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8日下午一点半,本是安静的午休时光,华中大中操里却人声鼎沸。口令声、枪声、呐喊声、振奋人心的乐声环绕在整个操场内,比赛正激烈地进行着。

  ■记者团 潘莹紫

目光聚焦到赛道上,跨栏选手们风一般地飞过一道道栏杆。在这项比赛中,选手们不仅要有速度,还需要克服跨栏的心理障碍,具有很快的反应能力。即便如此,还是有不少同学克服困难表现优异。

在14日上午的学生比赛中,共角逐出了11枚金牌。而在这其中,非特长生占据了较大比例。长跑、跳高、跳远等不少项目被他们夺下桂冠,那么冠军技术哪家强?

当大一新生李雯易轻轻松松地跑完并夺得小组第一后,她笑着说,“我还是第一次参加跨栏比赛呢!平时也没怎么训练过,大概这就是天赋吧。”兴奋的她开起了玩笑。当最终结果出来后,李雯易是跨栏亚军,她并不遗憾,“我已经很满意啦,而且这次比赛的前三甲都被我们光电学院承包啦!”

篮球助弹跳 运动含共通

大三年级的肖永红站在一旁,也十分激动。这次她是女子跨栏的第三名。“我参加过好几次跨栏了,有经验。”
肖永红有些自豪。“她还是篮球队队长,特别厉害!”李雯易补充道。她们都是篮球队的同学,在前不久的新生杯比赛中,李雯易所在的球队顺利进入四强。

  跳高冠军、4×100米与实心球前三甲,在过去的两年大学生活中,基础医学院的孙凯可谓收获颇丰。而今年大三的他,在校运会上夺得了跳远冠军。

跨栏冠军在比完跳远后又匆匆赶来领奖——跳远金奖和跨栏金奖。她是光电16级的金楚琪。拿了两块金牌的她却十分淡定。“比赛结果还是比较满意的,不过现在要回去准备复习啦,明天还有应用光学考试。”

  “最初并没有打算参加跳远”,因为没有尝试过,孙凯报名之后并没有太多期待。“后来比赛时发现竞争没有想象中的强,就没那么随意了。没想到能获得这样的名次。”孙凯把他的基本功归因于长期的篮球训练。在练习篮球的过程中,他的爆发力、弹跳力和奔跑能力等各方面都得到了极大的锻炼,也为这次比赛获奖做了铺垫。

17级公管学院的体育生谢艳萍也令人印象深刻。她身穿黑衣短裤,扎着利落的马尾辫,个子高高的她看上去十分健美。“这次跑了小组第一,主要是因为接受过专业训练。”对于这次的一马当先,她格外谦虚,“我以前也好多次被栏杆绊倒过,不过练多了也就不摔了。”一边说一边向跳远场地走去,今天下午她的比赛格外多。

  “通过这么多年的体育锻炼,我深深地觉得运动具有共通性。”在大一时,孙凯得以凭借跨越式夺得了跳高比赛冠军。

接下来的1000米预决赛刚一比完,就有运动员瘫坐在地上。“我感觉这双腿已经不是我的了。”自动化学院的17级新生曾强说道,“我国庆后就开始每天练习了,不过这次跑完还是很累。”正说着,他的汗又淌下来,“我想让自己的大学生活更有意义一点,就报了1000米比赛。名次其实不重要,反正我已经尽力了。”

  跳高冠军、数院大三学生张云杰也对此深有感触。“篮球打多了,弹跳也变好了。”在别人眼中,张云杰是个跳高比赛的幸运儿,但他并不这样认为。从小就比较喜欢篮球的张云杰,在大二时就当选院篮球队队长,带队拿下“华工杯”乙组冠军。“由于器材原因,没办法训练跳高,我会通过蛙跳、静蹲等方式练习弹跳力。”有时一天训练下来,双腿酸痛得僵硬,“走路像个木偶一般直挺挺。”

社会学院17级的居修松同学参加了全能比赛,在这次比赛中,他勇夺第一。“我最后感觉后面的就要追上来啦,啥都没想就拼命往前跑。”居修松坦言,“之前也没有专业训练,就只在早晨慢跑过,所以这次跑得很累。”不过,居修松并不后悔当初报名的决定,“高中时我以学业为最重,不过上大学了就应该积极一点。况且我们院男生不多,自己体育又不错,当然应该报名参加。”

  但让他欣慰的是,自己的付出也不是一点回报也没有,“这次能得第一也算是圆满了。”回首向来萧瑟处,张云杰感慨道,也无风雨也无晴。

加油声热烈起来,四乘一百米的接力赛已经开始。集体的荣誉超越个人的名次,成为每一棒同学的共同追求。轮到数院第三棒传棒时,他向前激动地大叫“跑!跑!”第四棒迅速接棒而奔,夺得小组第一。“我们院当然可以拿第一啦,”三棒王定宇骄傲地说,“第一棒和最后一棒是100米比赛的第三名和第五名呢!况且我们之前还练了交接棒,大家都配合得特别好!”

篮球裁判周龚娇:首次长跑便夺冠

  工作日每天早晨6:45至7:30随篮球协会成员出早操,周日训练两小时;每周担任四场比赛裁判,每场约五十分钟,这就是水电学院大四的篮球女裁判周龚娇四年来的运动生活缩影。

  “在打篮球中,打快攻、防快攻锻炼了爆发力;而打一场比赛或担任裁判,没有好耐力是坚持不下来的。”谈及篮球,周龚娇说这为自己首次尝试1000米长跑便夺冠奠定了良好基础。

  “在这次比赛中,我们的女篮教练、水电学院大二的乔毅帆给了我极大的鼓舞。”在1000米长跑比赛中,乔毅帆全程陪跑,“在我坚持不下去,快要放弃时,他总和我说‘脚抬起来,手摆起来’。虽然只是简单的一句话,但足以使我坚持到底。”

  周龚娇为第十跑道,枪响后,她快速跻身第一跑道领跑,占据有利位置。“但领跑是很累的。”跑到将近一圈时,周龚娇被反超,并被第一名拉出10至20米的差距,“当时有点紧张,但我尽量放轻松。”紧接着,她又被一名选手反超,“这时无论是从心理上还是体能上,都已经进入极大的挑战区。”周龚娇说,“好在教练陪在我身边,鼓励我不要松懈,努力调整自己。”她谈到,经历过这么多更加明白,坚持不下去时若身边有一个朋友,哪怕仅仅是陪伴,也是莫大的鼓舞。

  赛后乔毅帆谈到,周龚娇是个执着的人,不论打球或是做事,都不轻言放弃。“赛前我和她说,这是你大学的最后一次运动会了,不要留有遗憾。也许是这句话触发了她,在最后一百米冲刺中,她迸发出了无可阻挡的力量,成功反超。”乔毅帆说,眼看着周龚娇一点点地缓下来,但一鼓励,她又继续向前了,这也让自己很是钦佩。

长跑冠军魏温典:就算跪着也要跑完

  去年校运会1500米男子长跑校记录保持者、今年1000米与1500米双金得主,并再次于1000米打破校记录。在本科阶段,现光电学院大四学生魏温典共斩获三金一银,而他把这些成绩归功于自己对跑步的热爱。

  魏温典与跑步结缘始于高一,紧张枯燥的学习使他经常出去跑步放松。渐渐地他发现,在跑步的坚持中,他更能认清自己的目标。现在作为考研大军的一员,他每天晚上都会在10点40自习过后去跑步,冲完1500米再跑500米,一般持续到11点20才回寝室。“每次跑完,操场上、校道上,一个人影都没有了。”

  环东湖跑,魏温典每年都会和朋友去三次,三十公里只花三个小时左右跑完。到二十公里时,“基本上就是腿要断了和窒息的感觉。但这是自己选择的路,就算跪着也要跑完。”
一下子跑三十多公里,对身体的伤害很大。跑完的第二天,他的膝盖和盘骨都会很疼,“但我就一瘸一拐地该干嘛干嘛。”在魏温典看来,长跑不是为了锻炼体力,而是为了锻炼自己的意志力。

  大学毕业前,魏温典答应自己要完成十件事,其中最重要的一件就是拿到1000米与1500米的冠军。“一定得兑现,这是一个男儿对自己的责任。”魏温典说,爱上长跑,自己明白了什么叫坚持与执着。当踏上跑道认定1000米、1500米、3000米、10000米,甚至30公里,“你就必须坚持到底,没有放弃而言。”正如他在日志里说过的,“坚持到最后,你会遇见他人遇不到的风景,遇见更好的自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