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懂的人

? ? 上午因为一点小事和母亲发生了不愉快,我责怪她不该多说话给别人造成麻烦。但是因为我 说话的态度和方式不对,五分钟以后我就陷入自责,不该如此对待母亲。我总是很奇怪我的两面性以至于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怎样的人。我在外面给他人的印象一直就是不事张扬不善于交际和表达只会默默做自己的事情,乐于帮助别人是个老好人。家人给我的评价却不像外面那么好。我甚至怀疑我是不是有人格分裂的倾向。

? ?在外面对他人宽容,无论何时却对亲人十分严厉,甚至到了严苛的地步。我和外人打交道的时候保持着最小的边界,遵循着公序良俗的世俗标准以及我对人与人交际的行为底线。我可以容忍他人信口开河却不能容忍家人随便说出不实之词。我甚至可以容忍他人言语上的挑衅却不能容忍家人在背后对别人说三道四。我总是企图用自己遵循的行为规范约束家人的一言一行,用自己的道德标准要求他们,总想让他们在任何时候都不会因为自己的行为而惹上麻烦,更不会容忍他们做出有悖社会秩序的事情。虽然我也知道这样做有时候很过分却不能管住自己的行为。比如朋友家的小孩儿来我家玩,在沙发上又跑又跳,把玩具扔的遍地都是。我能容忍感官上的不适甚至控制十分不悦心情。但是如果是我儿子这样做,不管在自己家还是别人家我都会狠狠的批评他,罚站和打戒尺都是惩罚手段。对于五岁的孩子,这些惩罚足够严厉。

? ? 和外人打交道对于他人求助需要帮忙的,只要力所能及的范围一般我都帮助别人。刚毕业上班那会儿,公司里脾气最暴躁的副总几乎把所有下属骂了一遍却从来没骂过我,虽然我那时候干的荒唐事也不少。想想原因只有一个,那个副总的电脑任何时候出了问题都是找我解决,并且没有我解决不了的。在他眼里我是最好用的员工,公司装修我能和装修队协调办公室布置、出装修方案、办公室装修好了我还能自己完成电脑组网、布线、把电话打印机安装到合适的地方并且井井有条。做这一切根本和我的工作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仅仅是他觉得我合适干。技术部那么多人,为什么找到我?除了我好用绝对不会是因为我勤快,因为在家里我就是另一幅样子。该洗的脏衣服就挂在衣架上也不往洗衣机里放,家里的该整理的东西家人说了好几次就是不动,该修理的家具或者家电一直要到不能用了才想起来。其实很多事情对于我来说仅仅是动手几分钟就可以解决的,我却时常抱怨家人自己解决不了。在收到帮助请求而对待外人和家人的态度上简直判若两人。有时候我自己都觉得糊涂。

? ?虽然我对家人说过的话做过的事经常让他们感到不适,甚至产生冲突,但是我始终坚信自己是对的,即便是吵了几句,我从来不认为制止他们的行为本质上有什么错,事后我所反思的仅仅是我纠错的方式不对。我和家人冲突的焦点在于很多时候是他们做的不符合我的准则,他们说的话做的事是一个俗人常说的常做的,并且这些事是错的。我虽然觉得我不比他们高尚,但是我的行为方式遵循着不会违反规则的底线。我跟老婆吹牛说我是人群中的百分之一,她会让我举个例子。别人会在楼梯间乱扔垃圾,儿子掉在电梯里的果皮我会捡起来扔进自家的垃圾桶(回家的情况下)。别人接孩子恨不得把车开到孩子的教室,我把车放在离校门远远的地方避免校门口堵车浪费时间。孩子之间发生了问题很多人是护犊子怕自己孩子吃亏,我从来都是先问清楚,如果是人家孩子的错,我也是告诫自己的孩子别和他一样犯错,但是也别怕他。第二次他以同样的方式对待你,你就以同样的方式怼回去,宽容的底线是不能让他觉得你好欺负。

? ?在我自己的总结里其实并不是我做的事不对,而是我的方式不对。我也想纠正自己,可是纠正的结果就是沟通成本更大。有几次我跟家人说:我在家里是“唱黑脸”的,家人对我的处事规则不满,孩子对我的严厉不满,如果有哪天我不在了也许你们会过的更好。其实任何一个由人组成的组织总会有一个或者多个执行规则的的人,小到家庭大到国家,每个组织里这个角色就是不招人待见的存在,这种人只会给决策层当枪使。虽然人人都痛恨这个角色,而他却是不可缺失的,没有任何一个组织敢放任规则被束之高阁。

? ?希望以后的自己能糊里糊涂的过吧!毕竟任何人都需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即便是最亲近的人你也代替不了他们为行为负责。不是我不懂,我是不想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