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君何见

“一朝春去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女子轻轻呢喃着,抬手轻轻抚了墓碑。“十年了,子沐,你留下我一人了十年了啊。”女子红了眼眶,两行清泪滑落。十年时间,终究还是没能够抚平林潇心中的伤痛。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殊不知。

十年前,夏风镇……

长街长,烟花繁。短亭短,红尘碾。镇子不大,一条青石板铺成的老街贯穿了整个镇子,有些古旧的年代感,暗暗的墨青色,有着时间流逝而在上面刻下的痕迹。街道上三两行人,远处炊烟袅袅,这就是本该恬静祥和的夏风镇。可在这一天,镇子的宁静却是被打破了。

“快跑啊,西府被攻破了,这里呆不了!。”

“啊,什么,快些收拾收拾跑啊!”这个宁静的小镇氛围突然变得紧张起来。

“还收拾什么,叛军的骑兵已经来了!不好!有马蹄声,大家快跑再不跑来不及了!”

挨家挨户的人都涌出朝镇子的另一个方向逃去,可王叔却看见了一个少年逆着人流朝镇口跑去,急着喊“子沐,你干什么,快跑呀!”

少年的脸庞有些稚气未脱的感觉,但也初显棱角,开始有了成年男子的英气,却见坚定的眼神中又带着些许焦急,“不行啊王叔,潇儿还在镇口没回来,我得去找潇儿。”“都什么时候了!唉,你这孩子。”

顾子沐没有理会王叔的劝告,毅然奔向镇口,如泥鳅般穿行在人流之间。

离镇口的这一小段路似乎因拥挤的人流和气氛的压迫变得遥远起来。花费了一些力气,终于是到了镇子的入口。

“潇儿,我在这里,快过来!”镇口的人已经跑的跑,散的散,只剩下最后三三两两的几个人,所以顾子沐一眼便看见了林潇。

林潇的脸长得很精致,那一抹担忧让她更多出了一直韵味,顾子沐发现林潇的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可能是是因为害怕吧,林潇是个孤儿,这种时候怎么可能有人还会来管她,当然,除了顾子沐。“子沐!”顾子沐迅速跑过去拉起林潇准备往回跑。

“希律律…”顾子沐眉头紧皱着回头一望,“可恶,叛军怎么这么快就到了,我们快走。”这些人可是杀人不眨眼,如果继续沿着长街跑已经跑不掉了,顾子沐为了不让林潇害怕故作一脸镇定,可那一只拉着林潇的手心早已经出了汗。

“潇儿别怕,我不会让你出事的。”顾子沐对林潇露出一抹笑容,似乎可以给人一种实实在在的安全感。

“嗯,子沐,我相信你。”林潇看见这个令人心安的笑容,虽然叛军已经到了,但却似乎因为顾子沐的安慰轻松了一些。

顾子沐拉着林潇朝小巷子里跑去。可后面的追兵似乎并没有忽视他们两个,分出了几名叛军一同向小巷子追去。

“潇儿,我们想办法甩掉他们”少年额头上有了些细汗,却依然没有慌乱,而可少女那担忧的脸上却开始因惊吓渐渐梨花带雨,体力也已经有些不支,开始轻轻喘气。

“子…子沐,我快跑不动了”林潇开始气喘吁吁的声音中有些哽咽。

“潇儿,坚持一下,我们找个地方先躲起来。”顾子沐见林潇有些不支,只能如此。

“子沐,要不你跑吧,别管我了。”林潇一咬牙,不愿牵连顾子沐。

“说什么傻话呢,我怎么可能丢下你的。”顾子沐有些急了,但表情依然坚定,这可能就是属于少年的倔强吧。

趁着拐角躲过追兵的视线,顾子沐带着林潇跑进了一间屋子,顾子沐迅速关上门,又从边上拿了根棍子把门给卡住。“子沐,我…我好害怕。”林潇从小到大第一次见到叛乱,有些惊慌失措。

“嘘…潇儿别怕,我在呢,小声一些我们歇会儿。”顾子沐尽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这哪还有人啊,早就跑光了,这么一间一间找真浪费时间。”似乎听到不远处有叛军的声音。

“行了,就少抱怨吧,传到大首领那有你好受的,大首领可是说了把附近的几个镇子都拿下不留活口。”另一个叛军似乎也有些不情愿。

后面跟着的其中一个叛军突然眼睛一亮“快看,这么多间房子搜过了只有这间锁着,都戒备起来,说不定有人,好好搜搜。”

“子沐,怎么办,好像要进来了。”林潇抓着顾子沐的手臂有些害怕。

顾子沐看一下房间,突然发现一个柜子“别怕,你先躲到那个柜子……我…我去引开他们。”顾子沐也有些紧张起来。

“可是那样你跑不掉的啊子沐,我们一起躲起来。”林潇虽然害怕,却也不愿让顾子沐一人去承当危险,抓着顾子沐的手又紧了些。

“来不及了潇儿,你看那个柜子只能躲一个人,你还不知道我吗,我可以跑掉的。”顾子沐说着把林潇推进了柜子,用力掰开林潇抓着自己的手。

“子沐……”林潇从柜子缝隙看着顾子沐,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

顾子沐强行压下来心中对死亡的恐惧,毅然地从房间向院子走去。“潇儿,以后不能再陪着你了,好好活下去,我会变成天上的星星,一直看着你。”顾子沐心里想着,露出一抹决然的微笑。

顾子沐走出房间,故意将房门半开着,看了圈院子,发现了一个铁耙。顾子沐拿起铁耙,手心有些出汗,而就在这时,院门被一脚踹开了。

“我就说吧,有人,哟,还是个小伙子,真的是有些于心不忍啊”一个马脸叛军有些得意。

“少废话,上,留了活口我们都得掉脑袋!”

风吹过,卷起了漫天的红叶,天地之间似乎充满了肃杀之意。顾子沐收起了心中的惧意双手握着铁耙,目光紧盯着着几个叛军。

那几个叛军兵士提着刀、枪朝顾子沐砍过来,刺过来,顾子沐没能躲开全部,小腹被划开了一道血淋淋的口子,但与此同时,顾子沐铁耙挥舞也击中了一个叛军的头部,顿时一声惨叫,抽搐着倒下。

“该死,小兔崽子,老子今天扒了你的皮!”另一个叛军愤怒地挥刀砍向顾子沐,顾子沐来不及反应,左手被砍了一刀,却还是忍着剧痛紧握手中的耙子,空气中沉闷的气息几乎让人窒息。

叛军不停的进攻,顾子沐身上的伤痕越来越多,最终顾子沐还是一声闷哼,身子朝后倒去。

顾子沐突然之间脑海回想起了许多与潇儿一起的画面,这些画面飞快的闪过,忍着身伤口传来的剧痛,顾子觉得有些累了。

“没想到我顾子沐一生就交代这里了,可是潇儿,我不后悔,替我好好活下去吧。”顾子沐心中只剩下了这一个念头。倒在血泊中的顾子沐似乎看见了躲在房间柜子中的林潇,想抬手抚摸她的脸,却怎么也没有那个力气了。

“潇儿,我累了,要歇了。”顾子沐的眼皮似乎有些沉重,有一点开始下垂,最终却再也没能合上了。

……

岁月拾遗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