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风远//信

尽可能的以圆型,唤作松山湖
顶格处的称谓持续向内走
两个白天里,我们铺好开篇的浮想

再度过一段意料之中的弯道
黄花风铃木,就有迎面的愧疚
如若另起一行光阴与流水
不期而遇的忧,就会接连住退路

沿途,那些随身自带的修辞
已经无法贴紧傍晚更多的风景
这片我手心上你寄来的春光
每当读到一棵树的末尾
总有黄昏上升影子下沉,省略了
进入我的夜色时,你羞涩的署名

(远风远原创)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