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天空(第9章) 迟到来电

我们相爱在雨季
留下了爱的痕迹
天空下起了细雨
那是想你的泪滴
日夜的思念
盼望你出现
念你的心……

欧阳静儿看着手机屏幕那个陌生的号码,却又觉得无比熟悉,来电铃声《思念天边的你》一直响着。

欧阳静儿深呼吸,稳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按下了接听键。

熟悉的声音扑面而来问:“静儿,你好吗?昨天和武又来在车上遇到,他提到了你,把我高兴坏了,我要了你的微信号,他没你手机号,微信怎么也加不上你,我今天又找向东坡要的你手机号。你这么多年哪去了,急死我了,到处找也找不到你。”

一口气,华正说了一大堆。这哪是那个稳重傲娇的华正呀。

“哈哈哈哈哈哈。”欧阳静儿听到华正的话忽然间特别特别的开心,三十年来封住的心锁瞬间被打开。

“华正,华正,华正,你终于出来了,你知道我有多想你?”欧阳静儿声音里笑着,却无法控制脸上的笑容,鼻子一酸,泪水奔腾而出。

那么多年的思念和等待,在此时,怎么能说得清。华正一遍又一遍地问欧阳静儿三十年来的生活状态和一些细节。欧阳静儿也用心的尽量简短的回答,甚至华正都没有给欧阳静儿一个反问自己情况的机会。他就是想马上知道静儿的一切。也许这就是爱。

欧阳静儿此时在温暖的家里,红晕因兴奋早已爬上她的脸。而她并不知道华正正徘徊在东北寒冷的街道上,走在回家的路上。

听到华正手机里传来呼呼的风声,偶尔还夹杂着汽车鸣笛声,欧阳静儿突然间反应过来,华正才下班,在寒风中陪她说话。他也想马上知道华正的一切。为何当初突然消失了,为何一别就是三十年,他过的好不好,具体在哪里工作。可这风声传过来,隔着电话,欧阳静儿都感觉到了寒意。

“你冷不冷?”欧阳静儿关切地问。

“我这边零下十七度,刮着白毛风,你说我冷不冷?傻丫头,还是那么笨!”华正戏谑地笑着说,谁知道他此时笑容早已冻僵了。

“华正,咱们已经联系上了,以后我再也丢不了了,你快回家,想说的话咱慢慢说,好吗?”

“好吧!”华正应着。

挂电话前却又说:“静儿,你就是跑到天边,我也要把你揪回来,不能再丢了,好吗?”华正先硬后祈求的语气让欧阳静儿很受用,心里暖暖的,软软的。

“一切都听你的″。” 静儿腻腻的回了句。

挂了电话,欧阳静儿看了下时间,两个人聊了十八分钟。华正冻了十八分钟,她有点心疼,忽然又恨恨地想,活该,谁让你把我弄丢了呢?

夜幕很快笼罩在北京这座国际大都市的上空,儿子放学回来了,一进门就喊着饿。“老妈,饿死我了,今天中午学校又做葱头炒面,难吃死了,那味道受不了,同学们都没咋吃,我也浪费了挺多,剩下的饭都在饭盒,你看了别生气。不是不想吃,是吃不了那味道,闻着都想吐,太恶心了。妈,你今天咋没去接我?我找了你一圈,发现你不在,就跑了回来,我跑的快不?”儿子兴奋的摇摆着大脑袋,一大串信息像珠子似的蹦出来。

欧阳静儿歉意地上前想抱抱孩子,没想到儿子往后一跳,熊抱扑空。儿子得意地大笑,“哈哈哈,小样,还想抱我?麻溜的,快蹬的,给哥做饭去。”

欧阳静儿会心一笑说:“得令,艾小贱!” 这种场景隔三岔五就会出现一次。

窗外高楼林立,对楼的窗口透出暖暖的灯光。正如此时欧阳静儿和华正的心也是暖暖的,甜甜的。

儿子的学校就在小区边,步行也就十分钟。但欧阳静儿只要有时间,更习惯去接儿子放学。自从进入这家公司,欧阳静儿从来没正点下班过,她习惯了闲暇时的逃岗。因为这么多年,她也从未按部就班的工作过。

她的工作虽然自由,但其实比按部就班更辛苦些。这几年里,她一直都处在神经高度紧张,并且经常出差的状态。

吃过晚饭,儿子主动说去写作业。书房里那盏台灯亮起,儿子自己调好灯光的亮度,小小的身影闯进欧阳静儿的眼。儿子的学习,从不用自己操心,这个阳光帅气的少年,是欧阳静儿的骄傲和希望。

但这次出差回来,艾华数学和英语成绩略有下降。只怪自己当初数学不好,基因的因素吧!看来得征求一下艾华的意见,用不用给他补一补课,但这孩子自尊心比较强,还得考虑怎么和他沟通才好。

洗好碗筷,给儿子切好水果,轻轻走进书房放下。儿子转过身,冲着静儿喊:“谢谢老妈。”母子会心一笑。

先生微信请假,今晚和朋友吃饭,会晚回一些。

时间又静止下来了。欧阳静儿拿起手边的书,翻开,一行行文字快速从眼前划过。看完了,什么内容却一点没记住。

合上书,索性站起来。透过书房的门缝,那抹灯光让欧阳静儿想起了当年的自己。

华正不联系她的那个青春岁月里。欧阳静儿只看见日复一日沉默的自己。有时侯妈妈半夜醒来,还看见她卧室的灯亮着。远远看去像一颗孤独的星,升起在小镇寂寥的夜里。

他每天都是少年老成,心事重重的样子。替妈妈工作之后最后一年,在复习功课的时候,她才非常的用心,用力,虽然也会偶尔溜神,但是,这时候的她心已经慢慢静下来了,那是欧阳静儿改变的开始。

欧阳静儿毕业后工作也卖力,大概跟长年憋着一口气有关。

再想到高三的时候,欧阳静儿突然有点恍惚。那段时光里,因长期思虑,忧郁成疾,有次外出甚至还晕倒。爸爸妈妈很担心,他们眼中的宝贝女儿怎么变成了这样子?但他们又帮不上忙。他们以为这是学习给孩子造成的压力,总会不停的劝女儿别太较劲,注意身体。而变成这样真实的原因,只有欧阳静儿自己心里清楚。

高三落榜,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欧阳静儿躲在自己的房间里不肯出来。妈妈很焦虑,但又无能为力,她不知道如何去安抚女儿。

欧阳静儿曾暴露出来生活无望,苟活于世的厌世话语,妈妈吓的开导了又开导。这个只有小学毕业的妈妈告诉静儿:生活的道路有很多条,这条不行,别的路还在,不用着急,老天爷自有安排的。

妈妈的话儿,令欧阳静儿辗转反侧。她重新梳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这几年来一直在虚度光阴,天天活在华正的影子中,是到时候该走出来了,她暗自下定决心。

在她高中毕业一年后的某一天,妈妈兴奋地告诉她。她的工作有着落了,就是顶替妈妈的名额去上班。欧阳静儿无喜无悲,为了不让妈妈担心,她还是去了。

夜深人静的时候,欧阳静儿写了一首《写给天边的你》送给华正。

写给天边的你

我多想追寻天边的你

可你为何只愿藏在我梦里

何时你已忘了我们的约定

相爱不能相守

怎么才能面对自己受伤的心灵

我暗暗地问自己

我看到流星划过天际

可否还能把思念捎给你

思念一个人

有甜蜜,但为何又哭泣

思念天边的你

是否知道我在为你哭泣

今后的日子里

你是否只愿把你

藏在我梦里

我用我的倔强回应你

我不想失去你

但我也不要弄丢我自己

祝福你我思念的

天边的你

从此只敢把你放心底

放心底? ? 放心底

带着幽怨、悲伤、沉重的心情,欧阳静儿完成了这首诗。她想让华正这个人从她的生活中消失掉,但可能吗?!

让她万万没有想到,此时的华正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也正在写诗给静儿,叙说着相思之苦和美好的期盼。

《念静儿》

静静的夜空繁星点点

静静的月光洒落窗前

静静的女孩儿眺望天边

静静的思念远方的永远

曾经的往事浮上心田

怎忍忘记纯真的笑脸

时间的轮回

错误的改变

咫尺天涯天各遥远

但愿今生有缘相见

但愿来世能把手牵

但愿人长久

但愿花好月儿圆

华正含泪写给他的静儿。每一句里都带着静静的字样。但无论怎么写,总感觉差一些东西。改了又改,他决定将诗改为下面的,他一定让静儿读到这首给她的《念静儿》

静静的夜空繁星点点

静静的月光洒落窗前

静静的女孩儿眺望天边

静静的思念远方的永远

曾经的往事浮上心田

怎忍忘记你纯真的笑脸

时间的轮回

将错误改变

咫尺天涯天各遥远

今生有缘再相见

今世/来世定把手儿牵

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

华正觉得一定今世可以再相聚,今世没有,来世也必须在一起。

这个曾经那么霸气的小男孩,已经变成了真正的男子汉。可是他还有那么多的无奈陪伴着他。

两个年轻人就在不同的时空里相互折磨着。

华正本来满心欢喜等待欧阳静儿考上大学的消息。好消息没有等来。欧阳静儿却从此从他的生活中消失了,一消失就是三十年。

他不知道欧阳静儿这中间发生了什么问题,她的家为何要搬走,高考为什么会失利。

他急切地想知道有关欧阳静儿的一切,可是这一切都没有答案。

华正以优异的成绩毕业,被分配了相对应的铁路系统单位,从此开启了火车司机的生涯。

华正的家也从小镇搬到通市,这是华正工作的地方。

欧阳静儿的家此时从原来住的旧房,搬到了小镇东边新盖的三间大瓦房的新家中。

毕业后华正乘工作中间休息,专程去了一趟欧阳静儿的家。华正只知道欧阳静儿原来住的家。去的时侯,满心欢喜。到静儿家时,刚好看见一对夫妻卖菜准备出去。仔细询问就只知道原房主搬走了,没留下任何信息,还说可能去了外地。

华正虽然当时失望万分,但结果他无法改变,他一直到现在都后悔一件事,那就是当年为何急着赶回通市上班,而忘了向老邻居们询问一下静儿全家的去向。

当年必竟还年轻吧,想的不那么周全!

两年后,华正又来一次静儿家,但这里已是一片废墟,不远处的地基刺痛了他的眼睛。这里正在进行旧城改造,他更是已经无法打听到原住居民的去处。

华正和波波头,武又来,成伟军他们工作在一个系统,华正只有把打听静儿的希望放在了他们身上。

让华正更失望的消息来了,和欧阳静儿关系稍近的波波头竟然也说她家搬走了,可能去了外地。欧阳静儿就这样平空消失了,似乎从未在这个小镇上生活过一样,似乎他们从未相遇。

华正万万没想到,其实欧阳静儿这几年一直和他擦肩而过。

华正更没想到的是,他找了那么多年的静儿,直到他结婚那年,才真正离开那个小镇,和他不再擦肩,最终去追寻华正所期望的大学梦,重新开启她的美丽人生。

也许只有这样,经过蜕变的静儿,才能或者说才敢,重新面对那个忧郁清彻,对自己无条件好的华正。他是静儿一生的《摆渡人》。

《未完待续》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