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天空(第10章) 无法替代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出场时刻,剩下的就是耐心等待。

想起自己当年终于可以上大学了,欧阳静儿会心的一笑。她很感谢自己当年的执着和坚守,很感谢自己能走出忧郁和黑暗。

上大学之前的一些事情,又都一一浮现在静儿的脑海当中怎么抹也抹不去。

顶着母亲名字去工作的欧阳静儿,似乎有了一些新的变化。她不再每天把自己封闭在房间里,她试着与外界接触,偶尔也去几个姨妈家转转。

她忽然很想丹丹,在一个周日的下午,决定独自去看看丹丹,丹丹的婆婆家其实离静儿家很近,就在紧临河堤处,大概两公里的路程。

好在,丹丹家没搬走。这是她高考失利之后第一次来这里,晃晃乎乎,高考过去这么久了。

刚进到院子,看见丹丹的婆婆在忙着。欧阳静儿问侯了一声,知道丹丹在家,心里特别开心。忽然听丹丹的婆婆说:″姑娘,你身上带钥匙了吗?”问得静儿莫名其妙,摸摸口袋,妈妈今天在家,自己没带钥匙,如实告诉了丹丹婆婆。

这是静儿第二次来丹丹家。第一次是丹丹结婚那天,丹丹哭的落花流水,她也没心思打量这个家。今天一看,好漂亮的院子,院墙都是用红砖垒起,院内青菜长的嫩嫩绿绿,还有一个自制的荷花型小喷水池。一排宽敞明亮的小二楼,怎么看怎么比自己家宽敞舒适。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绝对是一流家庭。

在丹丹婆婆的引领下,进入丹丹的婚房。听到脚步声,丹丹从炕上爬起来了。一个幼小的婴儿静静地躺在丹丹身旁。欧阳静儿立刻明白过来,丹丹有了宝宝,当妈妈了。怪不得丹丹婆婆问了那么奇怪的问题,钥匙,要死?静儿觉得只有这么解释似乎才有道理。

丹丹婆婆客气说了几句话,出去了。丹丹搂着静儿流下眼泪,两个人都有说不完的话。从丹丹憔悴的脸上已看不出来她原来的神采。因为没化妆,静儿看见丹丹眼敛低垂,眼角已有些许皱纹,头发散乱着,脸上没有血色,有点惨白。原来圆润的玉手也干瘪的像白色枯枝,丝毫没有产妇的那种幸福和圆润。

欧阳静儿心莫名其妙的痛起来。她知道丹丹在这个表面富足的家里,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并没有让丹丹的心也安家。

欧阳静儿听着丹丹小声地叙说自己的婚姻。结婚以来,她每一天自己都在痛苦中度过,他怎么安慰自己,自己也不喜欢老公。这个男人就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

她疯狂的想初恋同学张敬波。说着说着丹丹的眼泪又滴下来。她听说张敬波在她结婚后一蹶不振。她觉得对不起他,是她耽误了他。

欧阳静儿因为丹丹在坐月子也不敢久留,因为不知道丹丹生孩子的事,也没有什么准备。翻翻衣兜把身上的钱全拿出来,留给孩子,转身离开了。但欧阳静儿的内心却久久无法平静。

临走的时候,丹丹再三的恳求静儿一定要来经常看她。但是静儿再也没有登过她的家门,以后日子里想丹丹的时候就到农机公司去看她。

多年以后,欧阳静儿大学毕业去看姥爷。偶尔从小舅舅那得知,张敬波因病去世的消息。

那次欧阳静儿再去看丹丹的时候。他所在的农机公司已经解体。没工作之后,和她在同一个单位的老公终日无所事事。

家里给老公买了一辆车跑出租。不但钱没挣回来,他还在跑车的中间去赌博。最后连车都没剩下。

生活无望,丹丹和老公离了一次婚。但为了孩子的未来考虑,最后又复合了。丹丹在经济无法保障的情况下自己走出去学手艺,租房子开了一间美发馆,就在小镇离静儿家不远处。

后来有了手机,两个人相互交换了电话号码,每次回老家欧阳静儿都会去理发店看看丹丹。偶尔还会让丹丹给自己理个漂亮的发型。

但从此再也没有听丹丹提起张敬波,丹丹已经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说话絮絮叨叨,一件事情说个没完没了。她的老公在旁边儿帮她烧水给客人洗头。他低垂着头,搭拉着脸,见了她也不打招呼。

那时欧阳静儿明显感觉到,她与丹丹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但她依然对丹丹好,每次回去依然去看丹丹。

也许正是因为她的这份心境,才有缘让华正与静儿重逢。也正是因为丹丹的婚姻,欧阳静儿才有勇气勇敢的去安排自己的未来。

包括相亲,婚姻,家庭,未来的考虑,丹丹在她生命中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想到相亲,欧阳静儿莫名的笑了。

用手盘算着上大学前,家里到底给安排了多少个相亲对象。

老妈最常说的话是:? 一家女,百家求,我闺女儿这么漂亮,不愁嫁不出去。″欧阳静儿听后常常苦笑,我哪里漂亮呀?

静儿记忆当中的第一个相亲对象,是邻居家的三哥。他家一共有三个男孩子。老大老二当时都已经结婚了,老三正在上中专。因为家中没有女儿。老三一直被妈妈当成女儿来养,性格比较腼腆,见人脸红。等提起这个事的时候,静儿断然拒绝,因为,他不想和一个那么娘的男人生活一辈子,她需要男人有担当。

欧阳静儿相亲的第二个对象是一个现役军人,想想自己差点儿成为军嫂,她忍不住的想笑。这次相亲其实也谈不上是相亲,因为只见过这个男孩子的照片。照片上男孩子英姿飒爽,长相比较淳朴憨厚,身体也棒棒的。

但这个军人让欧阳静儿有些疑惑,为何到地方找女朋友。后来才知道,因为他想将来转业后把关系落在女方的工作单位。想想自己这个工作状态,将来耽误到人家也不太合适,何况两个人又不太熟悉。所以说她直接回绝。别耽误人家让人家去找一个有好工作的好闺女去吧。事实摆在眼前,妈妈也无语。

第三个相亲对象是欧阳静儿姨夫单位的一个小伙子,她现在已经想不起他的名字了。姨夫说这个小伙子,为人特别的实惠,个子不高,眼睛大大的,长相的确很精神,关键是特别能干,到姨夫家帮忙的时候,所有的男孩子当中只有他干活不偷懒。姨夫对这个孩子的印象特别的好,挺希望能成全他和欧阳静儿的婚姻。静儿此时也想静下心来试试谈朋友,但在和男孩儿聊天儿的过程当中,总感觉这个男孩子在某些方面似乎有缺陷,好像话里总是缺少点什么。 也许这只是静儿单方面儿的想法吧。当姨夫问起她对这个男孩子感觉的时候,静儿断然拒绝说:我将来的男朋友我自己选择,这样,我一辈子不后悔。这时候,华正的面孔又浮现在静儿的眼前。

欧阳静儿的第四个相亲对象是在工务段工作的一个男孩子。大概一米七五的个头。大大的脑袋,外号就叫大脑袋,但却长着一双小眼睛,笑起来眯条缝。这个男孩家境特别的好,上边有三个姐姐当时已出嫁,关键是男孩工作稳定。这个人是家中重点给她推荐的结婚对象。欧阳静儿在姨妈家见了这个男孩。但她不喜欢这个男孩子。

因为在她的内心深处无论是哪个男孩子,她都会跟华正进行对比。他的眼睛太小了,怎么可能和华正的大眼睛相比呢?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欧阳静儿也拒绝了这个男孩子。妈妈一再的催促问她:到底心目当中有什么样的标准?静儿能怎么说呢?华正毕竟不在。她只是淡淡的回了句:凭眼缘吧,喜欢的才嫁,再说了,我不要你们介绍的。

妈妈知道女儿的小脾气,才从忧郁中走出来,妈妈可不想女儿再出问题。几年的时间,就这样在静儿拖拖拉拉的相亲过程当中过去了。

静儿第五个相亲对象更搞笑。男方是父亲一个拜把子兄弟的亲弟弟。那个叔叔家一共有12个孩子。这个相亲的男孩子排行老九,只比欧阳静儿大一岁。这个叔叔排行老三,三叔是看着她出生长大的,所以说对静儿非常放心,特想把自己的弟弟介绍给静儿。他说:宁可自己把辈分降了,也愿意促成这桩婚姻。

三叔的妈妈也就是静儿应该叫奶奶的那个老太太,也可能将来成为她婆婆的那个人竟然点头同意。

相亲就在这个三叔的家里进行。三叔的弟弟,老九在他妈妈的带领下来到三叔家里。老九低垂着头也不敢多看静儿一眼。她看他这个样子,倒觉得很好奇。听说他是一个开卡车的大车司机,心里就想这么单薄瘦弱的一个小男孩儿,怎么可能开跑那么大一个车呢?仔细打量着这个男孩子,眉角有一处伤疤,脖子上也有一处伤疤。静儿当时心里想,有缺陷的男人,我怎么能要。

和男孩子随便说几句,男孩子说话唯唯诺诺。静儿的心彻底沉下去,他知道这又不是她的菜。

三个月后,他偶尔在车站看见这个男孩子。和他一起行走的还有一个长着大眼睛。圆圆脸的一个女生,个头儿比老九高一些。静儿暗笑,默默祝福他们。

这个阶段儿的相亲都不了了之,让母亲很焦急,女儿已经24岁了。因为她确实无法摸清静儿到底怎么想的,有什么择偶标准。几次警告静儿,静儿也不太当一回事儿,笑嘻嘻的就把话茬打过去。

妈妈哪里知道静儿心里还有一个梦。她一定要走出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决不能把自己限制在婚姻里。更不能限制在这个小镇上。

她要去找华正。即使找不着,也要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在未来可以相见的日子里,可以从容面对他清澈的双眼。这个想法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解读,他深深地埋在静儿的内心深处。

静儿为自己的选择而努力着。他也知道他几次相亲失败并不是因为哪个男孩子都有缺陷,而是他的内心已被华正占满。短时间内还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代替华正的位子。

在高考通知书下来之前的那个月里,静儿又被家里安排进行了最后一次相亲。那时妈妈理解女儿想要飞出去的想法。但妈妈更想把静儿留在身边。因为毕竟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儿子早早离开家出去工作,老两口想招一个养老女婿,把家就安在自己的家里。妈妈的想法让欧阳静儿很震惊。

有哥哥在,为什么要招上门女婿呢?但是自己一直顶着妈妈的名额去工作,妈妈老了,自己肯定是要保障妈妈的生活。但是,即使自己可以保障妈妈的生活也不如妈妈自己有养老金好呀。所以这更加增强了她走出去的决心。

在她真正决定给自己最后一次走出去的机会时,机会真的向她伸出了橄榄枝。

那一次相亲。静儿莫名的兴奋。因为她知道自己就要离开这个小镇了,她是带着戏虐的心情参加的这次相亲。

男孩子是小舅舅同学,两个人毕业后都进了市政单位。两个人的关系特别的好,所以说小舅舅就把他正重地介绍给欧阳静儿。这个男孩子同时也是丹丹的同学。

第一次见到男孩子是在家中。爸爸妈妈很合时宜地躲了出去,两个人随便儿聊聊天儿。男孩子问静儿平时都做什么?静儿回答说:“看书学习。”男孩子表示不太理解,说:“你已经参加工作了,看书还有什么意义?” 静儿反过来问:“那你平时干什么呢?? ”那男孩子说:“工作,市政工作强度比较大,没事儿的时候就和小舅舅他们一起出去打台球。”

“那你彻底的就把自己丢掉了吗?难道你一辈子就要留在这个小镇上吗?”静静很尖锐的问道。

男孩子不好意思地说:“那我还有什么选择吗?”静儿断言说:应该还有。

两个人一共没有说上半个小时的话,男孩子就离开了。她以为在自己尖锐的问话下,这个男孩子应该主动离开了。但没有想到第三天下班后,这个男孩子抱着一个大西瓜又来了。他约静儿出去玩儿。

欧阳静儿说:我还要看书,确实没有时间。第二次拒绝让男孩子面色很不好看。但他还是尊重静儿,半个小时之后离开了。妈妈怎么留他吃饭,他也没吃。静儿内心暗自高兴:哼,看你还敢来不?

没想到这个男孩子还挺有意思,在一天下班后又过来看欧阳静儿。

看着身高一米八五,面色黑红色,略有羞涩的男孩子。欧阳静儿决定和他正式的说清楚自己的观点。欧阳静儿说:“我马上就要去上大学了。你能跟我走吗?”

小伙子茫然地摇摇头说:“我怎么不知道这事?不过我可能走不出去。”

欧阳静儿少有的郑重的说:“如果是这样,那我们就不可能在一起的,因为我出去了就不可能再回来。”

这个叫小严的小伙子终于明白了,欧阳静儿为什么前两次那么冷淡的对待他,说话为什么那么尖锐。

几年之后,当欧阳静儿大学毕业再次回到老家看姥姥的时候。小严已经结婚,并有了一个女儿。而此时,静儿依旧单身。她依旧在寻寻觅觅当中寻找自己的那一半。她心中的华正永远在。也许从一开始,每一个走进她生活的男孩子,他都会和华正去比较。

这种比较,一走就是一辈子。静儿真是个傻丫头。就是不知道变通。

(未完待续)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