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澳洲日报》报道,澳洲经济与世界经济的强烈反差已经影响到了澳洲的国际教育市场。一份调查就显示,学费上涨加上澳元走高,留学澳洲的开支正在飙升,令许多留学生的家庭深感无力像往年那样,完全负担孩子的全部留学开支。许多留学生将不得不自己帮补部分费用。

据澳大利亚新快网报道,世界经济与澳洲经济的强烈反差已经影响到了澳洲的国际教育市场。一份调查就显示,虽然澳元的走高,留学澳洲的开支正在进一步提升,与此同时,许多留学生的家庭已经无力像往年那样完全负担留学生全部的留学开支费用,留学生将不得不自己负担部分开支。

这项在今年9月份进行的调查采访了1127名可能赴澳洲留学的外国学生。研究员劳伦斯(Rob
Lawrence)发现,超过50%的学生表示自己将不得不承担部分留学开支,而超过60%的学生同意“澳洲的留学开支已经大幅增长”。

研究员Rob
Lawrence这项在今年9月份进行的调查采访了1127名可能来澳洲留学的外国学生。其中,有超过50%的学生就表示自己将不得不承担部分留学开支,而超过60%的学生则认同“澳洲的留学开支已经大幅增长”这一观点。

然而,去年劳伦斯的调查则显示,潜在生源大多视澳洲为一个留学开支较低廉,居住环境较安全,获得永居较容易的国家。

然而,去年Lawrence的调查就显示,澳洲是一个留学开支较为低廉,居住环境较为安全,而且还可以比较容易的获得永居的国家。

此外,劳伦斯还对2000多名已经在澳的留学生进行了调查,其中有44%的学生认为,联邦移民部今年2月对技术移民职业清单进行的大幅削砍,严重影响了他们获得永居的机会。

此外,
Lawrence还对2000多名在澳留学生进行了调查,其中有44%的学生认为,澳洲移民局今年2月对技术移民职业清单进行的大幅缩减严重影响了他们获得永居的机会。

这份调查还就安全、学费与教学品质等方面调查了上述这两组留学生的父母的意见。在安全方面,孩子尚未来澳的父母,显然比孩子已在澳洲的父母更担心澳洲的安全状况——两者所占比例分别为
65%和43%。劳伦斯认为,这一差异主要是由于媒体的宣传所致。

Lawrence的调查还就安全、学费与教学质量等方面调查了上述这两组留学生的父母的反应。

在澳元汇率方面,孩子已在澳洲的父母,则比孩子尚未来到澳洲的父母更担心汇率变动——所占比例分别为45%对40%;但是,两组家长都很担心学费增长的问题,其比例分别为56%和54%。在教学品质方面,孩子尚未来到澳洲的父母,比孩子已在澳洲的父母,更担心学校倒闭的问题,其所占比例分别为40%对30%。

在安全方面,Lawrence的调查发现,孩子尚未来澳的父母,显然孩子已经在澳洲的父母更担心澳洲的安全状况——两者各自所占比例分别为65%和43%。Lawrence认为,这一差异主要是由于媒体的宣传所致。

在选择“留学目的国方面”,计划出国留学的学生中,有58%的人视澳洲为首选,证明澳洲还不是太差。美国则因为签证审批程式的放宽,支持率从17%上升至了22%。不过,虽然澳洲的经济很好,但在那些不想来澳洲念书的外国学生中,大多数人拒绝澳洲是因为澳洲的工作机会没有其他几大留学目的国好。

在澳元汇率方面,孩子已在澳洲的父母,比孩子尚未来到澳洲的父母更担心汇率的问题——其所占比例分别为45%对40%;但是,两组父母都很担心学费增长的问题,其比例分别为56%和54%。

在教学质量方面,孩子尚未来到澳洲的父母,比孩子已在澳洲的父母,更担心学校倒闭的问题,其所占比例分别为40%对30%。

在选择“留学目的国方面”,计划出国留学的学生中,有58%的人视澳洲为首选,证明澳洲还不是太差。美国则因为签证审批程序的放宽,而从17%上升至了22%。

不过,令人感到差异的是,虽然澳洲的经济很好,但在那些不想来澳洲念书的外国学生中,大多数人拒绝澳洲是因为澳洲的工作机会没有其他几大留学目的国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