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9C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本社评论员

“这是为了改革而改革,是打着‘教改’的旗号,让商人牟利、孩子遭殃。赶紧停了这样的数学教改,将功德无量!”3月7日,记者在电梯间“堵”到解放军电子工程学院原院长邵国培委员时,他刚作完教育界委员联席会发言,仍抑制不住激动。邵国培的发言是对他本人和湖南师范大学数学研究所所长郭晋云委员,北京大学数学学院数学研究所所长、中国科学院院士丁伟岳委员,南开大学数学研究所所长、中科院院士张伟平委员等4人联名提案的再次呼吁。提案和发言均直指教育主管部门自2001年推广的中学数学新课改,认为由此“带来了一场灾难”,“本来得到一致好评的‘大纲版’教材被全部推翻,代之一套结构混乱、水准低下的新课标教材”。“我教了一辈子数学——8年中学、30年大学。”邵国培说,“还有郭晋云委员、丁伟岳院士、张伟平院士,我们这些人是知道数学规律的。”联名提案的委员认为,新课标教材的问题在于,很多地方违背了数学教学的内在逻辑和规律,增加了学生和老师的负担,导致学生数学水平的降低。邵国培举了关于三角形内角和的例子:“内角和是180度,以前很容易证明,只要加一条平行线。教改后,要孩子们把三个角剪下来,拿着量角器去量,然后把量到的结果加起来。这量得不好的话,还真就不是180度。”此外,这套教材对于中学生而言难度过大。邵国培说:“我是北京大学数学系研究生毕业的,有的东西连我都搞不懂,中学生能搞懂吗?!”教材进行试点中出现问题原本无可厚非,在实验的过程中可以积累经验、逐步修正。然而,事情的发展却出人意料,原定于2010年全面实施的新课改,2004年突然以政府指令方式在各省市全面推开。“‘新课改’遭到中学教师和数学专家们一致诟病却强行推广。”邵国培指出,“这反映了行政部门对教学内容改革的蛮横干预。”为了全面了解“教改”带来的影响,委员们深入中学实地调查,他们很快发现,这套教材高歌猛进的背后,有强大经济利益的推动。“现在高中生3年要发20本数学教材,每本都是16大开,印得很精美。但实际上文科只学7本,理科只学10本,其余10—13本老师不教、学生也不学。”邵国培说,“你想想全国有多少中学生,每个人浪费10—13本教材,这得多少钱啊!难怪出版社和新华书店负责人对我说,‘我们的利润主要来自中小学课本’!”“我们原本只想反映中学数学新课改的问题,对别的课改不敢乱发议论,但北京交通大学理学院教授王玉凤委员让我一定代她说一句话:‘中学物理新课改也有类似的问题,下面意见也很大。’”邵国培的发言引起了教育界委员的共鸣,在联席会上多次响起长时间热烈的掌声,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全国政协副主席王刚参加了联席会,并感谢委员们对教育的关注。在会场外的电梯间,记者看到,天津市教育厅副厅长孙惠玲委员正用力握着邵国培的手:“您讲得太好了!就是要把这些真实的情况反映上去。”许多跟邵国培一起走出来的委员和工作人员也纷纷赞同他的观点。据了解,委员们针对2001年中学数学新课改问题的联名提案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早在2005年,著名数学家姜伯驹院士联名90位政协委员提案,指出:“数学新课改方向有重大偏差,在实践中已引起数学教学上的混乱”,呼吁从2005年秋季入学的新生开始停止推行中学数学新课改。但这份阵容强大的提案却石沉大海。据当事人回忆,当时有关负责人回答记者的质询时说:“数学新课改理念正确,方向不能否定,要努力坚持。”据报道,由教育部部长袁贵仁亲自担任组长的国家基础教育课程教材工作领导小组已于3月6日成立。有关人士分析认为,这预示国家将可能加强基础教材的统一管理。

线教平

“救救数学吧!”“杨乐院士,您跟国家反映反映,数学再这样(教)下去就不行了。”前不久在中国科学院大学举办的中学教师回大学的活动上,当听到数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杨乐对于中学数学教育的几点看法后,现场来自全国各地的20几位中学数学教师坐不住了,他们纷纷向杨老发出这样的感慨。(8月26日《中国青年报》)

一门学科能否成功地施教,涉及教材、教法、教师等因素。而翻开这些呼吁教师的履历,大都是中学高级教师,作为教师群体中的佼佼者,如果他们都难以把握教材,更遑论一般教师?而他们的呼吁,更像是一面镜子,凸显出10年教改的最大问题,那就是一线教师的缺位。正如一位教师所希望的,“希望教材编写者、大纲制定者沟通沟通,别老闷在办公室里自己想,多征求征求一线教师的意见、数学大[微博]家的意见。”

教材改革走过10余年,却越来不让人满意。语文,自不必说,10年教改,质疑之声从未消停过。如今,数学又陷入了教师难教、学生怕学的困局。更令人担忧的是,作为一线教师,他们自己也“已经很难搞清楚什么是数学”以及“数学怎么教,教到什么程度”。而“几乎是每3年一个周期的教材改革”,似乎压在验证着,即便是教材制定者,对教材也并不满意。既如此,又何不放下身段、接接地气?

从多数教师的反映看,这些问题并不难改。比如,根据教育部制定的最新版普通高中数学课程标准,其教学理念是让学生“螺旋上升”地学习数学,即“多次接触、反复体会、螺旋上升,逐步加深理解,才能真正掌握,灵活应用”。而所谓“螺旋上升”就是破坏系统性学习的一个重要因素,这也是中学教师“吐槽”的高频词。

都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但其实,有些熟知的真理大可不必回炉再验证,正如杨乐所言,看到新课标后,他“十分惊讶”,“竟能够定出这样的课标,完全没有完整的体系。”而教师在教学实践中也确实验证了杨乐的“预见”。试想,如果我们的教材制定者们哪怕10年中有一次吸取教训,哪怕有一次听取这些数学大师和教学一线教师的意见,又何至于出现如此低级谬误?

凡事都有其规律,作为教材的研究者和使用者,无疑是最接近规律、最认识规律的人,既如此,在制定和修订教材时,理所应当多吸纳他们的意见、多倾听他们的意见才对。如果真能这样,就不至于出现类似于今年6月语文出版社社长王旭明在接受国内知名媒体《南方周末》所希望的事。他说:“我希望拥有更大的行政权力,当更大的官,越大越好,将真语文推进下去”。

事实无数次证明,寄希望于行政权力的推动只能赢得一时却无法保持长久,对于教材制定者和修订者而言,既要把握好学科内容的精准定位,又要考虑到教师教学的实际和学生学习的实际,根本之途就在于让业内大家和一线教师的意见吸纳进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