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天空(第8章)一封回信


欧阳静儿不知道怎么度过的那个难耐的暑假。变得安静了的女儿,让妈妈还挺开心。女儿长大了。

妈妈不在的时侯,欧阳静儿就偷偷地和小约翰说话。“小约翰,你说华正这会在干什么呢?波波头说他上中专了,中专难道要六月份就上课了吗?”

欧阳静儿总是自顾自个地唠叨着,小约翰似乎也能听懂华正的名字,听见华正,它就“嗯呜”一声,听见就“嗯呜”一声,尾巴还开心地摇摆着。

欧阳静儿每天痴呆呆地望着天空发呆。思绪似乎没有安放的地方。

高中开课了,欧阳静儿没有任何喜悦与期待。她所在的高中是铁路系统子弟学校,初高中都有。

亳无悬念,以欧阳静儿的成绩,顺利升入高中。初中年级有五个班级,而高中的班级却只有两个,欧阳被编在高一二班。更多的孩子们或弃学,或工作,只有极少数成绩优秀的学生才能考上中专。

八十年代末,孩子们上学都比较晚。当时国家义务教育还不是特别强化。大部分家长本身就没什么文化,很多人家里孩子多,更需要劳动力,早赚钱似乎永远比上高中划算。华正是不是也属于其中一个呢?何况当时他比静儿还大两岁。

那年欧阳静儿十六岁。

高中的座位似乎比初中要随意一些。座位自选,同桌也可以自由组合。

欧阳静儿习惯性地走向后排第二桌,初中时的位置,虽然教室换了,但这样的座位总会在的,她的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大学,甚至当老师时也会不自觉地关注那个座位,总会有一瞬间的怅然若失。

在座位上,欧阳静儿托着腮儿愣愣地发着呆,眼睛盯着窗外的云,脑袋里却什么也没有。

“这个位置我可以坐吗?"? 欧阳静儿回过神,下意识地点点头。

一阵清香扑面而来。一个身材纤细的身影飘过来,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痕迹明显的双眼皮,又长又黑的睫毛,像柳叶弯曲的眉毛,皮肤白白嫩嫩,还化着彩妆,头顶用彩绳紧扎着的马尾辫,女孩子坐了下来。

欧阳静儿不禁暗自轻声赞叹,好完美的女孩子。两个小丫头对视而笑,毫无违和感。欧阳静儿怎么也想不到,这个被她称为“杨贵妃”的女孩,让她与华正多年后才可以再次重逢!

我叫杨圣洁,小名丹丹。说话简洁明了。我叫欧阳静儿,两个人又相视一笑,从此成为一生的好朋友。

以后的岁月里,无论静儿在哪里,都一直与丹丹保持着联系。直到波波头偶遇丹丹,才知道欧阳静儿的下落。二十八年后波波头与欧阳静儿也再次相见。如果没有这次相见,华正也许再也找不到静儿,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吧。

命运这东西,的确让人说不清。

高一,丹丹的到来偶尔会缓解欧阳静儿的心绪。但她内心对华正的思念如流水,绵延不绝。欧阳无处安放思念,就经常写几句打油诗聊以自慰。

在与不在

你都还在

听或不听

我听你听

不同时空

心灵交融

可否安好

悠哉悠哉

寥寥几字,向远方的人倾诉思念。草稿却被丹丹看到了。

念了两遍,丹丹问欧阳静儿,略沉思问:“你写诗?”欧阳撇撇嘴说:“你喜欢,送你的。”

欧阳静儿喜欢这个漂亮的小姑娘,文静,羞涩,内敛,关键有女人味,那彩妆化的,漂亮。丹丹说话声音轻,笑的时候经常会捂着嘴,看见男生还会突然间脸红。

有了丹丹在,欧阳静儿的心明朗了许多。

可不久,丹丹却说她在准备考试,父母要她考镇上的自办的中专技校,毕业后可以分到父母所在单位,对口接收。

欧阳静儿这条路走不通,因为毕业后没有单位能对口接收。但自己的小舅舅也准备参加这个技校的考试。

丹丹偶尔不来学校。欧阳静儿就借诗消愁。表面是想丹丹,实际是想念华正。

我的心为何如此忐忑不安

岁月何时已带走你的容颜

我抬首望着繁星点点夜空

放任思念扑面灼伤求空闲

听空荡荡的心被风已撕裂

问风儿可否带来你的音讯

用什么安抚我脆弱的灵魂

你想把我变成什么样子呢

欧阳顺手又把诗压在丹丹桌子上。她趴在桌子上,低声自言自语:“华正华正华正华正华正华正,死华正,好华正,乖华正,你在哪儿,在哪儿,在哪里呀?”? 欧阳静儿的泪水又无助地流下来。

忽然间欧阳静儿想给华正写信,对写信,就写信!虽然不知道华正具体班级,但至少知道他的学校呀,她瞬间兴奋起来,内心雀跃,手微微颤抖着,真该为自己的聪明喝彩。

欧阳静儿提笔,写了又撕,撕了又写,终于定稿决定寄出,信的内容如下

华正:

你好!

几次提笔写信给你,又放下。

首先祝贺你顺利考入理想中的学校,相信你的梦想在未来很快就能变为现实。

我已顺利升入本校高中部学习。已分入高一二班,也许会让我继续二下去。

我对未来的路还是很迷茫,望你多多指点!

感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的照顾!

千言万语,化成祝福送给你!

? ? ? ? ? ? ? ? 欧阳静儿? ? ? ? 1988.9.6

欧阳静儿仔细将信纸对折,没有丝毫偏差。再对折,抚平。静儿的手还是有些微微抖动。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双手紧紧地握起拳头。

她找了个借口,说身体不舒服,想回家休息,向老师请了假,向邮局跑去。

路上所有的一切,欧阳静儿都看不见,听不着。冲进邮局,她买了一个信封,一张邮票。按波波头说的学校名填写上去。没有具体地址,没有班级学号,欧阳静儿也不知道华正能否收到这封信,但她还是决定寄出去。

寄信人栏,她仔细填好自己的学校班级和姓名。她知道华正收不到信,信会被退回来。

欧阳静儿用浆糊刷到邮票背面,将邮票轻轻地贴到信封贴邮票处,调整,摆正位置又用手压了压。再用刷子在封口处涂上浆糊,封上口,仔细压平。

信被投入信筒后,欧阳静儿的心忽然变得平静起来。回家的路上,她听见麻雀叽叽喳喳地在枝头跳动着,虽然已经入秋了,树叶还是绿绿的。北方的秋,秋高气爽,天空清亮蔚蓝,漂移着大朵大朵的云彩。有一朵刚看像小狗,再一会鼻子被拉长纤细地像只小白鼠了呢?

以后的几天里,欧阳静儿度日如年。人又开始焦虑不安起来。她一会觉得华正肯定收到信了,一会又自己否定掉。

半个月,这封信石沉大海。既没收到华正的回信,也没收到地址不详的退信。

欧阳静儿天天跑门卫处,一遍又一遍查寻每一封信。她多希望有一封写着自己名字的回信躺在那里。

马上国庆节了,欧阳静儿觉得收到信的可能似乎更渺茫了。反而她的心慢慢静了下来。

但意外的惊喜却在失望中来了。

九月二十九日下午,欧阳正在写英语试卷,丹丹满面春风跑了进来。

“静儿,有你一封信。”丹丹笑着边说边递过来一个信封。

欧阳静儿的心猛地一震,脸霎时红了起来,一看落款处。她羞涩的抿嘴笑起来。

“谁给你来的信?看把你美的。”丹丹打趣着静儿。

“初中同学。”欧阳静儿说道。

好在可爱的丹丹并没有继续追问,马上技校考试了,丹丹忙自己的事去了。

欧阳静儿轻轻的用手撕开信封,华正工整帅气的字迹跃入眼帘。

静儿:

没有想到第一个写信给我的人是你。

首先谢谢你的祝福,同时我也祝福你。

我也就是这样了,不会有大出息了!倒是你还会有展翅高飞的机会,所以一定要好好学习,帮我实现我的理想,考上大学。行吗?

我会想念你,无时无刻的。勿相忘,放假时回家看你。听话,好好学习吧。勿念

? ? ? ? ? ? ? ? ? ? ? ? ? 华正? ? 88.9.24

一股暖流在欧阳静儿心底涌动。华正心里果然还惦记着自己,加油加油,欧阳静儿心里美滋滋地给自己打气。

可欧阳静儿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封信竟然是她与华正的最后一次对话。一直到现在,欧阳静儿还不能释怀。

想到这儿,欧阳静儿站起来,走到落地窗前,眼睛毫无目标的四处张望。看看表,快五点了。华正还没有电话过来。

要不是当年家里把房子卖了,搬到东边去,华正一定能找到自己。欧阳静儿坚定地想。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吧!

想起高二时搬家的事,当时自己是多么的恐惧。有些事情就是这样,你越怕发生,它偏偏的会发生。

两年后华正毕业工作了,再也找不到欧阳静儿的家,问了许多人,没人知道她的消息。但他相信,欧阳静儿也一定会找自己。

但华正偏偏没想到,因为自己担心影响欧阳静儿的学习,他也用繁重的学习狠狠地压抑自己的情感,别人看不见,自己也不说。

华正说好的放假找静儿,可他想了又想,想了又想,静儿现在最需要的是静下心来学习,而不是见他。关键是他也不知道如何面对静儿清彻单纯的双眼。未来还是未知数,如何给她一生的承诺?

华正哪里知道,他一时的犹豫却改变了欧阳静儿和自己的一生。

假期没等到华正,欧阳静儿莫名的失落起来。可她不敢再写信给华正。她不知道写什么。女孩子内心的小自尊彻底打垮欧阳静儿。

她不再阳光,单纯。她的内心有一把锁,身边无人能够打开。

欧阳静儿日渐消瘦,每天沉默寡言。不爱吃东西,更不想动。到了高二时,身体也出现问题。她有了轻度抑郁症。

这时候丹丹早已经离开了学校,但时不时的会回来看静儿。静儿喜欢看丹丹说话的样子。听说技校同学在追丹丹,静儿真心为丹丹高兴。

只是欧阳静儿万万没想到,丹丹父母嫌弃男孩子从小是个孤儿,从小生活在姑姑家里,担心女儿受苦,活生生拆开了他们。欧阳静儿高三时,丹丹技校毕业,就被父母安排嫁人了。

欧阳静儿是丹丹的伴娘。丹丹的哭声,被大人们取乐着,认为是对娘家的不舍。真实原因却只有丹丹和欧阳静儿知道。

欧阳静儿轻轻的拥抱着被自己称为“贵妃”的小公主。却无法安慰她。她似乎就此看见了未来的自己。此时有个声音在告诉自己,一定要走出去,做自己。

结婚不久,丹丹就被婆婆家安排进了国营单位,县农机公司。

欧阳静儿的学习,并没有因为华正的祝福而提高。相反,因为思念和抵触,她的成绩一落千丈。她天天封闭在自己的小世界里,班级有多少人,举行什么活动,她都不关心,一直到毕业,她甚至还叫不出一些男生的名字。

欧阳静儿,这个阶段彻底迷失了自己。也许她还小。还不懂得珍惜学习的机会。人就是这样。非要在付出代价之后,才学会珍惜。

电话铃声骤响,打破了欧阳静儿的思维。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出场时刻,剩下的就是耐心等待。 想起自己当年终于可以上大学了,欧阳静儿会心的一笑。她很感谢自己当年...
    从容小主阅读 631评论 14赞 33
  • 人间没有单纯的快乐,快乐总是夹杂着忧虑和烦恼。 欧阳静儿和艾胜利也没能逃出这个魔咒。演出结束后,艾胜利更是公然频繁...
    从容小主阅读 1,138评论 21赞 68
  • 两个人走出华正房间,欧阳静儿走在前面。开门左转,几步路,打开艾华睡觉的房间。艾华果然没醒,似乎也没有醒来的迹象。 ...
    从容小主阅读 1,169评论 26赞 64
  • 我们相爱在雨季留下了爱的痕迹天空下起了细雨那是想你的泪滴日夜的思念盼望你出现念你的心…… 欧阳静儿看着手机屏幕那个...
    从容小主阅读 740评论 11赞 40
  • 意外,在一个深秋的周二上午发生了。 早起,天就阴沉沉的。从家出来的时候,欧阳静儿就感觉到肚子隐隐的痛。她拽了拽身上...
    从容小主阅读 471评论 9赞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