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红粉美人行 第四十二章

水。

水光。

诗曰佳人心如柔水:

水光潋滟任漂流,

佳人心醉绕指柔。

上官进眼看素日一向沉静知理的浣纱仙子万俟晓澜如今因了自己偷瞄几个侍女而雷霆大怒,不由得心生愧意,连忙起身,向万俟晓澜恭恭敬敬拱手深施一礼,道:“万俟姑娘,错在在下,且莫为难竹儿姑娘。在下此生心意只属万俟姑娘你一人,从不敢对其他人有何心思。还请万俟姑娘明鉴呀!“说完又是拱手施礼,向着万俟晓澜深鞠一躬,不敢起身。

万俟晓澜丹唇微微一翘,美目略略一抖,看着还在弯腰施礼的上官进,纤手稍扬,洁白长袖正好从上官进低着的头顶拂过。上官进只觉得一阵清幽素兰之香随长袖沁入心脾,不禁神驰意荡犹坠幻境。耳中却听得万俟晓澜嗔道:“哪个希罕你的什么心意!“

上官进再起身看时,万俟晓澜早已抽身上到二楼客房去了。

上官进怔怔不知所措,如木桩样杵在原地,一旁的“竹兰梅菊“四女早已按耐不住,四位水葱一般玲珑的少女也顾不得模样,一个个挤眉弄眼连指带画,给上官进示意上楼。上官进仍旧呆如木鸡一般原地不动,眼露难意,可愁到了四位聪颖的侍女,这其中最小的一个“菊儿“倒是最急不可耐,径直抢过身来拽了拽上官进往楼梯方向一推,嘟着粉腮,奶声奶气,半埋怨半鼓励道:“哎呀呀我的上官大少爷,您老还在这儿愣什么,等着上菜啊,还不赶紧地追上楼去呀!“

上官进这才如梦方醒,一边连声称谢:“多谢列位姐姐,多谢列位姐姐。“一边三步并作两步,顺着木梯“咣咣当当“上得楼去。

不说“竹兰梅菊“如何松一口气、如何为竹儿宽慰压惊、如何撤宴备更,单说上官进到得万俟晓澜房门前,见屋内灯火摇曳、倩影浮动,他便正襟而立、连整衣冠、几欲举手敲门,里面倒先传出万俟晓澜声音:“你便真真就是个呆子不成?门又没锁,还要敲什么门?“

上官进闻言大喜,起忙推门而入,且见万俟晓澜正捧出一盏适才点好、罩上橙罗薄纱的烛灯置到客房中厅的灵巧圆桌之上。这透纱而出、柔橙似梦的烛光不仅照得屋内氤氲朦胧恰似梦境,更映得万俟晓澜玉腮晕红、靓眸如星,不知是因了烛光的衬饰,还是因了复又瞅见雄姿挺拔帅气袭人的上官进。但是,此番进得房中见到如此景致佳人的上官进,早已为这幅“玉人掌灯图“而意乱神迷血奔如沸了。

万俟晓澜将嗔将怪道:“莫不是见到这屋里的,不是什么兰儿、竹儿的,很是失望啊!“

上官进连忙掩好屋门,凑近了道:“姑娘可是错怪在下了。姑娘就只不看在下为了姑娘,纵火盗剑、背叛家门,好歹也要念着我家二弟上官迭,为成全你我,瞒着家父,遣散那二十四剑客,释放我俩,又假借埋作草人为你我掩饰、骗过家父,担着欺君灭门的罪过这样的份上,也该相信我对姑娘的一片痴心呀!“

万俟晓澜偷眼瞅见上官进为表情意认真又紧张的模样,心中怨气已消去大半,闻听个“欺君灭门“,便故作腔调道:“哦哦,上官大公子可要小心了。以后胆敢得罪了本姑娘,我可是要到那京师之中、朝庭之上告你一状,管叫你九族覆灭!哼!“

上官进见个万俟晓澜又扬头装作盛怒之状,这又娇又嗔的模样果真是叫他看得满心生怜爱之酥骨,不由得直直攥住万俟晓澜的一双纤纤玉手,道:“所以,在下一定要与姑娘百年合欢,既不枉了姑娘的心意,又可兼济苍生呀!“

万俟晓澜看着上官进那一双几乎灼出欲火的深情眼神,犹自春心激荡,也不抽回手来就由着他狠力握着,只略低下头去羞羞涩涩自言自语道:“真个是油腔滑调,哪个要与你什么百年合欢了?“

上官进连连道:“姑娘所言正是,百年合欢当然不对的,该说是我上官进与万俟姑娘你百年鱼水合欢,才是。“

言罢,上官进也不让万俟晓澜再多有话语,便径直将早已面腮潮红、芳心骤跳的她一把揽在怀里,俯着她的颤颤的娇唇将自己的吻印了上去。

二楼之下,轮守巡值的正是四女中的竹菊二人。菊儿抬眼见着二楼万俟晓澜房中的灯火一番摇曳之后竟自熄了,便捂着嘴嘻嘻笑起来。竹儿望一眼二楼窗棱变黑,也未见上官进出来,心有所悟,细下作想,不觉脸泛微红,仍回首对这菊儿正色道:“你这丫头,小小年纪懂得了什么?不许乱笑!“

菊儿强止了笑,一本郑经道:“竹儿姐姐,甭看我才十六不懂事,可是如果明年咱们仙子诞下上官小少爷或小仙子来,他们可都要感谢我今晚上这豁出力去,帮着上官公子一拉、往楼上这一推呢!嘻嘻嘻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