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出军营

王燕望了一眼段干云,看他呆呆的出神,便笑道:“你不是要看热闹吗,怎么这会又不追了,追出去后顺便离开这里,岂不是更好。”

段干云笑道:“咱们还要带上两个人,否则我早就出去了。”

王燕心想,你刚来这里不久,又认得谁了,便疑惑的道:“你要带什么人?”

段干云笑道:”待会你就知道了。”

说着,段干云便轻轻跃下了屋顶,向静静的大帐奔了过去。

来到静静的大帐附近,王燕再次问道:“怎么到这里来了,这好像是歌妓住的地方吧。”

段干云脸颊一红,便尴尬的钻进了大帐里。

静静看段干云回来了,便兴奋的拉着他的手笑道:“你果然没有食言……”看到随后进来王燕,静静忽然止住了说话,同时松开了拉着段干云的手。

王燕看段干云似乎跟这姑娘很熟,不觉向段干云问道:”这就是你要救的人吗?”

段干云没有搭话,只是轻轻点了点 ,便拉开帐篷底下的缝隙,钻进了隔壁姑娘的大帐。

静静看王燕一脸的惊讶,不觉捂着嘴嘻笑了起来,待会段干云又要带出一个姑娘,估计王燕会更加的惊讶。

段干云进入大帐后,看这位将军姑娘呆呆的望着自己,便笑道:“你果然没有睡,是不是在等着我救你呢?”

这姑娘看到段干云小心翼翼的神情,惊讶道:“你果真是来救我的吗?”

段干云笑道:“这里又没别人,我不救你救谁。”

这姑娘也不再多问,心想只要能出去,也管不了这许多,总比一直待在这里的强吧。

片刻后,段干云解开了这姑娘身上的绳索,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了静静的大帐里。

看段干云钻了过来,静静匆忙拿起桌上的一个小包袱,道:“这里我很熟悉,哪里有暗哨,我都知道,我们这就走吧!”

段干云听外面没有声响,知道众士兵都去追刺客了,便看着静静道:“好吧,那就有劳你带路了。”

静静点了点头,三人便跟着她出了大帐,直向大营的后方跑了过去。

看四下里都没有人,段干云轻声笑道:“要不是那三个刺客,估计咱们还不容易出去。”

忽然,静静拉了下段干云的衣袖,低声道:“前面有暗哨!待会火把点着后,暗哨就会换岗,那时,我们才可以过去。”

三个人匆忙蹑手蹑脚的躲了起来,段干云望了一眼四周,道:“其实咱们不用怕的,现在就是直接闯出去,估计也没人拦的了我们,他们的大部队应该不在军营里。”

王燕白了段干云一眼,低声道:”还是小心点的好,万一众军官刚好回来,你这两个小美人都要遭殃了。”

段干云刚要大笑,匆忙捂住了自己的嘴。

片刻后,在高高的瞭望台上,果然点起了一个火把。

静静望着三人道:“现在可以走了。“

三人匆忙跟在静静身后,从明亮的灯光下,伏着身子跑了过去。

就这样穿过好几个暗哨点,四人便来到了一面高高的围墙下。

静静道:“这里的暗哨,只有等到天快亮时,才会换班的,现在只能等到天亮了。”

四人蜷缩在围墙的暗角下,一直等到天快亮时,才看到围墙的瞭望台上,点起了一个小小的火把。

王燕和那个女将军,踏着围墙,很快就跃到了外面。

段干云看着静静,含笑道:“我背着你出去吧。”

静静匆忙趴在段干云的背上,心情激动的道:“公子,我们快出去吧,这里我一刻都不想待了。”

段干云点了点头,轻轻一跃,跳出了围墙。

段干云跳出围墙后,看着静静笑道:“还好你不太沉,不然我就跳不出来了。”

静静看逃出了军营,不觉兴奋的道:“公子!我做梦都没有想过,有一天还会从里面出来,我这不是在做梦吧?”

静静忽然掐了掐自己的脸颊,娇笑道:“我能感觉到疼,看来这不是做梦。”

段干云哈哈一笑,道:“如果你在做梦,那这个梦也太逼真了,竟能造出我们三个素不相识的人。”

王燕看着静静,刚要说话,段干云匆忙向前走了过去,同时说:“此处不便久留,咱们还是再走远点吧。”

四个人没过多久,便已走出了七八里路。

忽然,在大路的前方,隐约传来了一阵马蹄声响。

段干云匆忙望着三个姑娘呼道:“快躲起来,前面有军马过来了。”

三个人刚躲进旁边的草丛,便有一队军马,浩浩荡荡的来到了旁边。

听马蹄声忽然慢了下来,四人都吓的一阵心跳,段干云心想,难道他们发现了我们吗,不可能,天这么黑,跟本就看不清远处的物什,我们没瞧见他们,他们又怎会瞧见我们。

正在四人心惊肉跳时,只听马上的一人说道:“将军要是知道那三个贼人跑了,定会怪罪我们的,不如走慢点,这样就会觉得我们追击了很久。”

另一人哈哈大笑,道:“你说的有点道理。不过也不用怕,影子大人都没有留住他们,我们又算什么东西,能活着回去,就已经很不错了。”

先前一人道:“话又说回来,那三个贼子的剑法真高,明明已经重伤,却还能逃出咱们的三重埋伏,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人。”

另一人笑道:“他们就算活着,也挨不了多久,没看见他们身上都中了箭吗,即便没伤到要害,那些箭也会让他们流血而死的。”

片刻后,只听众官兵的声音越来越小,想是已走远了。

段干云抬头望了一眼,看大路上没有了人,便看着三人笑道:“都出来吧,这会咱们真的安全了。”

静静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警觉的向四周看了看,同时道:“希望不要再有官兵经过才好。”

段干云看着静静笑道:“不会再有官兵的,他们追击刺客,也不过是敷衍了事,哪会追的太远。”

四个人沿着大路前行,没多久,便来到了一个三岔路口。

段干云望着三个姑娘问道:“你们谁知道去城镇的小路,越是崎岖越是远的路最好 。”

王燕道:“这三条路都不是,得往东边的林子里走,那里就有条又远又崎岖的小路。”

段干云看了王燕一眼,笑道:“那就有劳你带路了。”

王燕只是随口一说,听段干云的话音,竟是真的要走小路,不觉惊讶的问道:“你这不是找罪受吗?”

段干云笑道:“你这么想就对了,庞将军就算发现人已逃了,也不会追到这条小路的。再说了,他们就是追来,也必定会骑马,马又怎能走小路呢。”

王燕点了点头,笑道:“你什么时候变的这样聪明了,怎么我以前没发现呢。”

段干云哈哈一笑,道:“这就叫愚者千率,必有一得。”

听到段干云的话,那女将军和静静都娇笑了起来。

段干云仔细望了片刻路口,便在一条岔路口扔了一条手帕。

三个姑娘好奇的望着段干云,便跟着他向那条小路而去了。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使用 Docker 时,容器(Container)会自动创建一个数据卷(Data Volume)来单独储存数据。数...
    雪雁阅读 49评论 0赞 0
  • 各自安好
    柠檬浅夏阅读 25评论 0赞 0
  • 我跟踪过不少人,因为工作的原因。 有一次在北京地铁里跟踪一名乞讨者,一下午都在10号线里。最后到了晚高峰,人实在太...
    Nan1900阅读 47评论 0赞 0
  • 羔裘如濡,洵直且侯。彼其之子,舍命不渝。 羔裘豹饰,孔武有力。彼其之子,邦之司直。 羔裘晏兮,三英粲兮。彼其之子,...
    厚物子阅读 56评论 0赞 0
  • “老姐,你说先生现在心里想的啥!” 小寒看着客厅里云雾缭绕的蚊子先生说道。 “我不知道,我知道在...
    王室蚊子阅读 3评论 0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