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运行环境禁止了 JavaScript 的执行,请开启后重新打开该页面! 静静的天空(第13章)雪儿山庄 - 从容小主 - 欧冠买球官网

静静的天空(第13章)雪儿山庄

车子在树林间慢慢地行走着,车速慢,人也不急,空气中满满的负离子气息。似乎有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的舒适,在这里已体会不到盛夏的灼热。

温度的舒适,人体似乎也跟着畅快起来。车慢慢的顺着山路缓行,满眼皆是风景。华正把所有的车窗都落下来。在这里,空调似乎也就成了个摆设。

欧阳静儿不自觉地也把脑袋伸出车窗外享受着凉风拂面。好久没有呼吸到这么清新的空气了,静儿满面春风,闭着眼睛享受着。路上三个人再也没有说话,一天的奔波,艾华这时候打起了盹儿。

又行驶了很长的一段儿路,拐了个弯儿桦树林村到了。这个小村庄背靠着青山,山上白桦树满眼都是,河水缓缓流淌,村里每家房子相距都比较远,散落在草地上,像一颗颗珍珠。所有的情景和当年华正讲的有那么多相似的地方。

车子沿着村庄继续往上行。在靠近山脚处,两个山交错的半山腰,有一个二层小洋楼。楼形呈凵形,凵形一面被木栅栏拦起,大门两侧借着几棵高大笔直的白桦树,形成天然树门。两侧树中段有一个宽宽的用树条编织而成的过梁,上面写着雪儿渡假村。欧阳静儿还没来得及细看,车子就直接驶进了大院落,华正停下了车。

艾华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双眼迷离着,大概是真累了,微张着小嘴,嘴角还有半滴欲落还滴的口水。欧阳静儿下车打开车门刚想去拍艾华,被华正轻轻拽了一下,欧阳静儿躲过身子。华正轻轻走过去弯腰抱起艾华,没想到艾华醒了,眯惺的小眼睛看见华正,不好意思的笑了。

半分钟后,艾华下车。

哇哦,好大的院子。小艾华赞叹不已。欧阳静儿也是这种感觉。往上走的时候并没有感觉这个院落有多大,只是觉得它静静地卧在那里,但真的到了院子里的时候,才发现这里太宽敞了。

艾华仔细的数了一下停车位激动地告诉妈妈,这个院子至少能停30辆车。除了华正这辆车院子里还停着其他五六辆车,看来这个度假村还有其他客人在。

正想着一对老夫妻从客房走了出来,看见有人进院子热情的和欧阳静儿打着招呼还对旁边的老头儿说:“你看,又来了个一家三口,这两天要热闹了。”

边说着话老两口儿边往院外走,他们应该是去散步看风景了。

院门东侧靠着笔直桦树下,有一个小凉亭,有两个老人正在下象棋,似乎棋局正酣,也顾不上多看欧阳静儿他们。旁边小桌上面,摆着一壶清新的绿茶。

大院左侧一楼似乎是一个大厅,听得见里面有人在讲话,还能听到叮叮当当的剁菜的声音。

艾华好奇跑了过去,小脑袋伸进了大厅,还没来得及看清里面的情况就被人发现了。从里面传出来声音问:“是不是大哥和静儿姐到了?”

一个女人边走边用围裙擦着手迎了出来。看见艾华又爱溺地顺手摸摸艾华的大脑袋。

这个女人长着和华正很相像的脸,只是皮肤比华正更白一些,眼睛似乎也更大一些。头发高高的挽在头顶,脸上带着浅浅的笑,笑起来还有两个小酒窝。她画着淡淡的妆,穿的干净利落。就像一支荷花刚刚出水,小荷才露尖尖角。第一眼就让人感觉到很清丽,舒服。虽然年龄似乎和欧阳静儿差不多大,但欧阳静儿更喜欢雪儿的状态。

看见华正站在院子里,雪儿就明白了一切。奔着静儿就走了过来紧握着静儿的手说:“静儿姐姐,终于把你盼来了。”

欧阳静儿心头一暖问:“你是雪儿妹妹吧?”

“是啊,我是雪儿。”她回应着。

欧阳静儿知道这就是从小受华正宠爱的大眼睛漂亮的华雪儿妹妹,她可是大家眼中的白雪公主,是全家的宝贝儿。

大家彼此客气了几句,华雪拥着静儿走向大厅去喝茶。华正在后备箱取出静儿行李。艾华也跑过去帮忙,艾华莫名的喜欢华正。

华正给欧阳静儿母子选了一间两面有窗的房间,前面是漂亮的桦树林,东边临青山,听得见潺潺小溪流水声音,一切美景都在眼底。

屋内一张双人床,一张儿童床,屋角扔着一个懒人沙发。艾华兴奋地蹦过去,用屁股把沙发挤成各种形状,看得出来这是一个家庭房。华正把行李放在桌子上又带着艾华离开了房间。

一大一小两个男人,边说着话边来到了大厅,夜色慢慢的降临了。

雪儿和静儿已经说了一会儿话。她终于知道哥哥华正为什么对静儿姐姐念念不忘了。这个静儿姐姐确实和小镇上的人不太一样。她由内到外有着强大气息,既有让人想接近的亲和力,也有让人配服的对事物的独特见解。三两句话,一个微笑,一件事情就有了定论。最关键的是自己提起哥哥的一些往事,静儿姐姐几次低垂含泪,可见她对哥哥更是一往情深。

雪儿喜欢欧阳静儿,即使她不是自己的亲嫂子,那有什么呢?只要哥哥开心就好。

三十年了,哥哥的笑容因为静儿姐姐的失踪,也彻底失踪了。

家里的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华雪知道。华正一次酒醉,拽着照顾他的雪儿的手,不停地喊着:“静儿,静儿,你别走。”哭的像个孩子。

第二天酒醒,雪儿问及此事,华正全然不知道。酒喝多失忆了。但华正没有再隐埋,把他和静儿的事情讲给了妹妹听。

雪儿理解哥哥,也心疼哥哥。华正到处寻找静儿的时侯,她结婚了,一年后大儿子出生了。现在大儿子已经参加工作,不常回来。小儿子今年八岁,正淘气。

晚饭时间快到了,看见华正和艾华下楼进了大厅。华雪打个招呼又闪进了厨房。那里他的丈夫王子正在忙碌着。王子看见雪儿进来,急忙问:“咋样静儿姐?”

雪儿伸出大拇哥说了句:真不错,怪不得哥放不下。

艾华拉着华正的手往外走。院子里的灯已经亮了,两个老人已结束战局,悠闲地喝着茶。

一对小情侣从路边转了上来,女孩边走边敲着腿,嘴里嘀咕着说:“累死了,累死了。”看见华正,男孩举手打了个招呼,俩个人上二楼,进了东侧转角的一个房间,他们是新婚来度蜜月的情侣,已经住了几天,房间价格华正来后做主打了个五折,当时华雪还打趣哥哥,是不是特羡慕人家。

刚来时见到的那对老夫妻也跟走进院子,他们是今天新来的客人,对这里的一切都喜欢。看见静儿了,阿姨又热情的打起招呼,大家就算认识了。

一个小小的身影打着哈欠,从二楼西侧把边的房间出来,刚露出头就看见华正和艾华母子。惊喜的叫:“大舅你啥时候回来的?”满脸都是笑意跑了下楼。他抱住了华正的腰,华正则爱溺的弯下腰认真地和孩子讲:“王浩,大舅给你介绍个好朋友怎么样?”

王浩把头扭向艾华,调皮地说:“是他吧?”咯咯咯笑起来。华正直起身来又侧身站在了一边。

“你好,我是艾华,你叫王浩?” 没有一分钟两个孩子就熟悉到相约上楼一起玩去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个大爷也各自回房间休息去了。

厨房里雪儿和王子的晚餐还在准备中,偌大个院子突然间安静下来。华正看着安静的欧阳静儿甜美如画,心里顿时温暖。他把双手插进裤子口袋静静的看着欧阳静儿。

他不敢拿出双手,生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去拥抱她。他怕惊到她,怕破坏这种宁静,更怕静儿再消失,那也许就真的找不到了。

华正正恍惚间,欧阳静儿的手机响起,拿起一看是先生艾胜利的电话。

她歉意地冲华正点头微笑,按接听键。先生艾胜利清脆糯软的声音飘出来:“老婆,你和儿子到了吗?”

“到了,已经安排好了,放心吧!” 欧阳静儿也软软的回应着。

“儿子呢,怎么不说话?”? 艾胜利追问。

“认识了一个小朋友,玩去了。”欧阳静儿温柔的说。

“那边景色怎么样,喜欢吗?” 艾胜利继续问着。

“空气特别清新,景色很美,看见白桦树了,今天还没来得及转呢!”? 欧阳静儿软软的回答,微笑着。

华正站在旁边心里有异样传出。他转身上了二楼进了西侧一个房间。坐下,又站起,盯着窗外欧阳静儿和先生通话,内心百味杂陈,又突然间很失落。

心里盘算着要不要也给妻子打个电话,两个人也一天没有联系了。

这时侯华正的电话响了,华正皱了一下眉拿起,一看是妻子的,打开接听。

“我的休假没批下来,单位这几天人手不够,我稍晚再过去吧!”妻子歉意地说道。

“好的,我知道了,你也注意安全,多休息。”华正说。

夫妻之间的电话每次都像例行公事,短的没话说,这种情况有多久了呢?

华正突然间很失落,身体向后一躺,痴呆呆地盯着屋顶不经装饰的裸露的天然树干,脑袋里似乎突然空了,什么也没想,又乱糟糟的。

屋子里静悄悄的,没有灯。华正清晰地听到心脏强有力的跳动。不知道过了多久,院子里似乎没有什么声音了。

华正坐起身,低头发呆了一分钟,站起身来。窗外,欧阳静儿那一抹孤独寂寞的小身影又闯了进来。

欧阳静儿双手插在腋下,正木呆呆地盯着远方。山坡下散落的庄稼院的小房子,亮着萤火虫一样的微光,远处看,一闪一闪的。欧阳静儿甩甩头,以为自己又进入梦境。腋下,她悄悄地掐了一下自己,疼痛告诉她这是现实。

有那么一阵模糊,欧阳静儿自己进入了空灵的状态。仿佛自己就是这山,这房,这树,这草,这空气,这小溪和那远处的萤火虫。她已经完全融入其中。根本不知道还有华正就站在他身后静静的看着他。

华正此时也觉得,静儿就像一幅画儿一样。就站在他的眼前。渴望而摸不到。他害怕破坏这种美感。一个在楼上,一个在院子里。一高一低都进入同一个状态。

华正还是决定下楼陪陪欧阳静儿,毕竟还有那么多的话想对她说,他更不想看到静儿那孤独的身影。

听到脚步声,欧阳静儿轻轻的转过身,对着华正淡淡的笑起来。在华正的眼里,静儿的微笑是那么的迷人。在静儿的眼里,华正还是那么稳健忧郁。也许此刻两个人的心里都觉得对方一切刚刚好。

有一阵风吹过来,欧阳静儿缩了一下肩膀,山里的风还是有些凉。

华正脱下自己的外套儿轻轻的披在静儿的身上就如初三那年,那么自然,那么熟悉。欧阳静儿的心忽然间暖了起来,红晕又悄悄的爬上她的脸庞。

(未完待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