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只见鸭子满天飞,不见几只白天鹅!

我们的教育说的是为了培养适应社会全面发展的高素质人才,其实是为了培养会考试的学生。因为我们实行的是填鸭式应试教育模式,学生读书的首要目的几乎就是为着升学考试,以为考好了就是人才,就万事大吉了。

所谓填鸭式应试教育,就是只告诉“是什么”,不告诉你或没说清楚“为什么”,让你去死记硬背。这样,你所知道的“怎么做”也就不牢固,完全靠记忆。所以,你考完试,就基本忘光了。并且,从填鸭式应试教育学到的所谓知识,在走向社会以后有一半以上起不到实际作用,甚至根本就用不上。

从学校到家庭,为了保证孩子们考出好成绩、考上好学校,老师和家长都是尽可能将孩子们的学习时间安排的满满的。课间作业、家庭作业、暑假作业、寒假作业,除了作业之外还要加上各种补习。孩子们只要一天到晚埋头于学习,就会被夸耀是勤奋努力的好孩子。

填鸭式应试教育偏重于灌输书本理论,让学生只能接受标准答案,很容易将学生训练成没有自己的思想,只会考试的机器。孩子们整天在书山题海里钻研,很少有实践的机会。所有的时间都被学习绑架了,哪里还有心情和空闲去用于想象。

填鸭式应试教育牺牲掉了孩子们用于想象的时间,也扼杀掉了孩子们的创造力。缺乏想象的孩子们,是很难产生创造性思维的。所以,我们的孩子可能比美国的孩子考试的更好,可能比美国的孩子掌握的知识更加全面,却不一定比美国的孩子更加懂得实践和应用,不一定比美国的孩子更加善于发明创造。

从填鸭式应试教育培养出来的人才,走向社会以后往往需要很长的时间来适应竞争环境,普遍需要赏识才有机会发挥作用。一旦得不到赏识,是很难自主创业的。因为他掌握的知识虽然很丰富,却普遍不适用。

上世纪80年代,我国出了3位公认的小神童:干政、谢彦波、宁铂。不过令人惋惜的是,这3人后来都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表现,归于平凡人生活。

据说被誉为“庐江神童”的干政,3岁时就能认清100以内的数字,4岁学会400多个汉字,5岁上学,8岁能下围棋并熟读《水浒传》。在他12岁的时候,成功考入中科大少年班,16岁赴美国学习。谢彦波似乎更胜一筹,11岁就考上了中科大少年班,15岁在科学院理论物理所攻读硕士,18岁攻读博士,只是博士还没有读完,便去了普林斯顿大学,跟随诺贝尔奖获得者安德森做固体物理理论工作。宁铂的名气更大,13岁时已经是轰动全中国大陆的“第一神童”了。

干政与谢彦波出国留学以后,因为从国内填鸭式应试教育学到的知识很难与国外通行的素质教育知识衔接上,都没有获得预期的结果。他们最终都黯然回国,至今没有听说出了什么骄人的成就。宁铂曾在电视访谈的节目上猛烈抨击神童教育,这件事发生在1998年。六年过后,也就是2003年,他剃发出家,遁入空门。

填鸭式应试教育倾向认为掌握的知识越多越好,偏重灌输理论,用标准答案代替实践。老师和家长们用各种功课占据了学生的所有时间,根本不给学生留下可以自由想象和思考的空闲机会。所谓学习,根本就不需要想象,只要学会标准答案就行了。然而,科学发明创造需要的是想象的突破,标准答案根本就没有用。素质教育不给标准答案,只看实际成果。经过多年培养只会写标准答案的学生,在不给标准答案的时候,也就很难适应了。

本来是神童的干政、谢彦波、宁铂,经历了10来年的填鸭式教育后,只剩下令人唏嘘的结果。

最近10年来,中国开始重视素质教育。根据2019USNEWS世界大学排名,中国的清华大学已经跻身前50名以内。虽然与美国、英国存在很大差距,但是在亚洲地区仅次于新加坡,超越了日本、韩国、印度和港台地区,是了不起的进步和成就。只是,这种超越仅限于个别突出,在教育质量方面与日本还是有差距。我们在教育质量方面有一两所可以领先日本的学校,日本的学校则普遍领先于我们。

我们与日本都是搞应试教育,但是应试教育不等于填鸭式教育。同样是应试教育,我们注重填鸭,日本注重素质,这就是产生差距的根本。

2000年以后,日本每年都有人获得诺贝尔奖。到2018年止,日本共获得26项诺贝尔奖,我们只获得2项诺贝尔奖。最近30年,我们在经济体量上应该不会落后日本很多,可是在教育成就上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填鸭式应试教育的结果,就是只见鸭子满天飞,不见几只白天鹅!???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