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天空(第16章) 真情流露


华正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睡着了。这几天他太累了。为了这次休假,他在工作上临时加量。又多换出两天假期。就是为了能提前过来渡假村亲自安排好一切。他要兑现给欧阳静儿一个完美的承诺。

月亮此刻躲在了云层里,带着薄薄的一层光晕。山林的夜静悄悄的,潺潺的小溪流水在静夜中分外悦耳,那是一曲美妙的乐章。

一个姿势睡的太久了,欧阳静儿动了一下。温暖的怀,华正紧握的手,让静儿又恍惚了。抬起头看见华正闭着眼睛,呼吸平稳,知道他也睡着了。

山中的夜有点凉,而华正还是保持着刚躺下的姿势。静儿悄悄起身,拽了拽被子,轻轻盖好华正的腿。没想到华正也跟着坐起,闭着眼睛捞过欧阳静儿,顺势把鞋踢掉,用手拽了拽被子,把自己也裹进被子里,依然侧身抱着欧阳静儿,闭着眼睛慢慢呼吸平稳下来。

上一刻欧阳静儿还是清醒的,但她看着华正似乎睡意正浓,想下床回房间,又担心惊动华正索性闭上眼睛,没想到睡意来袭下意识地拽住华正的手,把自己的小拳头放进华正手心也沉沉的睡着了。

温暖的被子里,两颗彼此温暖着的心,哪怕时间从此静止也不可惜。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阵清脆的鸟闻声,伴着潺潺流水拍打石壁的声音,把静儿从甜梦中拉回现实。

自己的手还握在华正手中,颈后传来的呼吸声说明华正已经醒了。他太熟悉华正的声音和呼吸了,上学时的敏感,她至今仍保持着。

欧阳静儿甚至都知道华正正盯着她的脸上某个点,怔怔的发呆。欧阳静儿轻轻的把头低下,拉过被角把脸藏在被子里,她不知道怎么面对此刻的华正。

华正似乎在轻笑,用手扯开蒙在欧阳静儿脸上的被角,轻轻吻了她一下脸颊。温暖的阳光折射在两个人幸福的脸上,静儿的脸上闪烁着圣洁的光,幸福的微笑着,两个人依偎到天亮,共同迎接黎明之光。

“华正,你给我唱的歌是安眠曲吗,怎么把咱俩都唱睡着了呢?可惜我都没听完就睡过去了”。欧阳静儿打趣着华正。

“那还问我,你听着我唱歌,美的呗。不过这两天你也是太累了。” 华正边调侃边心疼的说道,手又紧紧的把静儿环过去。

“华正,今天你怎么安排的?咱俩定下行程,我想全面了解你这里的情况,你这几天详细的讲给我吧!”欧阳静儿淡定的说道,她还不想让华正知道她想帮他的想法,她太了解华正这个男人了,她必须找准定位,让华正觉得一切理所当然,不能拒绝。

“一定让你看个够,咱们也利用好这个假期到处转转,这几年,这里变化太大了。有些地方我也没去过呢。咱们今天不急转景点,吃完早饭,咱们去小溪边坐坐,你再好好休息一下,咱们聊聊天。下午带你去山下庄园转转,晚上在那有个篝火晚会。艾华肯定喜欢。”

华正一气说完全天行程安排,似乎也没有听出欧阳静儿的小心思,也许他根本也没有往那方面想,他的内心就是要完成对欧阳静儿的承诺。

华正提到艾华两字,欧阳静儿内心一惊。光顾着和华正缠绵了,儿子醒没醒还不知道。

欧阳静儿听到艾华,身体细微小变化哪能逃出华正的眼睛。他轻轻拢了下静儿的头发说:“傻丫头,别急,才四点多,艾华醒不来。”听了这话,欧阳静儿的内心安稳了下来。

“夏天这边山里亮的早,这里也是最早迎接太阳的地方。要不要去看看?”华正征求着欧阳静儿意见。

欧阳静儿懒懒的伸下腰,伸手环过华正的头,紧紧的抱住。慵懒的说:“不想去,只想和你在一起。”

华正没有再说话,支撑起身体,把头轻轻的放在欧阳静儿的怀里。他听到静儿心跳的声音,有些急促。

欧阳静儿轻轻地吻了一下华正的头,用纤细的手穿过华正的头发,又顺着头发调皮的拽了拽华正的大耳朵。最后把手放到他颈上。这一刻华正内心波澜四起。他既喜欢享受这种爱抚,又难抵制身体的反应。这个傻丫头呀,她都不知道自己在干嘛!华正的小心脏呀!

欧阳静儿看着安静的华正,内心无比的幸福!这种感觉即使结婚这么多年来,她在艾胜利身上似乎从未有过,难道这就是真正的爱吗?欧阳静儿也不确定,但她就是喜欢这种感觉。

华正内心也渐渐安静下来,他相信他的欧阳静儿还是那个单纯善良的傻丫头。如果她变了,自己一定会知道的!但一切如当年,她的所有行为让人觉得她还是一个情窦未开的少女。华正想了解静儿的心思又进一步加强了!

“静儿,我工作之后去你家找你,你家搬走了。再去的时候,正在旧城改造,连个认识你的人都没有了。你家搬哪去了?你为什么不去找我?我本来想等你考上大学,我刚好工作,我们先结婚,我也好供你上大学。那几年怕影响你学习,我不敢再写信给你,不敢去你家看你。现在看来,我当时的决定是错误的,我弄丢了你,后来连你家我都找不到了!你知道我有多绝望,多伤心,我特别害怕你出事!静儿,是不是当年你出问题了?你说说,我想知道。”

华正哽咽的声音震惊了欧阳静儿,自己当年所有的猜测都是那么不堪一击,他的华正竟然一直在,从未走远。

泪水倾刻而出,欧阳静儿钻进华正的怀里。? “华正,华正,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还爱我,我以为你那么优秀,又有正式工作了,肯定是忘了我了!” 欧阳静儿边说边哭,泪水浸湿了华正的胸口。

“傻丫头,我怎么可能不要你呢,你是不是真傻?”

华正爱溺地刮了一下欧阳静儿的鼻子,没想到她哭的更厉害了,华正只好把她紧紧抱住,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他知道欧阳静儿当年肯定是受了太多的委屈,这个委屈肯定是超出她的承受能力,他想知道,但又怕知道了。

“华正,当年我让你失望了,我没有考上大学。因为这个我更不敢找你,我不知道怎么向你交待。最关键的是我根本也找不到你,没有任何联系方式,搬家之后,波波头他们也见不到了。我害怕,我特别害怕。后来想明白了又觉得,就算找到你,我们差距那么大了,就算你同意了,你家里也肯定不同意,那么优秀的儿子找了一个没工作的儿媳妇。你也知道,当年咱们那没工作寸步难行的。你可能因此为难,即使你不拒绝我,但你复杂的心理变化都可能伤害我的自尊心,我怕受伤害,你能理解吗?”

欧阳静儿用手使劲抓了一把华正的后背。痛,从华正的表情看出来,但华正感受到的却是实实在在的心痛,这个傻丫头!

“后来我一直病着,身体上,心理上都病了!那么一年多我天天折磨自己的无能,怎么就考不上大学,然后骄傲的去找你。妈妈想让我复读,但身体不行,自己出去都随时晕倒。人也瘦的不成型,天天窝在家里,总感觉喘不过气来。爸爸妈妈一个班组出车时,反而是我最快乐的时侯。我终于可以放心的流眼泪,可以呼唤你的名字,可以把心事告诉小约翰,只有它知道你的名字。”

欧阳静儿此刻完全敞开心扉讲给华正听。华正不插话,但泪却流下来。他紧紧地抱着欧阳静儿,用唇吻去她眼角不停滴落的泪滴。

“那时侯,我的舌头有三条深深的沟痕,特别疼,但也疼不过我心中的痛。我在爸妈不在的时侯一个人跑到辽河边去,对着河水喊你的名字,然后坐在岸边默默流泪。那时岸边高处树林里有一座坟,我不知道埋的是谁,但我不害怕,我在心里和他对话。”欧阳静儿还想继续说下去,华正腾出手捂住了欧阳静儿的嘴。

“静儿,静儿,我知道了,对不起,是我的错,我应该放假就找你,让你知道我一直在,一直是爱你的,就不会是这个结局了。”华正的心都碎了。

“没事,华正,现在我们不是都好好的么。你得感谢老妈去,要不是她感觉我不对劲,抱着我哭,我可能真不在了。”欧阳静儿满眼泪水仍不忘调皮的对华正说道。

“那时候我肯定是有忧郁症了,但现在没了,走出来了,我厉害不?”欧阳静儿这会还不忘打趣华正。

“你就是个磨人的小妖精,让人放也放不下,忘也忘不掉。”华正边说边吻吻欧阳静儿的头。

“没有那时失败的我,就没有后来像你一样坚强隐忍的欧阳静儿了。” 这小丫头,刚才狂风暴雨,这会儿又阳光明媚了。

华正的心也因欧阳静儿的诙谐而清朗起来。这个小丫头,有点意思。

“静儿,真心为你高兴。一切苦难都过去了,今后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有我在。不许再犯傻了,知道吗?”华正正重的说道。

“遵命,兄长。”欧阳静儿干脆利落地回复。

华正看看手表,已经快六点了。他把表推给欧阳静儿看。欧阳静儿明白华正的意思,坐起身来,整理好头发,准备回房间。华正比划一下她的脸,欧阳静儿羞涩一笑进了卫生间。清洗干净之后,发现眼睛有些肿,但也只好这样了。

欧阳静儿从卫生间出来时,华正已经换了一件黑色条纹纯棉T恤衫,正在系纽扣。看见欧阳静儿出来,华正戏谑地对静儿说:“我那件衬衫惨不忍睹呀!你这个小哭吧精。”

听到华正这么说,欧阳静儿不好意思的笑了。

“我们去看看艾华,然后我们去小溪边看风景。”华正安排着。

“行!”静儿开心地回复。

我们走过来的每个清晨,都欠自己一个问侯。

? ? ? ? ? ? ? ?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青春是躁动的。 初三年级最后一个学期来临了。在这个城市的这所普通中学,这个普通的三年二班里,那个学期发生了很多的事...
    从容小主阅读 984评论 27赞 49
  • 意外,在一个深秋的周二上午发生了。 早起,天就阴沉沉的。从家出来的时候,欧阳静儿就感觉到肚子隐隐的痛。她拽了拽身上...
    从容小主阅读 471评论 9赞 20
  • 又到一年春暖花开时。欧阳静儿和华正的心情也因再次重逢而彼此朗润起来。 两个人偶尔打电话互相问侯,华正不忙时,偶尔也...
    从容小主阅读 758评论 13赞 50
  • 晚饭在九点半时已经结束了。欧阳静儿想帮雪儿夫妻收拾碗筷,却被雪儿推了出去,说她坐车太辛苦了,让她陪艾华早点休息。 ...
    从容小主阅读 1,329评论 29赞 55
  • 那个下午,两个花季少年聊了很多。天色渐渐变暗,华正起身告辞。他说他要回去带弟弟了,妈妈晚上夜班。 天全黑下来的时侯...
    从容小主阅读 778评论 20赞 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