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快乐,船长先生!(26.3)

韩懿微微一鞠躬,后退一步合上了校长办公室的门,陡然回神,自己依旧面朝紧闭的大门。他又退后了一步,这才转过身往回走,但有人挡住了韩懿的去路。

“独自邀功很不耿直啊。”

“我可没有邀功的资格。”

“走走?”

“走走。”

舒薇恩莞尔一笑,韩懿也干脆地接受了邀请。他们走下楼梯,踏入操场,漫步在校园很有嘉年华的气氛。热闹源于亢奋,并且正持续不断地升温。此时此刻,每一位毕业生都仿佛一株蓬勃生长的植物,肉眼可见的成长,蒸腾着转瞬即逝的水汽。

“……我们不如也庆祝庆祝吧,晚上去吃火锅怎样,你应该见识一下老邓的酒量……”

她欢快的嗓音宛如一种回音,每当只有韩懿和舒薇恩在一起时,这回音便愈发清晰。恍惚之间,过去美好的场景如幻象显现,像是真有那么个人还在身边似的,一颦一笑都令人沉醉。她当时也说要吃火锅来着,一大张桌子,就两个人,选在靠窗的位置。

“果汁,谢谢。你瞧,这肉质就很好,最重要的是——”魏葳安放下筷子说,“锅底。”

这时的韩懿一只手托举腮帮,包含爱意的眼里毫无阴霾。

“……辣也好,麻也好,都不能盖住了鲜,否则这和嚼佐料有什么区别……”

“牛肉应该可以吃了。”

“……下菜顺序也有讲究,不能把锅底坏了,像这素菜就得留在后面……”

“再加点醋?”

“还有蚝油。”

他们得吃个七八盘的荤菜才能让堵上的嘴又缓过气来,而且,这时候只有吹不完的牛和聊不完的天,才能跟翻滚的红汤相提并论。大多数情况下,他们都热衷于调侃所知的一切,并且乐在其中。两人还会自寻地搜索对方提到自己却又不知道的东西,比如一本书,好在下次见面时发表见解。

“你读了?”

“当然。你呢?”

“那可是三本啊。”

“借口。”

“噢,所以你觉得怎样?”

“《1984》和《1Q84》,无论先看哪一个,再看另一个都会有种吃了大半辈子冒菜,忽然发现这个世界上原来还有火锅的感觉。”

如果有机会,韩懿也很想告诉魏葳安,盖茨比和斯通纳也很像啊,在那长久的倦怠中坚持,而他们所坚持的,亦是那长久的倦怠。这事会发生在梦境里,这事也会发生在幻象里,但不会发生在这里。

“你刚才在说什么?”

韩懿一边走一边问,可舒薇恩停下了脚步。她面带微笑地站在后面,像是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

“我什么也没有说。”舒薇恩目不转睛地盯住韩懿,捕捉他任何细微的表情,“从那儿——走到——这儿。”她伸出手指划出很长一段距离,“我一句话也没有说。”

韩懿屏住呼吸看向舒薇恩所指的方向,“我准备回去了。”他说。

“回去?回哪儿去?”

“回磨神县去。”

“就这么一句招呼都不打地走了?”

“我没有不打招呼。”韩懿辩解道,“我在和你,说话。”

“你在和我说话。”舒薇恩嘲讽地重复着,就在这刹那间,她恍然大悟过来,“校长早就知道了,对吧?你们从一开始就谈好了条件,怪不得老白这么纵容你,好一个邓普力多的哈利波特。”

“我更喜欢斯内普一点。”

“你是个骗子。”

韩懿哑口无言,没有反驳。而舒薇恩,她可不喜欢单方面地结束话题。

“你的伶牙俐齿哪儿去了?”

“这是我和老白的协议,先待一年再做打算。”

“但你现在打算回去。”

“这不是一开始就计划好了的。”

“谁改变了你的主意?”

韩懿笑而不语,扭头望向操场尽头的教学楼,几个十一班的学生在教室释放天性,正张牙舞爪地玩闹着。舒薇恩明白了,她一手遮挡逐渐刺眼的阳光,欣慰地看向前方。

“又笨,又懒。”韩懿收回视线,自言自语地说。

“而你则是他们的船长先生,”舒薇恩用低沉的嗓门说话,“报告船长,前方遭遇海盗。”

“我就是海盗。”

“你走了,下一届又笨又懒的学生该怎么办?”

“你们会搞定,而且将比我做得更好。”

“是一个考上西南联大的学生吗?”

“不止一个考上西南联大的学生。”

“提高难度啊。”

“要有信心,你以为令人羡慕的只有十一班的学生?”

舒薇恩不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从今天起,家长会抢着报名第四中学,而他们的孩子则强烈要求进入十一班老师所在的教室。”

“看样子你都安排妥当了。”

“瞧,没什么还担心的。”

舒薇恩捋了捋额边的发丝,认真地问道,“所以你是打算就留在磨神县,还是……”

“留在那里。”

“为什么呢?”

“因为之前的不辞而别。”

“这就是真实的想法?”

“是的。”

“你不觉得,这里也挺好的吗?”

“挺好的。”

“那你也可以留在这里。”

“我不能。”

“所以,你是有离开的理由,却没有留下的理由?”

韩懿知道,倘若要躲避舒薇恩质问的眼神该是有多么的显而易见,他情愿让自己麻木不仁。也许这是骗子的另一种手段,自欺欺人。于是,韩懿保持他冷漠的脸庞,呆滞的目光缓慢地朝向地面低垂。

“你不去和他们道别吗,你的船员们。”

“我已经和他们道别了。”

“噢。”舒薇恩戏谑地笑道,“如果真是这样,他们知道你要去哪儿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