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运行环境禁止了 JavaScript 的执行,请开启后重新打开该页面! 【滨崎步Live评测No.5】concert tour 2000 vol.1&vol.2 - 放开那只橹毅基 - 欧冠买球官网

【滨崎步Live评测No.5】concert tour 2000 vol.1&vol.2

这个第五名可能是前十中争议最大的一个位置。

首先,占据这个位置的不是某一次巡演,而是两轮巡演的综合体。

其次,作为第一次的全国巡演,这一系列演唱会无论是硬件技术,还是制作水平,都显得颇为稚嫩。就连之后一年的巨蛋巡演都只能泪别神七屈居第八,这个第五可能并不太能让人信服——尤其是在之前的回帖中几乎完全没有任何人提到过这场演唱会的情况下。

然而,我个人还是坚持应该把这场演唱会排在更加靠前的位置。正如我在前面提到过的本次排名的评判标准问题:尽管以各场演唱会本身的绝对质量作为评价的基底——包括但不限于舞美、剧情、选曲、唱功,但由于这一排名有着横跨近二十年的评测范围,我也会综合考虑各场演唱会在其所属的时期中所具有的独特时代意义,以便让那些自身质量无法与后起之秀同起同坐、但正是由于它们的存在才孕育了无数的后起之秀的演唱会得到后世的铭记。

让2000年的这两轮第一次的巡演尝试被安放于在这第五名的位置上的,不是台风还十分稚嫩的ayu,不是全程硬吼爱现时期高难度歌曲的干瘪唱功,不是空旷的舞台和简陋的灯光,不是在第二幕中全程在线的屏幕影像,而是这两轮巡演奠定了让后世歌迷们食髓知味的童话式桥段风格,并在剧情上尝试了一般只会出现在RPG游戏中的世界观设定(其之后的演唱会再也无出其右)。

没错,在评价2000年的这两轮巡演时,除了世界观和剧情以外基本上也没有什么可说的,那我们就来好好谈谈这一点:

第一幕:

即使是现在看来,本次演唱会在剧情设定上都过于超前:试问还有哪个主流流行歌手会在演唱会开场时(而且还是个人的第一次正式大规模巡演)的第一首歌就把自己关在棺材里?可当时的滨崎步小姐及其团队还偏偏就这么做了。

在第一幕的开场中,一个苦大仇深的ayu(我们将这个ayu称为“真ayu”)刚一出现,便被一群身着神似不可描述的米国某一团体制服的冷酷卫兵关进棺材。前脚刚踏进棺材,画风一转,后脚就有另一个仙子打扮的ayu从天而降,在接下来一小时的演唱会中上演了一出“纯洁精灵误入尘世”的奇幻冒险:先是在小精灵的陪伴之下欢天喜地地离开自己熟悉的环境展开全新的冒险(「Trauma」);接着在钢筋水泥的现代都市中饱尝成人世界的人情冷暖,最终展翅高飞出发找寻属于自己的所在之处(「immature」);漂流到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孤岛上后,遇到了五个和自己意趣相投的小伙伴(「Trust」);在她们的协助下重新起航去寻找自己的归宿(「To Be」);最终幡然醒悟原来这一切只是一场戏,出现在自己生命中的人们都只是为了陪自己完成这一场「楚门的世界」秀所扮演的NPC,于是便在领悟了自己的存在意义与价值后的欢快氛围中结束了本次旅程(「Boys&Girls」)。

第二幕:

在第一幕结束时,观众们都遗忘了开场中封印着有“真ayu”的棺材的存在,仿佛一切都皆大欢喜地迎来了结局。

然而,第二幕开始时,通过时间的闪回,我们才终于得知:原来在第一幕中真ayu被关进棺材后所发生的一切(即,从「Fly High」开始登场的ayu所经历的一切,我们将这个ayu称为“实验体1号”)都只是两位创世神的一场实验,而第一幕中看似皆大欢喜的美好结局其实是失败结局。

由于实验体1号并没能顺利完成创世神所希望达成的目的——她并没能在这一趟旅途中经历足够的苦难与悲伤等负面情感以让自己获得圆满,两位创世神便将时间重新倒回到第一幕的开头——第一个ayu被封印进棺材之后的节点,开启了第二条时间线,并派出了另一个傀儡ayu(我们将其称为实验体2号),让她再度开启一趟人间的旅程。

第二条时间线中,实验体2号挣脱了创世神的锁链后便正式开启了自己的旅程。这一趟旅程以“春夏秋冬”的时间顺序展开(16年的Made in Japan重新拾回了这一创意):感悟瞬间之美的春天(「Vogue」),体验人与人的羁绊有如天气般变化无常的夏天(「Far away」「Seasons」),目睹万物凋零的秋天(「End Roll」),对人性的表里不一感到绝望的冬天(「appears」)。在这一实验体圆满地体验了人类所具有的诸多感情后,创世神以实验体2号作为祭品打开了存放有真ayu的灵堂的大门,并最终解除了其封印。此时,我们才终于得知在第一幕开场中封印真ayu的其实正是ayu的另一人格(我们将其称作为“里ayu”)。

由此我们可以得知,这一趟经历两幕演唱会才终于结束的旅程的真实起源实际是:为了达成自我的圆满,ayu必须得承认与肯定自身投射出去的阴影(shadow),因此她的一部分人格(心:精神)封印了自己的真实人格(灵:灵魂),并派出了实验品(身:肉体)帮助自己通过对于人间情感的经历与体验以承认自身的阴影,从而获得灵魂的圆满。

由于第一次的尝试未能成功,在第二幕中,ayu与万物合一的灵魂化身为两个创世神,重新创造了另一个实验体以继续尝试在人间的经验之旅,并在这一次的旅程中成功地完成了其使命。最终,通过圆满地体验这一路上的喜怒哀乐,ayu认可了自身的阴影并解除了对自己的封印,从而真正认识了自我,实现了灵性的觉醒。

当然,以上所有解读均是我个人的看法,若大家有不同意见也欢迎一起探讨(ps:在第一幕中,「immature」结束后也有可能是之前的实验体1号在这一次短暂的尝试中直接夭折——毕竟「monochrome」中实验体1号拔剑自尽,并在「immature」中从炼狱升到了天堂;「Trust」中出现的可能实则是另一个新的实验体)。

在我个人看来,这两幕演唱会的关键词便是:绝望与重生,迷失与找寻。要论预算和技术水平,尽管之后一众演唱会都要远远高于2000年的这次巡演,可要论立意的新巧和世界观深度,“出道即巅峰”的本次巡演绝对要令诸多后生不敢望其项背。尤其是看到近几年演唱会中屡屡出现的“girl just wanna have fun”“老娘就算40了也依然要扮可爱”等桥段,本人实在是不禁要为滨崎步女士演唱会立意的滑坡之剧而感到汗颜。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