬起头狠狠瞪了同桌一眼,同桌吐了一下舌头,把纸条夺过来,随即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周六的时候,陆怡准时出现在了电影院门口,因为那天沈恒在纸条的最后写道,如果她答应他去看电影,就告诉她一个关于这次月考的小道消息。

沈恒果然带着几张复习提纲走了过来,陆怡上前就要抢,沈恒把手举得老高:“看完电影才能给你呢。”

“小气。”陆怡白了沈恒一眼。

陆怡从小就对电影不感兴趣,整场电影看得她昏昏欲睡,只记得里面有这样一句台词。

“虽然我很喜欢她,但始终没有告诉她,因为我知道,得不到的东西永远是最好的。”

陆怡听到这里只觉得好笑,她用胳膊肘捅了一下旁边的沈恒,低声说道:“这台词怎么这么矫情啊?”

“嗯?”

借着大银幕的光,陆怡看到沈恒的眼眶红红的。她第一次发现,原来这个平时嬉皮笑脸的男生,还有这么多愁善感的一面。

走出电影院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沈恒意犹未尽地聊着电影里面的情节,而此刻的陆怡却只想着月考的事情。

“你之前说的小道消息,到底是什么啊?”

沈恒把手中的提纲递给陆怡:“据说这次月考文科数学要换出题老师,以前那个老师出题太偏了,校领导不满意。”

“那这份提纲是?”

“这次月考会考到的题型,独家绝密,不许传给别人啊。”沈恒看起来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样。

“这东西准吗?”陆怡的眼神里满是怀疑。

“准不准,考试见。你不是一直都愁自己的数学成绩拖后腿吗?年级第一那小子每次考试都比你多十几分,我可不信你不想超过他。”

“好吧,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次算我欠你一个人情,如果月考大题真的有这上面的题型,我请你吃饭。”陆怡说着拍了拍沈恒的肩膀。

“那你可得提前把饭钱准备好了。”沈恒一脸得意地说道。

3.

原本平平常常的月考,这一次在陆怡心里,却成了见证奇迹的时刻。

数学卷纸刚发下来,陆怡就连忙翻到后面的大题,果不其然,6道大题题型全中,不过具体数字和提纲上的都不一样,解题步骤也比提纲上的要繁琐很多。

“怎么样?”

陆怡走出考场的时候,发现沈恒早就提前交卷,站在考场门口等她了。

“够意思,”陆怡说完,把沈恒拉到走廊的拐角处,低声问道,“不过有一件事我特别好奇,你这提纲是从哪弄的啊?”

“我姑给我的。”

“你姑?”

“15班的数学老师啊,这次月考就是她出的题。”

“不是吧?你隐藏得够深啊。”陆怡瞪大眼睛看着沈恒。

“先别说那些没用的,这周日请我吃饭啊,地点嘛……我回去再想想。”沈恒说完,顺着楼梯下了楼。

周日早上,陆怡特地早早起来,一番梳洗打扮之后,她却接到了沈恒发来的短信。

“我发烧了,现在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吃饭的事改天再说吧。”

“不要紧吧?记得按时吃药,多喝点水啊。”陆怡的语气里满是关切。

“没事,皮实着呢。”沈恒没心没肺地回复道。

周一早自习,沈恒走到座位上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课桌上多了一袋面包,上面贴着一张便利贴。

“生病了记得吃早餐,空腹吃药容易伤胃。”

沈恒习惯性地回头看了一眼,陆怡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冲他笑了一下。

把面包放进桌膛之后,沈恒抿嘴笑了。他翻开陆怡借给他的笔记,把那些还没有抄完的知识点工工整整地抄在自己的笔记本上。

那天之后,沈恒每天早上都会收到陆怡送给他的早餐,有时候是蛋糕,有时候是饼干。他把上面的便利贴收集在一起,贴在笔记本的扉页上,上课的时候经常看着它们发呆。

月考的成绩很快便出来了,那天看榜的时候,沈恒一心只盯着陆怡的成绩。当看到陆怡依旧是年级第二的时候,他的眼神忽然黯淡了,但是他很快便笑着走到陆怡的面前:“没事,再接再厉,下次你肯定能超过那小子。”

“看来老天爷是公平的,想靠作弊超过人家,根本不可能。”

“那提纲算哪门子作弊啊?60道题里面押中6道题,具体数字和解题步骤都不一样,顶多算是在考前划个范围。”

“那也不行啊。自从那天考完试,我这心里就特别矛盾,我既想超过那个第一名,又觉得胜之不武。现在成绩出来了,我总算不用纠结了,”陆怡说完,看了沈恒一眼,“说说你吧,这次考试进步了多少?”

“我?对了,我自己的成绩还没看呢。”沈恒说着,拍了一下脑门,连忙跑回讲台上去找自己的名字。

“才进步了五名,唉,我也就这样了,能不垫底就谢天谢地了。”沈恒看完之后,垂头丧气地对陆怡说道。

“别自暴自弃啊,这样吧,从明天开始,放学之后找个地方,我帮你补习,算是报你那提纲之恩。”

“真的假的?”沈恒惊喜地看着陆怡。

“真的啊,我这人说话向来算数。”

4.

补习的地点选在了离学校不远的一家快餐店,两个人各点一杯咖啡,可以一直坐到餐厅打烊。

“这几道题其实都是在考同一个知识点,之前借给你的笔记别光顾着抄,得记在脑子里啊。”陆怡一边帮沈恒批改作业,一边指出他存在的问题。

“我这脑子可不像你那么好使,记着篮球游戏行,记知识点还真是有点费劲。”沈恒左手托腮说道。

“其实记这些东西都是有方法的,死记硬背当然容易忘了。”陆怡说完,把手里的练习册合上,开始滔滔不绝地讲各种记忆的窍门。

“你别一次讲这么多,省着点,留着下回讲。”沈恒打断了陆怡的话。

“嗯?”陆怡一时没听明白。

“我这记忆力不好,你一次说这么多,我哪记得住啊?”沈恒躲开陆怡的眼神,心虚地看向窗外。

“所以让你准备个笔记本啊,瞧把你给懒得,”陆怡说着,从自己的书包里拿出一个蓝色的笔记本,“这是我刚才放学的时候买的,就知道你一定没准备。”

“谢了啊。”沈恒接过笔记本,抿嘴笑了。

时间不知不觉就到了第二次月考,沈恒没有辜负陆怡的补习,这次总分比之前提高了20分。

“我就说嘛,你还是很有潜力的。”陆怡看着榜单上沈恒的名字,开心地说道。

“还是你教得好。”沈恒一脸奉承。

“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看来你已经出师了,以后放学我就不去快餐店了啊。”

“别啊,”沈恒听到这里忽然慌了,“这才哪到哪啊,你如果不继续教我,没准下次考试我又被打回原形了。”

“那你说我这补习得补到什么时候啊?”陆怡一边收拾书包一边问道。

“救人救到底,要我说,你得一直帮我补到高考。”沈恒说着,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

“看心情吧。”陆怡背上书包,走出了教室。沈恒连忙把课桌上的书胡乱塞进书包里,快步跟了上去。

5.

“高考”是一个很奇妙的词,它总是听起来很遥远,到的时候又特别快。

考完英语的那个傍晚,沈恒给陆怡打了个电话,两个人又一次来到了那家快餐店,不过这一次他们终于不必只点咖啡了。

汉堡、薯条、炸鸡摆了满满一桌子,陆怡笑道:“没想到高二的时候说好要请你吃的饭,直到今天才吃上。”

“是啊,”沈恒看起来有点心不在焉,“那个……你今天考得怎么样?”

“就正常水平吧,也就那样,”陆怡说完,看着沈恒问道,“你呢?有没有超常发挥啊?”

“我……”沈恒犹豫了一下,喝了口可乐,“那得等出分的时候才知道啊。”

“看来你答得不错嘛,这两年咱俩也算亲密战友了,说不定还能考到同一座城市呢。”

“是……是啊。”沈恒略显迟疑地点了点头。

吃完饭之后,沈恒和陆怡就在街上闲逛。天色越来越暗,周围店铺里的灯一个接一个地亮了起来。在街道的拐角处,沈恒忽然站住了。

“陆怡,我有句话想跟你说。”

“什么啊?”陆怡停下来,转过头看着他。

“那个……”沈恒看着陆怡忽闪忽闪的大眼睛,一时间忽然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陆怡看着一脸尴尬的沈恒,有点摸不着头脑。

沈恒这时伸手把陆怡的头搂了过来,陆怡下意识地挣脱开,往后退了一步。

“你要干吗?”

“我……”沈恒连忙把手背到身后,紧张地说,“你……头上落了个蒲公英,我帮你拿下来……”

“哦,你早说啊,吓我一跳。”陆怡说着,捋了一下头发。

“对……对不起啊,吓到你了。”沈恒红着脸说道。

那天回家之后,陆怡做了个梦。梦里她和一个男生一起来到了一片沙漠,开始的时候,两个人都很开心,可是后来忽然狂风大作,她只是微微转了个身,就再也找不到对方了。

时间很快就到了填报志愿的时候,那几天,陆怡本想和沈恒好好商量一下该去哪座城市,可是等了很久,沈恒也没有来学校。他的手机一直关机,QQ也处于离线状态。看着沈恒那空空的座位,陆怡忽然觉得自己的心里好像有一个地方,正在慢慢塌陷。

6.

“那年填志愿的时候你忙什么呢?为什么怎么都联系不上你啊?”火车上,聊来聊去,陆怡还是忍不住问出了这个问题。

“能忙什么啊,准备复读呢。”沈恒苦笑道。

“连志愿都不填一下,就直接放弃吗?”陆怡不解地看着沈恒。

“考得太差,好的学校填不了,坏的学校看不上,”沈恒顿了顿,问道,“你后来去F大了吧?”

“你怎么知道?”陆怡感到很惊讶。

“那年十一放假的时候,我还特地去过一次,看你从宿舍楼里出来,我就转身走了。”

“那你当时为什么不叫我啊?”陆怡的声音忽然提高了一倍。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沈恒的眼神里掠过一丝伤感。

两个人就这样沉默了。

过了很久,陆怡抬起头来问沈恒:“后来王家卫又拍了个《一代宗师》,你看了吗?”

“看了,”沈恒低声说,“自己一个人去的电影院。”

“其实有件事我一直琢磨不明白,你说叶问喜欢过宫二吗?”陆怡问到这里的时候,眼眶忽然红了。

“喜欢。”沈恒斩钉截铁地回答道。

陆怡低头笑了,她快速地眨了几下眼睛,可还是有一点眼泪,溢在了她的睫毛上。

“那你说,如果宫二没有病逝,她和叶问,以后还能在江湖上相遇吗?”

“会吧,毕竟人生的那盘棋还没下完。”沈恒若有所思地说道。

陆怡点了点头,她把最后一口咖啡喝完,转头看向窗外。

一群不知名的鸟儿飞过田野,在似亮非亮的天空中不停盘旋。

陆怡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宫二说过的那句话:

“我在最好的时候碰到你,是我的运气。”

火车一路颠簸着,陆怡明明头疼得厉害,却怎么也睡不着。

沈恒最终比陆怡先到了站,当广播提示长春站就要到了的时候,陆怡明显感觉自己的神经开始变得紧绷。

站起身,从行李架上取下箱子,沈恒这一套动作做完之后,扽了下衬衫的衣角,笑着对陆怡说了句“再见”。

陆怡跟在沈恒的后面走到了车门旁,门一开,外面燥热的空气直冲进来,沈恒跟着人群下了车,然后回过头,深深地看了陆怡一眼。

就在陆怡的眼泪快要夺眶而出的时候,车门适时地关上了。

火车再次缓缓地启动起来,窗外的风景掠过的速度越来越快。

陆怡回到座位上,看着桌子上那罐喝完的咖啡,眼泪终于流了下来。


责任编辑:陈允皓 chensaisai@wufazhuce.com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引子 多年以后,在回顾当年的案情时,胡凯仍旧无法抹平心中的波动。 “人的一生像一条线段。”胡凯徐徐吐出空中...
    阿折阅读 1,390评论 0赞 1
  • 第二天五更喊他起来磨豆腐,他也不起。老杨知道其中必有蹊跷。吃过早饭,老杨自己推着豆腐车往西,边卖豆腐,边打听昨天杨...
    小丑大帅阅读 43评论 0赞 0
  • 亲子日记第八天 星期六 别人都盼着过周未可我和平常一样,周末孩子上特长课八点到,所以早晨还是早起来给孩子准...
    硕果飘香阅读 19评论 0赞 0
  • 觉察日记110 我要补自己的空洞 今天又和老公就房子的问题进行了沟通,因为我有一个觉察,就是在这边住了一个月了,但...
    龚玉婷阅读 12评论 0赞 0
  • A large beef tenderloin is a dinnertime mainstay in many ...
    阿咪少女阅读 50评论 0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