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迷途拾光 第二十章 爱你在心口难开(二)

网图 侵删

看着那辆嚣张离去的红色法拉利,王晨无奈的摇了摇头。心想这都是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亲朋惯出来的。但爱人爱事爱物的分寸太难把握,因为自己喜爱的,最后都难免会落入过之犹无不及的状态。

他转身对方雨充满了内疚的说:“真是太委屈你了,老婆。我代她给你道个歉,这个妹妹从小就被我们宠坏了,请你看在我的面子上原谅她一次,毕竟她也算我的一个亲人。”

“你不用为她道歉,她是存心要这样做的,难道你看不出来吗?你这个妹妹不像你想的那么幼稚,都已经过二十五的人了,该说什么,该做什么,她心里应当敞亮的很。你把她当亲妹妹,但她有可能只想做你的情妹妹。真搞不懂你有时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如果你是真糊涂,那是不是我以后该改口叫你猪老公才对呢?”她一针见血的对他说。

王晨在内心深处并不太认同方雨的说法,因为从他六岁认识张欣雨,就一直把她当作是自己的亲妹妹。什么情妹妹之类的话,他听了只会觉得荒谬,自己这个美出了天际的妹妹,从小就是人群中的焦点,长成后更是万人迷,有必要去喜欢上自己这个哥哥吗?

至于张欣雨刚才的举动,他只会当作是她从小就有的刁蛮公主习性,那就是自己的,就只是自己的,不愿与任何人分享而已。虽说那样的举动是有点出格,但对于她打小就养成的索抱索吻的习惯来说,最多是对她可能不认同的方雨突然出现在自己亲人身边,所进行的一次很不礼貌的主权示威而已。

想是这样想,但表面上他还是摸着头,傻笑着回答方雨:“我还真没想过那么多,或许你说的对,我就应当是你的猪老公,嘿嘿……”

“那以后就叫你猪老公,走吧,该去会会你的旧情人了,我春光灿烂,桃花朵朵开的猪老公,猪猪老公。”她过去抱住他,充满爱意的在他嘴上亲了一口。

他们收拾起心情,继续向前走去,到了目的地,首先看到的是闻讯赶来的做卫生的阿婆。

经过一番询问,紧邻这里居住的阿婆从没看见过任婷婷返回,在她回忆里,这些年就只有她自己进出这座小院,没旁人来过这里。

再加刚才张欣雨自己承认是从昨晚就开始跟踪王晨,而她身高与身材基本同任婷婷吻合,那就只能说明王晨是自己将两个身形太一致的女生重叠了,让自己的妄念给愚弄了一回。

这个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结局,就像南柯一梦,来去匆匆。但不知为什么,王晨站在曾熟悉万分的院子里,看着那些艳丽的玫瑰,却依然会悲从心起,整个人空落落的,像丢失了生命中最珍贵的东西一样。

待了一阵后,王晨同阿婆道别,带着方雨离开了那里。但他不知道的是,阿婆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长叹了一声,嘴里反复念叨着几个字:“冤孽啊,冤孽……”

他们走到老城区可以乘车的地方,上了一部出租车,打算到张老师就诊的医院向主治医生具体了解一下他的病情。

但他们没留意到,有一部出租车正紧跟在他们后面,上面坐着的居然是已离开的张欣雨。

张欣雨看着前面的出租车,陷入一段甜蜜又痛苦的回忆。

命运安排她五岁就认识了王晨,从那个时候,她就屁颠屁颠的一路随他长大,天天亲热的叫他晨哥哥,习惯了他对自己的宠爱,习惯了他落在自己脸上的吻,习惯了腻在他怀里,从此让他成了心里的唯一。

在她十六岁前,他是她心里唯一的亲哥,但从十六岁秋季的某天清晨开始,他逐渐从亲哥开始向另一个令她心慌的位置偏移,直至十八岁的那个夏夜里,他才无法更改的成为她心里唯一的情哥哥,并一直延续至今,无人可代替。

从十四岁开始,她就觉得王晨很帅,并且身上总有种独特的魅力,是身边其它男生所没有的,而随着自己年龄的逐渐增加,身边也会出现各种各样的追求者,但一和自己这个亲哥比较,立马就会黯然失色。

小时候大家小朋友一起过家家,她最反感的就是其它小朋友会去和王晨亲热,一到这种时刻,她就会跑去挤掉对方的位置,并最爱说的话就是:“我的哥哥就只是我的,谁也不能碰!”

这样也就让她从小养成了只有在王晨怀里,才有安全感,并且最难过或最开心的时候,她最想要的也是王晨的怀抱,以及他印在自己脸上的吻。但如果有时觉得那种吻还不够让自己安心,她就会闭上眼嘟着嘴,让王晨吻在她双唇上。这种习惯从小到大,对她来说已成了必需品。

即使升入初中,这个习惯她也不愿更改,只是那时王晨往往会抱怨她老长不大,并很少吻在她唇上了,就连拥抱,经常也会淡淡的隔出些距离,除非是她硬要更贴近,他才会顺她的愿。

从初中到高中,她见证了王晨身边如浪潮般的追求者,但往往的结果,都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了沙滩上,而最终的最终,后浪也死翘在沙滩上。

可不管她们是死是活,她本该对自己哥哥能有个未来的嫂子开心才对,结果内心却奇怪的对所有人全没有一点好感,巴心不得她们全都败亡。因为她还是小时候那个观念,她的哥哥就只是她的,不能和任何人分享。

但她却不知道,这种根深蒂固的刁蛮公主习性,已潜移默化的让她那颗少女心,在静静萌发春意。

十六岁秋天,她住在王晨家,有一天才清晨五点半,她就被王晨的敲门声唤醒,她在心里怨怼着,非常不满的从床上爬起,然后跌跌撞撞穿上一条黑色的运动长裤,和一件紧身高弹的白色长袖T-Shirt,顺手将一头长发扎成马尾,穿上专门准备的白色跑鞋,打开门,向着王晨对直撒起了娇:“晨哥哥最坏了,人家周末想睡个懒觉都不给,还没睡醒就被你叫了起来,人家要你抱抱。”

王晨简单的给了她一个象征性的拥抱:“这是一天中最有活力的时段,小懒虫,让你起床跑步是为你好。赶紧的,别撒娇了。”

说完就转身向楼下走去,她只有瘪了瘪嘴,乖乖跟在他后面。

出了别墅大门,她就和王晨并肩跑了起来,那天天气很好,清晨的太阳刚露出了大半个脸,把第一缕阳光柔和的抛撒在大地上。

别墅区专门的四百米橡胶跑道上,已有三三两两的人群,和煦的微风轻拂脸上,让她心里升腾起一种说不出的温柔。

她转过脸,想感谢王晨带她来跑步,还没开口,就见有橙色的阳光正打在他帅气的脸上,并随他奔跑的步伐上下跳跃,让他侧面看去立体的五官,更像雕刻出来一般,而清晨新鲜的空气环绕四周,混合他急促的呼吸,散发出一种特别的味道。

就在那一刻,她的心被狠狠撞击了一下,打破了那里本有的平静,生长出让她陌生的甜蜜和慌乱,并突然有了触电的感觉,酥麻了大半个身体,接着又让她产生了想哭的冲动。

这种感觉让她非常窘迫,不敢再面对王晨,只能突然加快了奔跑的速度,越过他径直向前跑去,直到跑来让自己的双肺再也承受不住,全身力竭,才停了下来。

从那天起,她见到王晨就会莫名的脸红心跳,想和他待一起,见面却又想逃避。在一起时,最害怕的是直接面对他的视线,听到他说话的声音就会心慌无力,甚至会出现醉酒的状态。

她六岁就跟绍兴最好的舞蹈老师学跳芭蕾,从未间断过,这样让她变得越来越与众不同,举手投足间无不带着清新优雅,灵动脱俗的味道。

这段时间练舞时,一想到王晨,就有无尽活力在身体里流动,会越跳越有劲,仿佛他就在前面看着自己,而自己也想通过舞蹈,让他看出内心复杂的情绪。

随着她练舞时经常出现这种状态,让她对自己更加感到奇怪。

就这样又来到了学校的年终晚会,那天有王晨的一个节目,他穿一件乳白色的运动款带帽宽松羽绒服,内搭经典的红蓝白格子衬衣,下身是一条侧面有三根白色竖条的三叶草深蓝色运动裤,脚上穿一双白色的板鞋,他要用粤语演唱一首李克勤的《月半小夜曲》。

当歌曲前奏响起,整个舞台暗了下去,只剩一束明亮的灯光从他头顶落下,照亮了他白色的羽绒服,以及他精致帅气的脸。

随第一句歌词从他口中唱出,全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和一大片女生的尖叫,整个晚会因他这首歌步入高潮。

她坐在下面,看着台上用心演唱的王晨,突然想冲上去抱住他,像情人那样吻他,这种欲望非常强烈,强烈到幻想和他那样接吻时会有的具体感受,不由就心脏极速跳动,脸颊开始泛红,她彻底迷失了自己,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再过四个节目,就该轮到她上台表演了,她停止了胡思乱想,在迷惘中向后台走去。

当她化完妆,穿着一身纯白的天鹅服和芭蕾鞋,来到舞台侧面等候上台的时,惊喜的看到王晨也在那里,正和另外几个即将要上台的同学闲聊。

她的出现,让所有目光聚焦在她身上,但她的眼中只有王晨,恰好王晨也正注视着她,两人目光碰在一起,让她骤然心脏停跳,面颊火辣辣的,又有电流全身掠过,酥麻异常。

并且最让她兴奋的是她从王晨眼光里,读出了惊艳和欣赏。

在她的兴奋中,王晨已走过来对她说:“这一刻的欣雨好美啊!下一场就该你上台了,一定要努力跳出最好状态,让全校同学都为你喝彩哦。”

说完主动给了她一个鼓励的拥抱。

这个像平常那样的简单拥抱,却让她几乎停止呼吸。她舍不得让这种幸福消失,反手抱住王晨,让自己紧贴他,想最大限度去感觉他肌肤的温暖和肌肉的起伏,久久不愿放开,直至最后被王晨轻轻推离。

在被推离那一刻,她才突然醒觉自己的失态,害羞的看了王晨一眼,见他也满脸尴尬。

不知为什么,她好喜欢现在的状态,虽然她依然没弄清楚,这种状态到底该属于什么。

就在这时,上一个节目已结束,报幕声响起,该轮到她出场了,在台下的一片掌声中,她从缓缓升起的大幕后走到了漆黑的舞台中央,自然从刚才的局面中解脱出来。

今天她要表演的是名叫《天鹅之死》的单人舞,随音乐响起,追光灯打在她身上,她背对台下的观众,双腿交叉,足尖着地,双臂像天鹅的翅膀一样左右展开,小幅的上下轻缓舞动……

随她优美的舞姿,全场寂静无声,所有人都被她深情的舞蹈给震撼了。

而此时她心里却有个声音响起:“晨哥哥,我这只天鹅是在为你舞蹈哦,你觉得我美吗?”这个突然出现的声音,让她自己分外吃惊。

这支舞跳完后,全场掌声雷动,欢呼和尖叫声经久不停。

晚会结束后的第三天晚上,她跑到王晨家里请教英文题,王晨耐心的一一给她讲解,直到她完全明白后,又教给她一个锻炼自己语音和口语,以及对单词理解的方法,那就是朗读英文原版诗歌和小说,并朗诵了一首拜伦的《春逝》《When we two parted》给她听。

那晚因家里开了地暖,他只穿着一件宽松的白衬衣和一条洗水蓝的紧身小直筒裤,光脚踩在实木地板上,一边朗诵,一边来回走着。

看着干净阳光帅气的他,身上充满神秘的文艺气息,嘴中不断传出磁性十足的英文声,室内空气又流动阵阵暖意,那一刻,她彻底全身酥软,还没等王晨念完那首诗,她已满脸潮红瘫在沙发上。等王晨发现她的异常,过去关心她,她只脆弱的说了一句:“晨哥哥,我好热好难受,抱抱。”

王晨赶紧把她抱在怀里,询问她怎么了,是不是感冒发烧了,并用手去触摸她的额头。

她让自己紧贴在王晨胸前,听着那里传来的有力心跳声,仿佛自己是一条上岸的鱼,终于回归大海,感觉分外舒适和安心,她用从没有过的,娇柔到出水的声音对王晨说:“晨哥哥,没事啦,可能是我那个快来了,你多抱我一下就会好的。”

说完后,她闭上眼,让自己更紧的贴向王晨,闻着他身上让她陶醉的气息,感受着他肌肤的温度,居然让自己睡了过去。

那晚过去后,她更加迷惑自己到底是怎么了,经常会在心里问自己,为什么会出现这一系列的情绪和身体变化,而这些变化为什么针对的都是王晨。

这些奇特的感觉伴随她,让她那段时间生活在云雾里,一天到晚恍恍惚惚,还喜欢上一个人静坐发呆,并在发呆时,经常突然的哭笑交替。

这种神秘的状态不断发生并延续着,直至有天在老城西门的小河边,偶遇王晨亲密的抱着一个和自己身材很贴近的女生,她突然就呼吸急促起来,血液一下涌上头顶,恨不得立马上前分开他们,紧接着又深深绝望,仿佛全世界已停止了转动,并且心脏像被锋利的刀割似的,痛不欲生。才真正明白这段时间,自己奇怪的那些感觉,是因为喜欢上了王晨,喜欢上了这个她把他一直当作是自己亲哥的少年。

并且这种喜欢和亲情没半毛钱关系,只是纯粹的男女之情。

但这个发现只会徒增她的烦恼和痛苦,因为喜欢又有啥用,他已有了自己喜欢的女生了。在他眼里,她看不到对自己冒出的火花,看到最多的依旧是亲哥的那种关怀和溺爱。

她现在初尝男女之情,正像干涸的花朵,需要雨露来浇灌。她好需要他能对自己说那些甜蜜情话,好需要他能对她做些一想起就脸红心跳的事情。

可这一切都仅仅是她的幻想而已,她从小就养尊处优,被周围的人宠成了公主,她有自己的尊严和骄傲,不可能去对一个从小一起长大,一直把自己当作亲妹妹的男生主动表白。

最后她哭着跑回了家里,她想好好泡个澡,把今天的烦恼和郁闷统统洗掉。当路过自己卧室的落地镜时,见镜中的自己,一米七的身高,一头乌黑油润的长发披散在瘦削的平肩上,甜美精致的萝莉脸,和最美的芭比娃娃一样,嫩白的无瑕肌肤像刚从奶油中侵泡而出,傲立的双峰,纤细柔软的腰,圆润丰满的翘臀,修长浑圆的双腿.............所有这一切,让自己看着都砰然心动。

“晨哥哥,这样美丽的我,为啥就不能让你心动呢?”她抚摸自己绝美的脸,对着空气痴痴的说,声音嗲嗲的。

所有的感情没了去处,她只能无奈的看着王晨从恋爱中走向失恋,又看着他在忧郁中走完高中。高中毕业,她对直考上英国的伦敦大学,准备到那里学习企业管理,她想远远离开,走出暗恋的阴影,重拾对自己的信心。

在伦敦大学的一年中,她最郁闷的是无论交往了多帅的男生,一旦对方想和她亲热时,脑中就会自然浮现出王晨的影子,让她不由自主的拒绝对方,这样的结果,让她无法恋爱,搞来不说初夜没完成,甚至连初吻都还傻傻保留着。所有这一切,让她无可奈何,欲哭无泪。

她其实是一个表面娇气刁蛮,内心却坚强洒脱,敢做敢为的女生。面对自己现在这种哭笑不得的感情状态,左思右想后,隐约有了个决定,那就是,如果你有无法跨越的心理障碍时,与其躲避,不如勇敢面对并打破它,这样做,你才能超越和战胜自己,才能在人生的前行道路中没有阻碍。

大一的暑假,她回到绍兴,回来前她联系过王晨,得知他也要回去,约好见面后好好讲一下各自在大学的经历。

到了约定见面那晚,她努力回忆着王晨对女生装扮的各种喜好,包括高一高二时,她跟踪王晨看见的任婷婷的穿衣风格,因为她知道自己的身材几乎和任婷婷一样,有区别的只是腰臀和双腿,由于长期练舞的关系,她的腰比任婷婷更纤细柔软,臀比她更翘更丰满,双腿比她更长更圆润,这三种不同曾让她自豪不已。

最后她通过思考,确定了着装的每个细节。

她选定了一套几乎和漫画里美少女战士水冰月身上穿的一样的服装,脚上配了双白色的匡威中邦帆布鞋,精心化了个淡妆,发型也弄得和水冰月一样,又在自己那里喷了一点很特殊的香水,方才背上一个黑色的真皮双肩背,满意的朝王晨家走去。

到了王晨家,和他父母打完招呼,并送出给他们带的礼物,又对着他妈妈撒了阵娇后,她到三楼王晨的房间里找到了他。

第一眼看到她,王晨愣了好长一段时间,仿佛又看见了当初的任婷婷,但和任婷婷又有不同,任婷婷是清纯火辣中带着不羁与反叛,眼前的张欣雨是甜美可爱的萝莉范里,蕴藏着让人心痒的性感诱惑。从小到大,直到今天他才觉得自己这个妹妹是真长大了,并且已经大到可以让男生犯错的地步,接着他又从她身上闻到了一股让他非常心慌的香味。

见王晨直直的看着自己,张欣雨在心里暗自偷笑,非常满意,她费劲心思,忙了半天,需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