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苟存传 第十章 瞎子 哑巴和狗

话说吴惊蛰下山买米,遇到下雨天耽搁未能当天回到山上,第二天回去的时候却发现老道被人掳走,欧阳秉被人重伤而死,那天究竟山上发生了什么?吴惊蛰当然无法洞晓,但是我编故事的当然知道,待我细细讲来:

当天山上只剩师徒二人,平日甚是悠闲,绝晨子每日必须在屋中打坐五个时辰养气凝神,今日却是眼皮总跳心烦意乱,欧阳秉则是在门外练剑,绝晨子教他,凡是剑仙之道,都刻意去练一样武器,如同练武之人的兵器,这武器可以是任何东西,有人用剑,有人用刀,甚至有人用扫帚,练剑之人必须每日随身携带,自己打坐修神聚集灵气,再用灵气去养它,先是用的熟练,等剑喂足了灵气便如同宠物一样使唤,再进一步便是人剑合一不分你我,到那时便可以或御剑飞行或飞剑取人首级,有人修数十载养剑,有人要用百余年才能有所小成。欧阳秉得老道指点,不过数年间,他现在已经可以意念一动,那把剑便嗡嗡作响了,自身确实也算是天赋异禀。

这天天气很好,欧阳秉觉得徐徐微风吹过,甚是惬意,可是忽然听见哒哒的声音,侧耳凝神去找,才发现有一个人点着一根竹杖,向着这边走来,越走越近,才看清楚是一个中年男人,眼睛上蒙着一块黑布,后背背着几个袋子,看来是一个瞎子,身上全是尘土,想来上山因为看不见摔了不少跤。他走到附近一个劲嘴里嚷嚷问:“到了没?到了没?”然而走的方向却又有点偏了,眼见得又要撞到树上了。

欧阳秉咳嗽了一声,那瞎子闻声,便调转方向冲着屋子方向走了过来,两人很近了,欧阳秉怕他看不见撞到自己,忙又说:“到了到了。”

瞎子问道:“到哪了?”

欧阳秉反问道:“你一个盲子爬到山上来做什么?”

瞎子道:“我哪里知道什么山不山的,寻朋友又寻不到,只是乱走,走到这来了。你身边可有钱?给我几个?”

欧阳秉怕他嚷嚷吵到师傅,又因为自己也是孤儿,对乞丐向来同情,就悄声说让他稍等别乱走,然后轻手轻脚回道屋里,不想老道这时候心烦,见他进屋,就问道:‘外面吵吵闹闹的,什么事?’

欧阳秉回道:“一个瞎子乞丐,讨钱来着。”

绝晨子道:“瞎子怎么也能闯到这荒山野岭的,你去我床铺下箱子里摸十个钱给他,莫要给多了,给多了他便日日来找你讨,便是皇帝家也让他讨穷了。”

欧阳秉答应了一声,便去拿了十个钱,开门出去,递给了瞎子。瞎子拿到钱很是高兴,欧阳秉便让他走。

瞎子说道:“小哥你行个方便,好人做到底,我朋友一会便来找我了,我一个瞎子没人照应,在山上乱走,若是跌到山崖里就跌死了,我只站在这等半个时辰。”

欧阳秉也无话可说,等了不一会,果然来了一个人,这人却像是个哑巴,不会说话,到了瞎子近前,用手一通笔画,瞎子也冲着他一通笔画,然后瞎子又拿出那十个钱跟他炫耀,这下不打紧,那哑巴似乎急了,两只手画来画去。

瞎子侧耳确定欧阳秉的位置,冲着那个方向又说道:“我这伙伴听说我得了十个钱,要跟我分,我瞎子得钱不容易,岂能给他?他又不走,这个人甚是?噪,又傻又拧,和我吵了起来,要不您再赏他十个钱打发了?”

欧阳秉此时已经烦的不行了,只想赶快了事,便回屋又向师傅说:“又来了个哑巴,看见瞎子要了钱他也要。”

老道不耐烦的摆了一下手,示意让他去拿钱,然后看着欧阳秉拿了钱出去,自己也没心思打坐了,起来点着烟抽了起来,抽了不到一袋烟的功夫,又听见外面喧嚣起来,不一会,只见欧阳秉又走进屋里,一脸难色。

绝晨子怒问道:“这次他们又有什么人来了?莫不是个瘸子?丐帮开会?”

欧阳秉说道:“没有没有,没有瘸子,只是不知道从哪又溜上来了一条狗,看样子也是一起的,瞎子说那条狗也想要十文,否则说是那狗要乱咬人。”

绝晨子大怒:“无耻之极!那狗要了钱,可有钱褡子装?”

欧阳秉回道:“我也说了,这狗如何花钱?没想到我这一问不打紧,他们几个就争了起来,那狗似乎听的懂人话一般。”

绝晨子道:“不得清净!待我去看看。”说罢和欧阳秉走出房门,见两个人和一条狗正吵在一起,说是吵,倒也不怎么喧闹,因为只有瞎子一个人说话,哑巴不停的笔画,那条狗则是低声呜呜的示威,看样子似乎哑巴在和那只狗发怒,瞎子在一旁劝架,一边用竹棍试图将两位隔开,一边嘴里还说着:“哑巴你也识趣些,咱们师兄弟花销俱在一起去,师兄何尝有什么大开销?住店、坐船、穿衣都省下了,将来给你娶媳妇彩礼不是大头吗?师兄即便成家,也不过去人家偷条母犬回来就了事了。”

那条狗闻声,似乎又被瞎子的话激怒了,转而向瞎子汪汪叫了起来,瞎子一边讨饶一边用竹杖去档,那狗便咬住竹杖,那个哑巴见状又从后面踢那狗的屁股,三个家伙乱作一团。

欧阳秉在一旁听的只发笑,说道:“天下之大真是无奇不有,他们管那条狗叫师兄,不知道他们的师父是何等样人。”

转头看绝晨子,却发现师父严肃异常,脸色铁青,一言不发,脸上一个劲的出汗,突然转头对欧阳秉说道:“今日怕是你我师徒之缘到头了,他们三个来了,便是那句老话,来者不善,为师或许能存一命也未可知,而以你的本事,万无侥幸之可能,你快快速去回屋装些银子衣服,还记得下山的路吗,用棉花塞住耳朵,用布蒙住眼睛,不要看也不要听,一路跑下去,如果能跑到镇子上,便可保住一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吴惊蛰回到山上和见了绝晨子口称道长,收拾了一下又做了饭,用膳时候把李乡绅家里的事和绝晨子交代了一下。 绝晨子道:“...
    洗雨烘晴阅读 16评论 0赞 1
  • 老者喝了一口茶,说道:“百万年前,盘古初创,无史所记,可是突然莫名多了群非人非鬼、非神非魔之物在世间,他们手可通天...
    洗雨烘晴阅读 32评论 0赞 2
  • 绝晨子听闻欧阳秉喊了一声:“师傅,东西在这呢!”连忙起身去看,吴惊蛰也好奇的跟了过去,只见草丛里有一颗植物,叶子是...
    洗雨烘晴阅读 61评论 2赞 2
  • 情绪:期待,兴奋 情绪来源:今天虽然在谈一个大项目,但一想到明天的光年教练技术训练营就兴奋。六点半的高铁回广州,非...
    顽伴高振裕阅读 8评论 0赞 0
  • 《雨下的夜》作者:清风悲秋滴答滴答雨在深夜来到我窗外它伪装成钟表让人聆听原来深夜也并不是那么安分我真的好想出去走走...
    清风悲秋阅读 71评论 0赞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