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天空(第18章) 打开心门


看着欧阳静儿突然羞红的小脸,雪儿似乎明白了点什么赶紧差开了话题。

“静儿姐姐,我给你选了一套泳衣,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一会拿给你。哥哥让我按我的身材准备的,看样子应该是没问题。”雪儿抿嘴笑着说。

“咱俩身材差不多,肯定没问题。”欧阳静儿接过话茬说道。

这时候华正带着睡眼迷离的艾华进来了。艾华看见妈妈在和雪儿坐着说话,他也坐下抱住欧阳静儿右臂,把头靠在她肩膀上。

“老妈,我还困,还想睡。”

艾华抬起头却闭着眼用下巴硌着静儿肩膀,惹得欧阳静儿急忙躲闪眼睛却爱溺地看着艾华。

过了一会儿,欧阳静儿拍拍艾华肩膀说:“儿子,吃完饭叫上王浩,带你游泳去。”

“啥,游泳?老妈去哪游?” 艾华顿时困意全消,缠着欧阳静儿问个不停。

母子的对话全部落在了华正的眼里。华正心里一暖,这真是一对儿有趣的母子,都说儿子像妈妈,艾华的性格和静儿还真颇有神似。

女儿华思静如果在,看见欧阳静儿妈妈不知道会是什么感觉。思静会不会因静儿妈妈想到自己名字的含义呢?

想想当初因欧阳静儿没能和自己在一起,无奈结婚。有了女儿之后,还是常常思念静儿,才给自己女儿起名字叫思静。这样就可以每天静儿静儿的叫了。好在妻子贾茹敏是个大线条的人,也没什么文化取不出更好的名字。思静的名字叫起来,也确实好听。

这些年来,思静是华正最大的快乐。孩子的成长基本也是他带过来的。孩子也像他了,漂亮,大方,沉稳,内涵深遂,还有一副好嗓子,但华正却总觉得女儿太安静了,缺少点女孩子的快乐。

妹妹雪儿小时候像蜜蜂一样,天天围着他转,像蝴蝶一样骄傲美丽。可女儿从小就是一个小大人,从小就喜欢揣摩他和贾茹敏的行为,还会常常问:“爸爸你为什么又不开心了呢,你看惹的妈妈也不开心了。”

每每这个时候,小思静就会撅起来小嘴儿。 也许正是因为他忘不掉欧阳静儿造成的,歉意悄悄涌上心头。

这两天女儿华思静毕业论文答辩应该是十分忙碌,父女已经好几天没联系了,还真有些担心。先不能打扰思静,她忙完肯定会主动联系。暖暖的笑容挂在华正的嘴角。

王浩在爸爸王子的提溜下,睡眼迷离地坐下吃饭。四个大人相互环顾忍不住笑起来。

两个小家伙也相互看一眼,笑了。

营养丰富的早餐过后,雪儿拿出两套泳衣:一套给欧阳静儿,一条泳裤给了艾华。欧阳静儿由衷的对华雪儿发出赞叹,她的选择基本就是她的选择。这是一款保守连体式时尚运动泳衣,舒适简约,既显瘦又可以运动自如。摸摸面料,属于高弹速干,透气型。欧阳静儿伸出大挴指,给雪儿俏皮的点了一个赞,这件泳衣正适合。

艾华的是一条蓝色条纹平角裤,王浩也有一条蓝色圆点的泳裤。

太阳渐渐升高起来了,空气中又有了几分暖意透过来。上午没什么事,客人们也都陆续出去了。

王子和华雪儿也暂时停下了忙碌。

几个人坐在院子里的凉亭喝着茶。王浩也带着艾华在凉亭和泳池小溪边两处边玩边跑个不停。

微风轻轻吹过来,暖暖的进入每个人心中。和那个国际大都市的家和高档办公楼的工作单位相比,欧阳静儿更喜欢这里的一切。这里的一切都让她心安,也许这才是本真的欧阳静儿。

望着欧阳静儿宁静如水的面容。华正知道小丫头的心又飘走了。他从上学那会就喜欢看静儿静静的坐着,心却飞扬的那种美。也许只有心灵至纯,天真无暇的女人才会有这种在任何一个环境让面容平静如水,内心却波澜壮阔的美吧!

华雪儿和王子都看出了华正盯着欧阳静儿看,略显失神的表情。两个人悄悄离开位置陪着孩子们去了小溪泳池边。路上王子对雪儿讲:“大哥可够痴情的,这么多年了,看静儿姐姐的眼神还那么深情。”

“王子,你还是不太了解大哥。他是那种轻易不动情,动了情就无法改变的人。三十年了,他为静儿姐姐做的事还少吗?大嫂总觉得哥深沉,忧郁,总也搞不明白原因。你知道了吧,嫂子连替代品都算不上。生了女儿之后,两个人关系是好多了,那是因为思静的原因。说真的,大嫂挺可怜的,她不知道大哥喜欢什么,抓不住他的心。如今静儿姐姐出现了。真不知道他们何去何从呢。反正大哥是咱们的大哥,叫谁嫂子也只有听大哥的,好在嫂子这几天没来,要不她再傻也会看出什么的。我可怜的大智若愚的哥呀,情痴一个。”? 雪儿边走边嘟囔着。

王子好脾气的笑着跟着。男人的心,雪儿或许不懂但他懂,得不到的也许才是最好的,男人也是有真情的。

到了溪边泳池,两个孩子玩的正嗨。雪儿摸摸池水还略有些凉,叮嘱两个小淘气先不要下水。王浩调皮地问雪儿:“妈妈,你以为我俩傻呀,没看到泳裤都没换吗?我俩玩一会别的。”王浩说完,两个人又跑到白桦树后边去了,偶尔能听到他们的说话声。

王子也和华雪儿安静地躺下,躺椅上方的遮阳伞挡住了脸却不影响看远处的风景。大朵大朵的白云在天空中飘荡着,温暖的阳光透过脚背温暖着华雪儿的心。

她一直有些迷惑,当初大哥华正不惜花掉所有积蓄,非要来桦树村弄这个渡假村山庄,还非拉着自己和王子也过来经营投资。她当时也没多问什么,现在不问也清楚了。华雪儿隐隐的为华正担心。

大哥太痴情了,静儿姐姐也是个迷一样的女人,从她身上既能看到岁月的痕迹,却又觉得她宁静如水,她的内心藏着太多的东西了。

去年冬天,大哥和静儿姐姐刚联系上,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打电话给自己分享。雪儿至今无法忘记大哥当时的激动与快乐。她甚至在电话中一直听到大哥傻傻的笑。这种笑声,在大哥身上三十年未曾有过的。人家都说女人痴情,可谁知道大哥偏偏是男人中的另类痴情人。雪儿有不解,有疑惑,但更多的是理解。

雪儿是家中唯一知道大哥这段感情的人。家中的兄弟姐妹也是他俩最亲。她是大哥带大的,这种感情别人无法替代。她无论有什么事情也更喜欢大哥给拿主意,老妈有时候还嫉妒哥俩的感情,觉得女儿不是自己的小棉袄,更像是大儿子华正的小棉袄。不过看到哥俩个相亲相爱,老妈也开心。

华雪儿与王子的婚姻,也是大哥帮忙定酌的。当初大哥让夫妻一起来,他们也没有多问,虽然当初也犹豫了很久,但还是辞了工作就进山了。

大哥每到假期就亲自来坐阵山庄,考虑山庄发展。几年过去了,一切顺利,可大哥却一直不肯丢下手边铁路的工作。他说静儿姐姐只知道他一定在铁路工作,一定可以找到他,可还是大哥先找到了静儿姐姐,一定是他的真情感动了老天爷。明天真得问问哥哥了,是不是别再干那份辛苦的工作,快来山庄干活吧!小舅舅和舅妈的山庄实在忙不开呀!旅游产业,可真是不错的行业呀!

欧阳静儿不知道何时灵魂归位了。夏季的阳光是有温度的。虽然不像北京那么灼热湿闷,但也有它的威力。最先感受到的是自己的脚,在阳光的直射下,鞋子里已经有些热度了。

抬头一看,华正正痴情的望着她。雪儿夫妻何时离开的,她竟然全不知道呢?

见欧阳静儿回过神来,华正立马嘴角上扬说:“静儿,天热喝杯茶,别光顾着发呆哈。”华正打趣着欧阳静儿。

欧阳静儿脸一红,知道思绪又飘走了。肯定华正又早就发现了才会盯着她看。但仔细想想,却不记得刚才想什么了呢?

天气渐渐热起来了,东北的夏早晚凉中午还是火热的。这也是一年四季山中比较美的季节。草长莺飞,绿草青青,山花浪漫,绿树环绕,白桦舞动之时。

欧阳静儿见只剩下她和华正两个人,突然间全身心放松下来。屁股往下一滑,后背一低,后脑勺自然地躺倒在椅背上。这个动作正如当年那个有心思的小丫头一样,全部思想都落在华正眼中。

华正不知道,这三十年来,这是静儿放松或心烦时特有的动作。这个动作让静儿觉得自己和华正一直在一起。放松时觉得华正在身后闻着自己的发香。心烦时又觉得华正盯着她看,给她鼓劲。再难处理的事,只要这个动作结束,就会有一个方案,定论出现。

艾胜利,自己生命中的第二个重要男人,也是在欧阳静儿痛苦失神而又幸福中决择的。因为她只有在这个动作中离当初的华正最亲近。

“静儿,在想什么?”

华正沉稳磁性的声音响起打破了欧阳静儿的思绪。

“艾胜利,我先生。”欧阳静儿轻声说道。

她喜欢华正,在他面前不需要隐藏什么,她知道,她将是他的透明人,从再次相遇开始,就会不自觉的像洋葱一样,一层一层去掉武装,最后只剩下一颗流泪的心。

华正看出了欧阳静儿变化的情续没说话。

“华正,我给你讲讲艾胜利的事吧,我知道你关心,却不愿意多问,也可能是不敢问。”欧阳静儿淡淡的微笑表情在脸上。

每个人都有颗晶莹剔透的心,在层层冰雪覆盖下隐藏,只有在春暖花开时才能够融化。

? ? ? ? ? ? ? ? ? ? ? ? ? ?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