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焦的荒诞世界-乔夫·达洛(Geof Darrow)和他的新《少林牛仔》(二)

“散焦”的浮世绘式画面

乔夫达洛不仅仅喜欢东方式武侠文化,而且其绘画,不论是描绘手法、还是构图和叙事,都有着明显的东方式“浮世绘”风格。

线条、平面化和明朗的世俗化色彩

西方绘画大约从印象派开始,明显渗入了东方式手法元素(主要是日本浮世绘影响),轮廓线条开始出现,这一点,在乔夫达洛的画中不难看出。同时,其色彩主要为大面积平涂、不强调阴影过渡(很类似郎世宁的肖像画),甚至是刻意的平面化。

乔夫达洛的兽背之城

郎世宁的肖像画

用色则更强调普通人所能够认识到的物体本色,不过分强调复杂的环境光,蓝天白云,更接近平民语汇;同时,虽不刻意、却也毫不避讳强对比的“撞色”,用“白话”去诉说一个非美术训练者的脑中的世俗世界(简单说,绘画语言开始从文言文变为了白话文,甚至是俚语。)

葛饰北斋笔下“鲜艳”的富士山

散焦的画面、多主体的叙事

所谓的浮世绘式的“市井”场景描绘,简单说就是“马照跑舞照跳”:不论主角多么高大上、他都不能够主宰所有人的注意力和生活。
清明上河图(局部)

作为中国人来理解的话,那就是我们的《清明上河图》:一幅画中有多线故事在共时性呈现,有人娶亲、有官兵在进出城、有买卖、有偷窃……日本的浮世绘对于百姓市井的描述,也类似如此。这种手法很好的将市井生活的“丰富”感呈现出来,这是绘画语言的优势、你很难用纯文字来表达出这种弱中心、共时化呈现的丰富性。

乔夫达洛不仅继承、甚至刻意并且富幽默感的夸大了这种多主体散焦手法,在他的画面中,任你主角们腥风血雨,旁边的路人仍然花样百出的各自忙碌:问路的、醉酒的、更多的是沉湎于手机之中的……而且,这些路人还各自都有台词呢。

唉,还有无处不在的特朗普

这几格也很典型:“路人”翼龙和蜥蜴有着自己的、和主线完全不搭噶的戏份,这种级别的“路人”才真正是一个演员。

在印象派画作中,这种多主体叙事也很常见,比如这张著名的德加的《棉花交易,办公室内的景物》,大家各有各的戏,生活的日常感和鲜活感呼之欲出。

说到清明上河图,乔夫达洛对于全景式横幅构图的喜爱,似乎颇有幻想式“上河图”的味道

乔夫达洛时不时就来这么一个大横幅,这么频繁的“大工程”,看来真是个画画能画到高潮的怪胎


反英雄:比如、用神乎其技的枪法去击中一坨屎


伟光正的缺席,以及“呆鸟”式官员

乔夫达洛的笔下没有超人或者雷锋那种伟光正,人物刻画充满了幽默的揶揄:少林牛仔是一个颇为嗜吃的胖子(大反派螃蟹王,就是因为少林牛仔拿它全家大快朵颐才不共戴天)。

而他笔下出现的“官员”形象,目光严肃呆滞(装逼),画面多采用正面对称构图,像极了另外一个仰慕日本文化的视觉大师维斯·安德森(包括浮世绘式的用色,比如他的《犬之岛》)

乔夫达洛笔下的日本官员

维斯安德森的《犬之岛》,包括他爱用的远近法构图,都很“浮世绘”

神枪打鸟屎

如何表现主角高超的枪法呢?连续击中一顶飘飞的帽子?NO!我们可爱的乔夫达洛,会让主角,去——打——一坨高空坠落的——鸟屎!


此处仅选择局部画格,原作用两页、整整20格来刻画神枪打鸟屎!

各种杀马特……

乔夫达洛的戏谑精神自然还表现在各种杀马特式的人物设定上,比如带着中国大妈式遮阳帽的饶舌的驴子

还有螃蟹王那神奇而励志的复仇之路:去少林修炼成一只“功夫蟹”、顺带还饱读诗书(好像是日文耶)

还有反二号”二师兄“丰富的耳饰和”乳饰“……

好吧,I 服了U


还说故事吗?让我想想……

乔夫达洛的作品,出彩的都是这些各式神设定和他神乎其神的画技,故事结构往往却很简单,还说吗?或许改日来个快速简介?让我想想……

放松点,抽根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