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天空(第1章) 也曾青春

冬日的暖阳透过窗棂,斜斜地照在床上。睡眼迷离的欧阳静儿已经醒了,但却不想睁开眼睛。翻个身,又沉沉的睡去。

欧阳静儿总是做一个梦。在静静的校园里,华正正向她走过来,微笑着看她。他还笨拙地弹着吉他,我心里埋藏着小秘密,他还是唱着那首《小秘密》给欧阳静儿听。他看着她,她望着他,都是满眼笑意,时间静止了。

突然间身体一震,梦醒了。欧阳静儿怅然若失,摇摇头,眯着眼睛想,又是这个梦,淡淡的失落从心间划过。

欧阳静儿眯着眼睛,想看看时间,顺手拿起床边的手机。已经下午三点多了,她皱了下眉头,心里想:今天怎么了睡这么久?

微信上有一个新的好友请求。像这样的好友请求,几乎两三天就会有一个,不是微商就是房产中介,特别是新房下来后,装修公司更是没完没了联系,天知道他们怎么知道号码的?这种情况,她一般会冷处理,管他呢也不是要紧的事。

再拿起手机的时候,下意识的点了下好友请求查看,一张看起来熟悉的面孔忽然出现在眼前。她的心头猛的一颤,睡意全无。再仔细看看对方加过来的留言:“静儿,还记得我吗?我是华正。”

泪水刹那间涌出欧阳静儿的眼眶,真的是他!欧阳静儿立刻通过好友请求。

“你好,华正。”她问候了一声,可是微信上没有回应。再一看,对方申请的时间是下午两点钟。每天两点的时侯她都是清醒的,偏偏今天休息睡意朦胧,还梦见了他,难道是天意?这会已经是下午三点了,欧阳静儿敲打着自己的脑袋有些郁闷。

盼望着,等待着,回忆着。因为他知道这个男人看到消息一定会回复她的,这时才是恢复自信的欧阳静儿。

时光仿佛又回到三十年前的八十年代末,那是一个多么令人沮丧的早晨。因为父母在小镇开了一家饭店,饭店生意挺好。但一般情况太晚了,他们就住在饭店里不回家了。无数个夜晚,欧阳静儿都是在等待中度过的。

那时侯通讯不发达,没有手机,甚至没有固定电话,一切只有等待,只有超过晚上十点,过了约定时间,才会知道父母今晚回来不。哥哥参加工作早,欧阳静儿大多时侯必须自己照顾好自己。

刚睁开眼的人不想吃饭。何况饭是昨天中午饭店拿回来的,早已没了热气。时间不早了,快要上学了。

咦,院门怎么敞开着?阿黄去哪了?

“阿黄,阿黄?”欧阳静儿叫了几声。但是没有以往欢快的脚步奔跑过来。

欧阳静儿懊恼的想:肯定有人进院了,昨天晚上写完作业,时间还早,结果就睡着了,早过了约定锁门的时间,这一觉可就到天亮了。

“怎么忘了锁门呢?”她自言自语。

没有时间去找阿黄了,背上书包,欧阳静儿急匆匆的跑到学校。

那时候欧阳静儿刚刚升入初中三年级。一早上,满脑子都是阿黄失踪的事情。早读她也心不在焉的。阿黄去哪里了呢?阿黄可是她最好的朋友,爸爸妈妈不在的时侯,只有它天天陪伴着欧阳静儿。

早读课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去了。肚子很饿,咕噜噜的响。

第一节是数学课。欧阳静儿非常非常讨厌数学课,那些公式,定理天生和她有仇似的,听上去好像会了,但过后就是不会做题。才初三年级已经严重偏科了。想到数学课,她就泄气,暗自叹息自己就是个学渣,真差劲呀!学习成绩棒棒的语文和英语仿佛也跟着逊了色彩。不自觉地欧阳静儿头枕胳膊上抵触着自己的坏情绪。

上课铃声不合时宜地响了,班主任姜老师走了进来。听到声音,欧阳静儿不耐烦地抬起头来,第一节课又不是姜老师的课,她来干什么呢?却发现姜老师今天少有笑眯眯的,身后还跟着一个男生,心烦意乱的欧阳静儿想,怎么又来一个插班生?不自觉地用眼睛打量一下这个男生。

忽然间,欧阳静儿的眼睛亮了起来,好英俊的少年呀!瘦而欣长的身材,大而清亮的眼睛,浓密斜分的头发,整洁利落的带蓝条的白衬衣。一看就知道又是个铁路子弟。这肯定是爸爸的工装。但欧阳静儿总感觉哪里有点不对劲呢?对,对,面无表情,略带忧郁,这点与以往刚转来局促不安的同学有鲜明对比!

哇,好酷哦!文学奇才欧阳静儿极尽脑子想着形容词,突然脑子里蹦出四个字“忧郁王子”。哈哈哈,多贴切。欧阳静儿的心莫名的悸动起来。

多年以后,欧阳静儿仍是忘不掉那个不平常的早上。

这时候阳光刚好斜射着照进教室。男孩子就踩着阳光,沐浴在阳光中。

欧阳静儿不知道她脸上已经露出的笑容,她心中阿黄失踪的事也淡了呢?其实当时华正并没有看她一眼。

最让人满意的是,华正竟然被老师分配到她身后的空座位。那是她生平最快乐的一节课。数学潘老师什么时侯进来的,欧阳静儿根本不知道。没想到破天荒还第一次静下心听着课,但还是有些忍不住在潘老师板书时,她回过头看看那个叫华正的大男孩儿腼腆地笑了。

豆蔻年华的少女, 已经有了小心思。

初三的学习紧张而有序。第一次月考成绩下来了,出了欧阳静儿意料,华正竟然是个学霸,门门功课都优秀,名次竟然排在年级前面!这让欧阳静儿大受打击,心里既有欢喜,又有惆怅。

学霸和学渣怎可相提并论?上午刚学的公式,欧阳静儿又不知道怎么应用,肯定是上午自己又开小差了,欧阳静儿第一次没了笑容,没了自信。

该死的同桌波波头,这会也不知道跑哪玩去了,他的几个死党也不在。下课就见不到他们的身影,自习课了也不快回来。波波头是欧阳静儿给同桌向东坡起的外号,因为他有一头蓬松的卷发。所有课程只有数学好,向老师是本校的数学老师,他是向东坡老爸。发现他们父子关系还是很偶然的一节课,那周数学潘老师请假了。

向老师代课第一天,大家正兴高采烈地议论今天数学课肯定不用上了。一个40多岁,成熟稳重,有着大眼睛的老师踩着铃声走进了教室,大家立刻安静了下来。这堂课与以往的课没有太大的区别。但是却有一个人特别的安静,那就是波波头。

欧阳静儿很奇怪这个平时上课淘气的男生,怎么突然就不闹了。而且这一周数学课波波头都出奇的安静,甚至连小动作也不见了。欧阳静儿一直问,波波头不耐烦了用大眼睛狠狠地瞪着欧阳静儿。坐在他前桌的成伟军幽幽地说了一句:“你不感觉他和向老师很像吗?”欧阳静儿才恍然大悟。她突然间特别开心,原来波波头有秘密在,他也有怕的东西在哦。

这一天下午自习课波波头又不在。欧阳静儿别的作业都顺畅完成了,但有道数学题怎么也做不出来,试了几次,还是解不出来。欧阳静儿泄气了,懊恼地趴在桌子上心情低落。

“你怎么了?”

背后突然传来华正有磁性的声音。欧阳静儿心头一震,转过头去,红着脸说:“数学题我不会。”声音低的像蚊子。

让她没想到的是,华正开心地笑了,这是她第一次见他笑,洁白的牙齿,漂亮的唇形,微微上扬的眼角,眼睛里竟然还透着温暖耶!

“哪道不会?来,我给你讲。”

一句话打开了一个新世界!欧阳静儿心里又莫名的欢畅起来。

有人帮助了之后的学习,欧阳静儿顺畅多了,波波头不在的时候。她还会主动转过身去让华正给他讲题。后来,即使波波头在教室的时候,欧阳静儿也是习惯找华正了,因为华正不像波波头那样总拿捏她。

每次华正都会给她一个暖暖的微笑。偶尔看到他轻颦的眉角,都让欧阳静儿陶醉。

从此以后,欧阳静儿每天喜欢早早的赶到学校。就是为了等候华正迈着矫健的步伐进来,经过她身边时冲她笑一下,她还故意把椅子向后挤,让华正的座位变窄。这样华正还会拍拍她的肩,让她给一点空间。每次欧阳静儿都会开心的笑让出一点位置出来。

欧阳静儿喜欢华正在她身后的呼吸声。没事时候,她总是把身体坐直,后背紧贴在华正课桌上感受着华正年轻有力的气息,她能数出华正呼吸的频率,从频率上判断出他的状态。是正在学习,还是在思考,他最喜欢华正发呆,这时侯的华正透着忧郁的美。

欧阳静儿有一种愿望,特别想了解华正和有关他的一切。机会还是在无意中来了。

有一次闲聊,欧阳静儿提起家里阿黄失踪的事情。阿黄最终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一直没有消息。小镇上的人们喜欢吃狗肉,估计阿黄的下场也是比较可悲吧,每次想到阿黄可能的下场欧阳静儿心里就难过。看着欧阳静儿怅然若失的表情,华正淡淡的笑了。

忽然间华正说:“周二下午两点学校门口见。”

欧阳静儿莫名其妙,但内心充满了小期待。周二的下午在期待中来了。欧阳静儿早早地就到了学校门口。远远的就看见华正怀里抱着一个东西过来。走近一看,欧阳静儿惊呼:“小狗,好可爱呀!”华正开心的笑着说:“送你的,好好对它!”

欧阳静儿都没想起来问问,这小狗是从哪里来的?她的心瞬间就被这萌哒哒的小狗给融化了。他们的心贴得更近了。

之后的日子,每个周二的下午没课休息的时候。华正都会去欧阳静儿家看小狗,他还给小狗取名“约翰”,欧阳静儿想也只有华正这么有才,才会给狗起个外国人的名字,想着想着欧阳静儿傻傻的乐起来。欧阳静儿怎么也不会想到,今后的几年岁月里,只有小约翰每天安静地陪伴她,让她最终走出失意的阴影。

假如时光就这样静静地流淌在久欧阳静儿也愿意,她整理了一下长发,又陷入回忆中!? ?

(未完待续)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那个下午,两个花季少年聊了很多。天色渐渐变暗,华正起身告辞。他说他要回去带弟弟了,妈妈晚上夜班。 天全黑下来的时侯...
    从容小主阅读 778评论 20赞 35
  • 青春是躁动的。 初三年级最后一个学期来临了。在这个城市的这所普通中学,这个普通的三年二班里,那个学期发生了很多的事...
    从容小主阅读 984评论 27赞 49
  • 联欢晚会结束两天后。就进入了期末考试。这两天华正在班级见了谁也不说话,脸总是阴沉沉的,大家都各自忙自己的学习,反正...
    从容小主阅读 1,214评论 31赞 45
  • 我们相爱在雨季留下了爱的痕迹天空下起了细雨那是想你的泪滴日夜的思念盼望你出现念你的心…… 欧阳静儿看着手机屏幕那个...
    从容小主阅读 740评论 11赞 40
  • 春节脚步越来越近了。期末考试复习,再加上学校要举行联欢晚会儿,欧阳静儿每天都觉得紧张兮兮的。班主任姜老师还号召同学...
    从容小主阅读 791评论 17赞 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