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天空(第11章)不说再见


人的一生就是这样的,有些人,在你可以珍惜的时候你没有留住。在你想留住的时候他却又与你擦肩而过。

我可以为你停留,但不可以为你继续消沉,万幸,欧阳静儿慢慢从封闭中苏醒,她意识到也许只有改变,什么时侯成为最好的自己时,他才会出现吧!有了目标,就去努力!

欧阳静儿深信,每个人都有自己出场的重要时刻,不到出场时间,剩下的就只能是耐心等待!这一等就是三十年,华正终于再次出场了。

想到华正,暖暖的笑意又回到欧阳静儿的嘴角。

想想那些年的擦肩而过,也许就是上帝故意安排的,就是为了要有情人相思而不能相见,就是为了彼此成就最好的自己。

欧阳静儿和华正,在那几年相互寻找的过程中,就是这种情况,一直擦肩而过,却彼此不知道,相互揣测。

华正毕业后就进入通市机务段进行工作。那时候的他无比自豪。当时大专生凤毛麟角,中专生也是少的可怜。

而华正是正正经经的中专生,比波波头他们直接考工的,要高出至少一个层面。他此时所有的年轻人的理想都在,从贫困的家庭走出来,出人头地,光宗耀祖。有一个无悔的人生。

工作后,华正被分配在第一机车连队(铁路是半军事化单位,编制按部队规格定。一个机车队一百多人,相当于部队一个连,所以叫连队。)

当时连队里使用的还是蒸汽机车,工作环境不好,又脏又累。华正就是其中一员。

不过当时华正年轻呀,为了理想他一直在忍耐着,忍耐着。在这个过程当中,他一直努力学习,狠抓业务。在别人喝酒打牌娱乐的时候,他在还钻研业务。

在思念欧阳静儿心情低落的时候。他还是用繁重的工作和业务学习来加压自己让自己忙碌起来,没有时间去想静儿。而此时,他和静儿的家仅仅相隔一百五十公里,因工作原因,两个人每周在通市都有不超过五公里距离的空间里,相思却未能相见。也许这就是命。

那几年,欧阳静儿在列车上工作。每周都会在通市这个大的中转站转车,再继续出发。每次中转结束,即将踏上新的列车时,别人休息,她都会默默下车,表面是散步而实际上是寻找华正,期待奇迹!

站台上

我的目光穿越熙熙攘攘的人群

多渴望

一抹熟悉的身影传入我的眼帘

我期待

一万种和你在站台相见的情景

却不愿

在茫茫人海之中看不见

又一次

站在刚刚还空荡荡的站台

却又见

人头攒动重新四处张望

可是我

依然不见你的脸

我知道

你的职业与我相关

你是否

牵引着我的车厢在跑

可是我

不知道且不见你的踪影

可听到

我的呼唤吗

华正? 华正

求求你? 永远

不说再见

每每此时,欧阳静儿内心总是充满希望,期待奇迹的出现,甚至她还会走到车头附近去查看。

进站,离站列车从身边呼啸而过时,她的眼睛也在一瞬间盯向机车车头位置。可惜,可惜,你不在!

列车上工作的日子,是欧阳静儿最不愿意回首的往事,却又反复出现在她的梦里。

列车转运时高强度工作让欧阳静儿意识到,没有健康的身体,你连最简单的转运体力工作都干不了。

自己的活,有限的人员安排,你无处可逃。欧阳静儿选择接受挑战,重新面对孱弱的自己。

也许就是这几年。在工作中,静儿的身体慢慢恢复了。慢慢的可以和其他的同事干同样的活儿了。她有了凤凰涅槃般的快乐,只有重生,别无选择。

华正还在他的心里,但已经不是那么撕心裂肺的痛了。欧阳静儿是从此时真正的学会了疗伤。伤口也在白天忙碌工作和夜晚孤灯下静心学习中慢慢愈合了。

只是梦里,华正还在。

华正呢?毕业后经过六年的寻找和失望,他带着对欧阳静儿的思念和祝福也开始了新的选择。

华正觉得此时心中的静儿可能已经结婚生子了,也许早已将自己忘却了。也可能早已大学毕业,开始新的恋情了,那个傻丫头已经二十四岁了。傻傻的,纯洁的她一定会幸福的,一定会有人替自己守护她!

泪,无声从华正眼角划落。

《告别》

我不愿提起从前的你

生怕把泪滴惹下

我到底犯下了什么错

受到老天如此惩罚

多年以后

我只好把一切放下

静儿祝福你

我不愿在迷失的路上走的太远

谢谢你曾经在我的生命中走过

想说再见

却不敢挥手

就怕你在下一个路口等我

静儿? 静儿

我该怎么办

我可以转身吗

静儿? 静儿

我们彼此不说再见

未来期待与你重逢

华正的生活也因为一次事故再次改变,他无奈而茫然的转身了。一时的选择,却是一辈子的改变。

当时华正已经二十六岁了,参加工作也已将近六年,从最初跑腿干力气活的司炉工,一直升至副司机。身边同龄人早已经结婚生子。父母对华正的婚事更是着急。面对催婚和找了六年音迅皆无的欧阳静儿,华正开始正视生活,这时侯有人介绍女朋友给她。

在介绍人家,华正看到的姑娘端庄文静,第一眼觉得还可以,就决定试着相处。

过了几天,华正计划去姑娘家看看,见见姑娘父母总是应该的。那是一个冬季,天黑的早,到约定地点,姑娘领着她回的家。

华正进屋之后,姑娘的父母,姐姐都没和华正打招呼,姑娘的哥哥和一个同学在喝酒,看都没看他一眼。这是一个冷漠而麻木的家庭,这是给华正的首要感觉。

华正当时是愤怒的,他也是心高气傲的人,坐了不久他就离开了。姑娘追了出来,忙着解释。看得出来,姑娘是真心喜欢华正的。

华正当时就不想处了,他不喜欢没有爱的原生家庭。要是静儿和她的家肯定不会这样的,华正坚定的想。

世界充满了我们相遇的几率,我却为何始终无法再次遇见你?我的静儿。这个内心强大的男人,在心灵深处哭泣着。

华正慢慢疏远姑娘,想用疏远来拒绝她。

没想到,命运再一次捉弄了华正。事故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发生了,而且差点儿要了他的命。

那是一月十五日,半夜零点多,东北最冷的时侯。外面天寒地冻,放眼望去,白雪皑皑。四周没有一点点的温暖痕迹,白毛风就那样不停地刮着。只有他这辆作业车在寒风中停在一个叫白音硕的小站上。

当时华正正在工作,车停工作不能停却没想到脚下一滑,身体无法保持平衡,华正从机车头顶掉了下去,车顶距地面四米多高的距离。

华正清楚地听到了自己身体跌落的声音,疼痛立刻淹没华正又消失了。他失去了知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华正渐渐苏醒。当时觉得自己废了,寒冷向他席卷而来。

当时同班只有三个人,同事见他跌落,也急忙下车查看,不知道华正伤在哪里,也不敢挪动他,紧急呼叫车站工作人员,同时向段里进行汇报。

那是节气中三九天的北方呀,而且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深夜。华正静静地躺在白雪掩盖着的路基上面,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一列客车呼啸着从旁边铁轨飞驰而过,列车带起的浮雪无情地飞起来,飘落在华正的脸上,泪水无声的从这个男人眼角滑落。

让他更心痛和无法料及的是,这趟列车正载着梦中的欧阳静儿,从他身边急疾而去。他不知道此时欧阳静儿满眼泪痕,梦见华正转身离开,两个人离得最近的一次,竟然是此时。从此天各一方。

华正不能动,但脑袋很清醒。他听到车站工作人员和同事讲:“今天是星期日,大半夜的,打急救电话了,没医生,没有救护车,怎么办呀!再拖下去,人怕不行了。”

华正全身已经没有知觉了,他慢慢的闭上眼睛想睡觉。欧阳静儿忽然来了,就在他面前说:“华正,华正,你别走,我想你!”

华正看到了欧阳静儿眼角的泪,抬手想去擦。心一动,又醒来。

车站工作人员不知从哪弄来个小推车,两个人正费力地抬起自己,哪里有静儿在。

华正知道自己已经产生幻觉,他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时间。要是走了,年迈的父母怎么办?华正的心揪了起来。静儿那傻丫头知道了会不会哭死?一朵花没开就凋谢了,这辈子再也没机会吻静儿了。此时华正完全忘了和自己相亲的姑娘。

不知道过了多久,救援人员摔了多少跤。华正在冰冷的小推车里窝着,不知道谁给盖的大衣,但华正除了大脑有些许幻觉,身体没有任何感觉。送医院时,赶来的医生说他捡了一条命。

第二天下午,华正才转至通市铁路医院,这一躺就是六个多月。

住院期间,无所事事,华正看着出来进去的姑娘,有一丝丝感动和歉意。他还会常常想,要是她是傻丫头静儿,在身边该多好!

华正不知道刚刚走出忧郁的静儿,为了与他能平等相见而忘我学习着。这一年,是他俩的分水岭。

虽然对姑娘的家庭华正从内心反感,但姑娘却真心实意照顾着华正并且不怕华正因摔伤可能会产生后遗症。

华正慢慢的有所感动,开始接纳善良的姑娘。后来虽然还有些小矛盾,但想想住院时她对自己的好,一切也就过去了。

这一年,华正和姑娘结婚了。

这一年,欧阳静儿走出小镇,开始求学,寻梦!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即使是曾经的插肩而过。

(未完待续)


? ? ? ? ? ? ? ? ? ?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又到一年春暖花开时。欧阳静儿和华正的心情也因再次重逢而彼此朗润起来。 两个人偶尔打电话互相问侯,华正不忙时,偶尔也...
    从容小主阅读 758评论 13赞 50
  • 欧阳静儿不知道怎么度过的那个难耐的暑假。变得安静了的女儿,让妈妈还挺开心。女儿长大了。 妈妈不在的时侯,欧阳静儿就...
    从容小主阅读 888评论 21赞 38
  • 青春是躁动的。 初三年级最后一个学期来临了。在这个城市的这所普通中学,这个普通的三年二班里,那个学期发生了很多的事...
    从容小主阅读 984评论 27赞 49
  • 华正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睡着了。这几天他太累了。为了这次休假,他在工作上临时加量。又多换出两天假期。就是为了能提前过来...
    从容小主阅读 1,235评论 28赞 85
  • 在约好见面的第二天下午,欧阳静儿刚好第一节有课。她在教室里正在上课的时候,总感觉走廊里有人在往教室里探头。她也没太...
    从容小主阅读 1,216评论 12赞 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