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快乐,船长先生!(25.3)

当金蔚婧提出要带臧承吾回自己家的时候,他非常的介意,几度要从女生的蔚婧只好告诉他,不用担心,家里就她一个,爸妈都不在。这样,臧承吾才半信半疑地,跟随在金蔚婧的后面进了家门。

她说的没错,家里只有她一个。不仅如此,整个房间都只有金蔚婧一个人的痕迹,门口歪倒的帆布鞋,沙发上横七竖八的牛仔裤,垃圾桶里喝完的酸奶瓶。臧承吾被带进浴室,松开紧捂的手掌,口鼻流淌的鲜红血珠子凝结成了焦糖般深浅不一的颜色。金蔚婧拧开龙头放出热水,捏住并向上托起臧承吾下巴,用沾湿的毛巾擦去男生脸庞的血块。眉头紧锁的臧承吾脑袋后仰,湿热的毛巾轻缓慢地擦拭着,他还不适应这样的温柔。臧承吾还没有在这么近的距离看过金蔚婧,白皙的皮肤总是水润,可最令他着迷的,是那双专注而仔细的眼神。

女生拿住毛巾的手指稍作停顿,臧承吾还在想是否擦拭干净时,金蔚婧的嘴唇便吻了过来。既是有所准备,也是自然而然,可这相互接触的五秒钟宛如挥手告别般分开。紧接着,他们又久别重逢似的拥抱在一起,捧住对方的脸用嘴去迎合热切和激情。亲吻着,就像亲吻奶白色的棉花糖;吮吸着,就像吮吸酸甜味的糖葫芦。臧承吾意犹未尽地深吸一口气,他快窒息了,而自己的手竟不知不觉地压在了金蔚婧丰满的胸脯上。

那条向下延伸的阴影,宛如一道指引,通向一个美丽而陌生的新大陆。而自己的到来不是为了征服,而是探索。臧承吾抚摸过金蔚婧的胸部,手指在乳沟间滑落,最后停留在敞开的亚麻衬衣上。他左右拉拢衬衣,把松开的那一粒纽扣系上。面面相对的臧承吾和金蔚婧没再去看对方的脸,与盥洗池上方镜子里的两个人同时挤在一个逼仄的空间里。

“干净了。”

金蔚婧若无其事地用大拇指擦抹了一番臧承吾的嘴唇,转身便自顾自地走进卧室,把床铺上的凉被抱起来裹成一团仍在枕头上,面带微笑地坐在床沿。辅导书和测试卷还没来得及收拾,仿佛蜿蜒曲折的阶梯从地板攀爬到书桌,墙边的两个塑料箱里也全是被翻阅了千百次的复习资料。臧承吾拘束地立在门框中间,心想在家备考的金蔚婧是怎样的专注。

“害什么羞啊,我爸妈又没藏在衣柜里。”

床边衣柜的门把手上还挂着件女生的衣服,也许是吊带,或者其它什么的。臧承吾走进来,尽量放松地站在椅子旁边。

“他们不在家?”

“在家才奇怪。”

“那他们人呢?”

“工作,出差,旅游,开会,国内,国外……随便吧。”

“都不管你的吗?”臧承吾惊讶地问。

“这么给你说吧,”金蔚婧往后一靠,双手撑住自己的身体,“他们最开心的时候就是把我送进寄宿学校的时候,对了,那年我七岁。”

臧承吾不知道自己还可以说什么,任何的宽慰对现在的金蔚婧而言都是虚情假意的作态。可他依然目光忧伤地注视着,试图从女生的不动声色的讲诉里体会她的内心,理解的她的所有。

“我从不记得他们有给我做过什么好吃的饭菜,没有,一样也没有。他们在家的时候便吃快餐,我只要尝一口,就知道是从哪家馆子点来的。就算是同一盘菜,也有盐多盐少的区别,有的太辣也有的不够麻。

“小时候,爸妈出差前会给我钱去买泡面,等他们走了,我把便泡面退给小卖部然后换零钱,留一部分然后再买些好吃好喝的。等到住校,这样的机会就更多了,我因此存了好大一笔钱,这算是监守自盗么,哈哈哈哈!”

臧承吾动了动嘴角,怎么也笑不出来。而那些嘲笑金蔚婧体型的人,也永远不可能听到这份心酸。

“读书是最快乐的啦,就像提前进入大学生活。换学校和翘课一样的容易,我聪明、刻苦、成绩好,只要不在他们面前碍眼,就怎样都行。高中,在校点外卖,在家点外卖;承吾,我是被快餐和外卖养大的,你知道吗?”

“这么多年,辛苦你了。”

金蔚婧没料到臧承吾会这么说,自己不是要诉苦,也并非想博取同情。为什么要这样说?仿佛每一次饿肚子的夜晚,每一次被讥讽的课间,他都在场。金蔚婧吸溜了一下鼻子,坐端了身子。

“你觉得自己考得怎样?”

“不知道。”臧承吾很高兴转移了话题。

“但心里还是知道的,对吧。”

金蔚婧真诚地说,眼中尽是关切,“你可以和我对答案,然后一起挑选……”

“对答案?”

“我估分了。如果没有意外,应该就是那么多。”

“噢。”臧承吾的感慨犹如无力的叹息。

“也帮你估了……”

“帮我?”

“如果发挥正常,没有意外,那也应该就是那么多。”

“你为什么——”臧承吾犹如遭到了侵犯,他懊恼地走到窗户边,然后唯唯诺诺地小声说道,“你当真估算出我的分数了?”

“我可以告诉你。”

仿佛一句话便可以就此得到解脱。一抹笑容毫无预兆地出现在臧承吾的脸庞,羞涩中夹杂罕有的自信。

“怎么了?金蔚婧也笑起来,顺势拉住臧承吾的手,“有什么好笑的?”

“只是忽然想起来,我们约定好在正式公布高考成绩前,谁也不要去查分数。我们,十一班。”

“你是说,等着去学校?”

“对,没错。”

他们的手还牵在一起,这本是一个很快就会分开的动作,现在却像两个国家的首脑在会晤。金蔚婧从床沿弹起来,满脸期待地指向书桌上的蓝牙音响。

“来点音乐,庆祝毕业?”

“好主意!”

“听什么?”

“随机吧。”

宛如天使的吐息,伤感、纯洁,让人回归于自然的一部分。无论是浩瀚苍窘下的层峦叠嶂,还是波涛汹涌边的广袤无垠,意识都随着时间而穿梭飞越,去到心灵诞生之初的地方。

金蔚婧恬静地睡倒在床,臧承吾也躺在她的身边,两人含情相识,认为对方就像夏天的傍晚一样美好。伴随《Only Time》深邃优美的旋律,他们接吻了,顺其自然,宛如山谷里的清风迎面吹拂。男生轻声讲话,女生作了回答,虽然此时的他还不懂得其中的含义。

“忽然不想毕业了。”

“为什么?”

“想和你在一起。”

“不毕业,怎么在一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