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快乐,船长先生!(25.1)

回忆模板和句型,再简单流畅地表达出作文主题即刻,注意时态以及拼写准确,最后用上这段加深印象的短语最为收尾。检查答题卡,没有涂漏、涂错的选项,名字、学号也检查完毕……

“时间到。”

“五点了?”

父亲在沙发上躺了一下午,也守着儿子做了一下午的英语试卷,这让他想到陈世哲小时候学习游泳和自行车的样子。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也很久很久没有作为回忆出现了。现在,有拐杖支撑的陈迅平可以勉强站起来,因为撞击而遭受的颅内损伤比想象中要严重的多,他步履蹒跚地挪移脚步,身体朝向一边倾斜。屋子里实在是太闷了,可通往阳台的几米距离对陈迅平来讲却是艰难的,仅仅为了控制肢体平衡而不栽倒,就已经让他大汗淋漓了。

陈迅平一只手贴在纱窗上,费力地喘了口气,这才把窗户推拉开来。吹拂的微风减轻了身体的病痛,眺望夕阳的余晖,陈迅平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享有清醒的感受——斜射而来的阳光,仿佛令空气有了重量压弯他手臂上的每一根汗毛。这时,楼下接连不断的讲话声吸引了陈迅平的注意力,他皱起眉头,眯缝起眼睛往下张望。

“你怎么一个人走到阳台去了?”

“等一下!”陈迅平伸出一只手去阻止陈世哲的靠近,他察觉到自己的音量过高了,于是承认错误般小声说道,“我想喝酸奶。”

“酸奶?”

“啊,酸奶。”

“你从来不喝酸奶的。”

“他们说,喝酸奶好。”

“他们?”

“医生,”陈迅平朝窗户下面瞧了眼说,“对身体好。麻烦,帮忙。”

“好吧。”

陈世哲半信半疑地答应了,然后往楼下走去。他很想告诉爸爸其实不必这样,对话里用上突兀的礼貌用语太让人尴尬了。走出单元楼,陈世哲一边想一边笑,却被几个人挡住了道路。陈世哲愣住了,嘴巴张成一个圈,仿佛含着一个气泡的金鱼。大家怎么会在这呢?十一班的家伙啊,他们脸上狡黠的笑容宛如计谋得逞的韩懿。

孩子们挣脱的,同时也是带给他们自由的,是枷锁还是武器?是囚牢还是战场?但今晚,是一场狂欢,一种被释放的、原始而野蛮的呐喊。十一班的学生从餐桌站起来叫嚷,宣告着结束与开始,女生勾肩男生搭背,手里提着酒瓶摇摇晃晃地宣泄。餐厅的客人不觉打扰,羡慕这青春的盛宴;餐厅的老板不去阻止,亲自走上舞台为这帮年轻气盛的毕业生献歌。

在毕业聚会上,十一班的家伙揶揄彼此,调侃老师,仿佛诉说着别人的故事。忽然,他们意识到自己就是主角,现在正走向故事的结局。可要怎么做,才能写下完美的句号呢?

高考分数出来前,谁也不要在网上提前查询成绩。

孩子们从座位里站起来,围在餐桌四周举起酒杯,郑重地做出了约定。这是十一班要共同面对的,也是履行契约的最后时刻。

次日,从睡梦里醒来的臧承吾觉得一切都很不真实,他赤脚踩在地板上,走过空无一人的客厅,趴在阳台的窗边发愣。下巴搭在手臂上,臧承吾眼神迷离地望向远方,望向高楼背后的蓝与白。草帽似的云团轻盈地悬浮在天空之中,没有风,也悄无声息地飘移;有时候以为它动了,它却还在那里,它大概还没有想好。伴随一声低沉的呻吟,臧承吾悠长地吁出一口气,身体随即疲软地塌陷了几寸。都结束了吗?他漫不经心地去看楼下的路人,三三两两的,遇上认识的便停留在树荫下闲聊。为什么周围的时间都变慢了?舒缓的节奏反而臧承吾喘不过气,他通过鼻腔的呼吸调节心跳,他感觉头皮发麻,一阵哆嗦后才逐渐冷静下来。不知为何,这无力的倦怠还是没有离开身体,即便高考结束了也依然存在。

拉上纱窗,臧承吾头重脚轻地趴倒在沙发上,一边听着自己的心跳一边看着映照在电视屏幕里的自己。然后,他闭上了眼睛,空空如也的大脑里飘满了草帽似的云团,一顶、两顶、三顶……

在高考结束到公布分数的这段时间,有精力充沛的人玩个彻夜通宵,有精疲力尽的人睡个天昏地暗,也有臧承吾这样的——在一成不变的时间里无所事事。早上,他在八点左右起床,午饭根据菜市场所看到的决定;下午,午睡后通常都是头脑不清晰的,也许看电视也许看小说,然后便是热稀饭;晚上,这是他一天之中最清醒的时刻,便用手机和高中朋友们聊天。

现在的陈世哲,把自己变成了模范生,除了照顾行动不便的父亲,便是夜以继日的复习。父子俩的关系还不能用冰释前嫌来形容,更像是交战双方的一次停火,正努力建立彼此的信任。他是一个男人,我也是。陈世哲告诉臧承吾,作为关于父子关系的一个回答。

可妈妈是一个女人。而女人和男人是不一样的,情感上的细微误会都会引来天差地别的歧义。自己不能那么直白地和妈妈表达心意,她会崩溃的。倘若不是吴蓶娜的视频,臧承吾会更加烦闷。是的,她又开始直播了,在观众知晓吴蓶娜的高三励志经历后,人气翻了好几倍。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吴蓶娜坦言,比起表演,自己更喜欢经济,她想要拥有自己的娱乐公司。

培养偶像那种?臧承吾不是特别清楚,但为什么吴蓶娜不自己当偶像呢?这些问题他很想跟何叶讨论,可他和父母去迪士尼乐园了。臧承吾很想去,何叶也邀请他了,可自己仍是委婉拒绝。他总是心有愧疚,抛下妈妈去玩乐,他不能接受。就在臧承吾纠结于要不要给何叶发信息时,手机屏幕弹出了金蔚婧的对话框。他兴奋地回复信息,没吃晚饭就离开了家。

臧承吾在夜市的街口等待,已经七点半了,熔岩似的太阳这才有了些许冷却的意思。分发传单的姑娘看见独自一人的臧承吾,也走过来往他手里塞了一张,内容是关于健身房的优惠介绍。他把传单对折当做扇子对折脸扇风,期待万分地东张西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在臧承吾的辅导书和测试卷上,每天都被金蔚婧用铅笔圈出几道针对性的习题,以数学居多。他利用课间休息的空档翻查教材,以...
    无限猴子阅读 315评论 0赞 8
  • 题目: 王安石待客 王安石在相位,子妇之亲①萧氏子,至京师,因谒公,公约之饭。翌日,萧氏子盛服而往,意为公必盛馔。...
    Sao_Year阅读 10,678评论 0赞 9
  • 为什么要和他住在同一个屋檐之下?为什么一定是他的儿子不可?为什么要说这毫无意义的话?痛苦的倒刺不仅插进了陈世哲的心...
    无限猴子阅读 278评论 0赞 13
  • 刚离开校长办公室的韩懿几乎就要跑起来了,手里拽着最新学期的第一次诊断考试成绩单,迫不及待地朝着教室方向飞奔而去。十...
    无限猴子阅读 338评论 1赞 13
  • 周一,陈世哲没有出现,接下来的一整个星期,陈世哲也没有出现。他的离开对大伙而言是场不小的打击,令人感到心酸和难过的...
    无限猴子阅读 371评论 2赞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